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柴火鱼 ...

  •   自从薛墨住进私人病房,团团就沦为他的私人厨师。
      团团每天都要在自己的家里,满是怨念地将饭盒打包好,送给薛墨。
      比起悠哉悠哉办公的薛墨,又当员工,又当厨子的团团真是太惨了。
      
      唉,人就是这样,自己犯下的错,只能自己承担。
      
      老旧小区的楼梯狭窄,楼梯间还晾着住户的衣服。
      甩着饭盒下楼的团团,照例和楼下正在晾衣的大妈打招呼。
      可她没来的及说话,就被捂住嘴巴,捂住眼睛。
      等到大妈晒完衣服,转过头,这里已经没有了团团的影子。
      大妈拿着盆,脸上带着疑惑。
      刚刚,她可是看到团团了?
      
      被捂住眼睛和嘴巴的团团,到了一辆车里。
      等到她被摘下眼罩,取掉手上的绳索,她才看清眼前的人。
      是个美大叔。
      穿着定制的意大利西装,上衣的口袋里插着丝绸手帕,脸上的胡子被打理的很好,修饰得帅哥的轮廓,深邃成熟且迷人。
      团团翻了一下自己的手机通讯录,对照着大叔的长相,脑子里冒出疑惑:“您好,我不认识你吧。”
      
      “可爱的小姑娘,我们当然不认识,但是我们很有缘。”美型大叔笑起来,也是那么迷人。
      团团被美色迷惑:“哦,那行,你好啊,我叫唐团,大家都叫我小名,团团。”
      
      团团憨憨的样子,深得大叔的心。
      
      大叔面上笑容不减,心里却把薛墨锤了千百遍。
      那个混球儿子,藏着这么可爱的儿媳妇不回家,他的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爹啊!
      
      美型大叔是薛墨的父亲,也就是薛氏集团的前任理事长,薛白。
      
      今天他会出现在团团的面前,也是因为这次薛墨进医院的事。
      薛墨不在薛氏大楼办公,薛白自然要了解一下自己的继承人去了哪里。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那个混帐东西,竟然因为英雄救美进了医院?
      薛白顿时来了兴致,什么样的美女会让这个冷心冷肺的小子,作出不顾自己生命的事。
      
      薛白便开始筹划见团团的事情。
      筹划的最后,就是绑架。
      薛白踩好点,让自家保镖动手,最后成功见到团团。
      打量着团团,薛白觉得,那混小子做事不行,眼光却还是好的,选的人,还不错。
      姑娘长的软软的,甜甜的,心思也单纯。
      
      嗯,是个儿媳妇的好人选。
      
      薛白在心里默默地给团团,打上儿媳妇的标签,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小姑娘,听说你很会做菜?”
      “听谁说?”
      
      ……
      嗯,心思单纯。
      
      薛白转移话题:“叔叔我特别想吃鱼,但是没有人能做出我喜欢的口感,叔叔难过啊,想让团团给我做个鱼,你觉得可以吗?”
      
      这怎么就到鱼上面了?
      不对,这人绑架她,就是为了让她帮忙做鱼?
      
      团团环视这个加长版林肯,这车里的空间都大过S市五百万的房子了。
      这种家庭,会没有专门的米其林厨师?
      
      团团看薛白的眼神,像是在看智障。
      
      薛白在团团关怀智障的眼神里,面色不改,张口就是瞎话:“团团啊,你别看叔叔好像很有钱,但是叔叔苦啊,叔叔从小生活在农村,那时候,家里的鱼是活鱼,菜是地里拔的菜,那柴火大锅一烧,做梦都想着那口味道,可惜了,叔叔长大之后,就再也不记得那个味道了,团团,你能不能给我做个农村里的鱼呢?”
      
      这算啥?
      厨艺大考验。
      
      看着薛白笑眯眯的脸,团团吐槽不出,她没有忘记,自己的小命还捏在薛白的手里呢。
      
      “柴火鱼很难做,首先,我们需要一口灶,正好,我知道有个地方有。”
      
      团团指挥着林肯,开过弯弯的山路,到了一片湖边,那里有个圈着的农庄,里面有数所小小的砖房。
      林肯车伤痕累累,司机欲哭无泪,团团却很自然地打开车门,带着薛白下了车。
      
      薛白下车时候,想摆个好看的造型,但这荒郊野外的农庄,道路都是野生野长的,薛白踩到了路边的石子,脚下一个踉跄,意大利定制皮鞋,出现一道明显的划痕。
      POSE 失败。
      
      挥开赶过来的保镖,薛白和颜悦色地看着团团:“我们是在那个砖房里面吃吗?”
      团团斜看了薛白一眼,笑的软软糯糯:“叔叔,不急嘞,吃鱼嘛,我们应该先抓鱼。”
      
      抓鱼?
      
      年近半百的薛氏集团前总裁薛白,在他四十多年的光阴中,第一次在水中和鱼亲密接触。
      他现在很后悔。
      拿着手里的鱼叉,薛白僵硬在原地。
      早知道这娃娃会真的带他来抓鱼,他就不顺着昨晚看的电视节目胡扯了,他哪里去过农村,更别说抓鱼了。
      
      保镖在用手机给薛白搜索,应该怎么抓鱼。
      团团则乘着薛白不注意,偷偷用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
      团团默数五十秒,挂断电话,心里终于安定下来,甚至都有心思去参合薛白那边的情况。
      
      “叔叔,你不是农村来的吗?抓鱼还用查吗?”
      一向喜怒不显的薛总,面上明显露出尴尬的神色:“团团啊,你想叔叔都多久没有抓鱼了,自然需要用视频来回忆一下了,你说是不是。”
      团团面上漏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叔叔在找视频回忆,诶,不用的,叔叔,直接下水吧,我会抓鱼,我帮你在水里回忆!”
      
      夸下海口,那就要有海的肚量。
      薛白硬着头皮,学团团的样子,脱下了自己的鞋子,挽起裤脚,进了湖边。
      
      脚丫踏进湖水,薛白的第一感觉是凉快。
      清澈的湖水冲刷着薛白的脚丫,一丝丝地带走他身上的燥热。
      西装加衬衫的打扮,虽然不是很厚重,却也燥热。
      薛白常年是这种打扮,早已经习惯,但是触及到湖水,他也能感觉到灵魂的释放。
      原来,脱下鞋子踩水,这么爽快。
      
      薛白突然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提到农村了,他昨晚看那个综艺的时候,感受到的就是这种心灵上的释放。
      长期被锁在自己位置上的社会人,面临惬意的田园生活,自然会有灵魂升华的感觉。
      
      薛白的脸上出现放松的笑意,一直在看着他的团团,没有错过。
      她指着薛白手上从农庄借来的鱼叉。
      “叔叔,这个就是用来插鱼的,你站在这里,看见有鱼在你的脚下穿梭,你插下去就有了。”
      
      这个农庄是专门用来给人娱乐的农庄,里面的鱼都是养殖鱼。
      团团以前和吴倩一起来过这里,所以对这里比较了解。
      这里的湖不是大湖,是人工挖出来的小小的湖,里面放养着很多的鱼,只要薛白认真抓,一定可以抓到。
      
      团团对这很了解,薛白却不知道。
      
      薛白感觉,他手上握着的鱼叉足有千斤重,水里游着的鱼,比他以前签过的千亿合同还要艰难,这些鱼可以被抓住?
      
      “叔叔,你不会吗?还没回忆起来是吗?要不,我再给你示范一遍?”
      团团眨巴着大眼睛,歪头看着薛白,样子十分天真无邪。
      薛白却觉得自己背后的汗都要下来了,在团团面前丢脸,等于在未来儿媳妇面前丢脸,这媳妇还没过门,公公的面子就全没了,到时候,家庭地位,还不得一落千丈啊。
      
      薛白干笑:“不用,这点小事,叔叔已经想起来了。团团你想吃哪条鱼啊,叔叔给你抓。”
      “还可以指定吗?”团团很开心的指着湖里的一条青色大草鱼,“那个,草鱼肉嫩,做柴火鱼好吃。”
      “好,叔叔这就给你抓。”
      
      薛白撸起袖子,眼睛看向湖面。
      鱼儿灵活的游在水里,湖水旁能看到鱼的位置,薛白手上的鱼叉却迟迟没有插下去。
      这种陌生的器具,对他来说,根本不会用。
      
      薛白的裤脚有一边已经滑倒水里沾湿,他松了松领带,一咬牙,鱼叉扎进水里。
      扑通!扑通!
      鱼叉传来震动感。
      薛白惊喜地瞪大了眼睛:“我抓到了!”
      
      团团往他那迈过去,白嫩的手把鱼叉从水里提出来,她的眼睛也瞪的浑圆。
      这大叔还真抓到了!
      
      薛白抓到鱼之后,仿佛打开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不等团团说话,他主动开始叉鱼,等到他上岸的时候,桶里已经有了三条大鱼,他也湿透了身子。
      
      保镖冲了上来,嘴角抽搐,给薛白拿来新的衬衫。
      “老爷,不就是叉个鱼,你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这哪里像个总裁的样子啊,虽然你现在已经不在任了,也该有点包袱吧。
      这话,保镖吞在了肚子里,前面说的那些,已经让他吃了薛白一个白眼,他要是再说下去,薪水肯定要被罚掉一半。
      
      薛白换好衣服,迫不及待想和团团炫耀。
      他提着桶,屁颠屁颠的跑到团团的面前:“快看,有三条!”
      桶里由着三条半死不活的鱼,鱼腹上都有几个洞,往外渗着血。
      
      这种东西有啥好看的。
      “嗯嗯,真厉害啊。”
      团团心里吐槽,嘴上也就敷衍了,薛白不满足她的态度,把桶往地上一锤,吓得团团打个嗝。
      
      “做鱼呢?团团,你不是说给我做鱼吗?”
      
      大叔!你是真心的吗!你废了老大的劲绑架我,是为了让我做鱼吗?
      团团快抓狂了,她原本以为这大叔只是假意配合她,逗个开心,没想到他真的是来让她做鱼的。
      大叔那小表情,别提有多认真了。
      
      可是,大叔,坐在加长林肯的男人,会缺人给他做鱼吗!
      你真的对你自己的身份有认知吗!
      
      面对薛白真诚的眼神,团团清空脑子,拿着水桶,认命地去了灶房。
      现在她的救兵还没到,就先行缓兵之计吧。
      
      团团从桶里掏出鱼,找农庄的老板娘帮自己处理鱼,自己则在灶房前开始忙活。
      薛白也跟了进来。
      团团拿把葱,他就要跟着拿颗蒜,团团在一边择辣椒,他就要在旁边切洋葱,还是泪流满面,眼圈通红。
      
      大户人家体验田园生活?
      
      团团的脑门上一直挂着三个问号,她无法理解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做梦般地将鱼去味,翻炒下锅,加高汤,团团盖上锅盖,静等鱼汤开锅。
      
      一米八多的薛白坐在小马扎上,两眼泛着泪花,是对自己劳动成果的喜悦,还有刚刚洋葱熏的。
      “团团,这个多久能好啊?”
      团团搬了个小马扎,也坐到薛白面前:“大叔,在我回答你问题之前,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薛白心情很好,可以听团团提问:“你问吧。”
      
      团团深吸一口气,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是谁?”
      
      团团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刚被逮到车上时,团团因为害怕没有问,到了农庄时,事情走偏,她真的开始做菜了,没有问,现在菜也做好了,薛白看起来心情也不错,最重要的是,现在只有她和薛白两个人在灶房里面,她的身后还藏着一把沾满头发的扫帚。
      
      团团很有自信,她就算问不出回答,也有自保的能力。
      
      如果团团在刚上车的时候问这个问题,薛白不会回答,抓鱼的时候问,薛白也不会回答,但是现在,他闻着锅里传出来的鲜甜味道,心情还残留着抓鱼时的兴奋,薛白对团团很满意,他愿意回答。
      
      “我是薛氏集团前总裁,薛墨的父亲,薛白。”
      
      团团的手一颤,扫帚啪嗒倒在了地上。
      
      她想过这个答案,但没做好接受这个答案的准备。
      
      谁会想见负心汉的父亲啊!
      
      团团嘴张了又张,尴尬的气氛在薛白和她之间蔓延,团团只觉得一股神奇的力量扼住了她的喉咙,该说的,不该说的,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这种情况下,说不出话,真是太可怕了。
      
      有没有人,能来说句话啊!
      团团在心里呐喊。
      
      灶房的门被一脚踹开,巨大的撞击声冲散了灶房里的尴尬,团团一愣,却看见薛白被人捏着衣领,提了起来。
      团团眨眼,再睁开时,薛白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个巴掌印。
      
      圆润,小巧,小拇指比其他手指要更短上一些。
      嗯?
      是吴晴的手掌!
      
      团团干嚎一声,扑到吴晴身上:“老佛爷!他绑架我!”
      这句话点燃了吴晴眼里的火焰,她拖着身上的拖油瓶,周身的气势像极了慈禧,高高扬起的手掌就是那尚方宝剑,即将将薛白斩于剑下。
      
      “剑下留人!”
      
      终于挤进门的薛墨高呼,在巴掌落到薛白脸上之前,抓住了吴晴的手上。
      
      “吴晴,一巴掌就够了。”
      
      吴晴甩开薛墨的手,抱着团团,退后几步,怒瞪这对人渣父子:“够了?他可是绑架了团团,我没送他进警局,都是我心软。”
      
      捂着脸的薛白站在薛墨身后,还处于懵逼状态。
      他现在就像一个刚刚被家暴的绅士,想不通自己眼前这小巧的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他的脸好痛!
      
      吴晴说的是事实,薛墨沉默下来,抓着薛白,对吴晴说:“给我几分钟,我会和你解释清楚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