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即将到来的螺蛳粉 ...

  •   团团和吴晴开始吃柴火鱼的时候,薛白和薛墨走了回来。
      薛白很自觉地拿了个碗,给自己盛上一碗鱼汤,尝过之后,眼睛刷地亮了:“团团,你做饭真好吃。”
      “团团,也是你这种人渣能叫的吗!”
      吴晴不干了,撂下筷子,又开始撸袖子。
      刚刚还是一脸镇定的薛白,飞速放下碗,躲到了自己儿子身后:“小姑娘,脾气还是温和些好,叔叔是长辈,给叔叔点面子。”
      
      为什么要给下三滥面子。
      吴晴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这句话。
      若不是薛墨挡在面前,吴晴的巴掌早就糊薛白脸上去了。
      吴晴咬牙切齿,咬牙……
      等等,她为什么要给薛白面子,这家伙也是个人渣啊。
      打一个人渣是打,打两个人渣,更爽啊!
      
      吴晴眼里的斗志再次燃起。
      她的嘴角亮起狞笑:“薛墨,你们薛家人都不是好东西,今天他敢绑架团团,明天是不是你就能再次住进团团的家里了?呵,狗逼,我告诉你,休想!”
      吴晴拍桌而起,目标直奔薛墨。
      她也有些练家子,揍个薛墨完全不在话下。
      
      薛墨这会正心虚呢,不敢对吴晴动手,躲过她的动作,喝道:“吴晴!你住手!”
      吴晴当然不会听他的话。
      团团在一旁啃着鱼肉,看她们打架。
      他们的动静很大,吸引了外面人的注意,一个俊俏的年轻人从外面冲进来,看到自己妹妹正在和人打架,脸上表情瞬间愤怒。
      他想要去插入战局的时候,被团团拉住了衣角:“非哥哥,你等一下,薛墨不会打晴晴的,你现在上去,只会让晴晴不开心,然后爆锤你。”
      吴非这时候才看到团团坐在桌子旁边。
      
      他还真在团团的旁边坐了下来,给自己盛了碗汤:“你不知道,吴晴发现你被绑架了,有多恐怖,她打电话让我想办法,然后马上就赶了过来,把我们七个哥哥,一个不拉的都叫上了。”
      团团两眼蒙圈:“你们七个都来了?”
      “是啊,大哥本来在开会,接到小妹的电话,立刻就出动了。对了,吴晴不爱吃鱼,你咋做的鱼啊。”
      吴非喝了口鱼汤,一遍赞叹好喝,一边嫌弃团团没有顾及他妹妹的口味。
      团团知道他们妹控的尿性,默默的喝汤,没有说话。
      吴非和团团坐在一张凳子上,薛墨挡住吴晴攻击的时候,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架也不打了,拿着板凳,打算和吴飞干架。
      “从团团身边离开。”
      
      吴非给了薛墨一个挑衅的眼神:“团团喜欢我坐在她旁边,你管的着吗?”
      吴非虽然是个侦探,却长着一张痞子脸,他做出的挑衅表情,比一般人欠打多了,薛墨气的牙痒痒,却没敢在团团面前动手。
      “你这个死妹控。”
      “一般一般,比起你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废物,我妹控,我自豪。”
      吴非说着,一口吨完了汤,当着薛墨的面,让团团给他再盛上一碗。
      
      虾仁猪心啊!
      
      薛白看不过自己的儿子这么凄惨,主动的站了出来:“怎么,我见个儿媳妇,怎么就跟重大刑事案件一样呢,你们这些人把薛墨防的这么死干嘛,他喜欢团团,想追求团团,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薛白的话,句句都是死穴。
      他话音刚落,就发现眼前的人全都僵住了,不仅是吴晴等人,他儿子那张冷面也出现了裂缝。
      
      吴晴他们是局内人,又是局外人,她们知道薛墨对团团的意思,但她们不觉得团团和薛墨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她们选择不说。
      薛墨觉得自己当初离开团团,犯下了错,不敢直接表明心意,怕把团团吓走,所以藏着自己的心思,一点点的表现给团团看。
      
      谁也没有想过,会出现薛白这样的憨批啊!
      
      团团顿时觉得手里的鱼都不香了。
      她默默地放下碗筷,转身出门。
      薛墨想追,却被吴晴拦住。
      “薛墨,你觉得你有资格吗?想追团团,你先解决你家里这帮不正常的人吧。”
      吴晴意有所指,薛墨心里有愧,停下了脚步。
      薛白不干了,他看着吴晴他们跟着团团出去,心里着急:“你怎么不追啊。团团一看,就是不想和你好的意思,你现在不追,以后更难追。”
      
      薛白只收获了薛墨冷漠的目光。
      “不是你做出这种蠢事,我需要追她吗?”
      薛白不乐意了:“你不藏着掖着,我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藏什么了?”
      “团团。”
      
      他藏?他和团团八字还没一撇,他不和家里说有问题吗?
      而且,他一点也不觉得告诉不靠谱的老爸,自己恋爱的消息,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薛墨看着薛白笃定的脸,气在胸口郁结,然后沉默。
      “你想这么想,就这么想吧。”
      薛墨抛下薛白,也走出了灶房。
      
      薛墨和薛白从来就没有和睦的父子关系,从小到大,他被误会的情况,就没有少过,所以,多这一次也不多。
      但要是薛白从此以后缠上了团团,嗯,这不行。
      薛墨打了个电话给管家,让他给薛白的宝贝瓷器做点手脚,薛白忙于修复瓷器,就不会缠着团团了。
      
      薛墨搞定薛白的事情,就已经看不见团团的影子。
      吴晴拉着团团上了自家哥哥的悍马。
      大轮钢架车跑在马路上,给薛墨留了一尾巴的黑烟。
      
      揉着眉头,薛墨知道,在一周以内,他想见到团团,就是痴人说梦。
      吴大小姐没消气之前,团团不会见他的。
      
      这边薛墨在苦恼怎么见团团,那边团团正在被吴晴教训。
      “你是不是脑子长冻冻啊,那种人出现在你身边,你就要拿出手机找警察叔叔了,你竟然还被他骗上了车。”
      吴晴就差没扯着团团的耳朵,直接把自己的话印到团团的脑子里。
      她这次是真的怕了。
      吴晴眼中泛起泪光:“你知不知道,我接你电话的时候,手都在抖。”
      “对,我们家晴晴多坚强一女孩啊,她今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啧,团团,你可给她吓坏了。”
      吴非边开车,边给自家妹妹帮腔。
      
      团团被吴晴训着,已经抬不起头了,再被吴非这么一说,心里更加愧疚。
      “怪我,我不该给薛墨好脸色的,如果我不和他参合到一起,也不会被这些事情缠上。”
      团团听到吴非的话,心里难过,她知道吴晴对她的重视,吴晴把她当作,放在心尖上的,唯一的朋友,她出了事情,除了她的家人,就是吴晴最难过。
      她也把吴晴当作自己最关心的闺蜜,所以出现这种无厘头的事情,让吴晴为她白担心一场,团团也很愧疚。
      
      吴晴觉得团团应该反省,但也觉得她反省的地方不对。
      “什么叫做你不和薛墨参合,团团,分明是他缠着你,这点,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不对,我说的是,你要有戒备心,今天一个蠢货大叔就能在小区门前把你拐走,明天是不是一个踩点的小偷就能去你房间了?你呀,长点心吧。”
      吴晴是铁了心要趁这次机会,教训团团,让她对自己的安全重视起来:“你租的那小区,人员复杂,每天都有很多流动人口,我之前和你说,你都说没事,大家都很好。是,楼下大妈很好,楼道里的大叔阿姨们也很好,但是你想想,小区里不止有他们啊,今天一个蠢货能进你们小区绑架你,明天就能有专业团队到你家里一日游。所以,你还不赶快把我给你推荐的报警器,防狼器都买了!”
      
      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吴晴还有些意犹未尽,她喝了口水,摸了把嘴,又接着训斥:“再说你平时出门,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加班和通勤,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多,你总说你自己没事,没事,没人会对你出手。你知不知道,强jian犯下手是不分人的!现在的姑娘只要是一个人在外,都容易不安全!你自己上网查查,在社会上,女生出事的可能性有多大,你自己都不重视,不就是把自己摆在那些贼人的面前嘛!”
      吴晴说道激动之处,手舞足蹈,差点打到前面驾驶座的吴非,团团赶紧拽着她坐下,讨好地将手机递到她的面前:“都在购物车呢,你说过的,我都记得,就是还没来的及下单。”
      
      吴晴冷笑一声:“光说不做,假把式,你现在下单啊。”
      这些东西零零碎碎加起来,都有好几百了,团团有些肉痛,但想着吴晴说的那么严重,她也亲身经历过了,感受到了那种恐惧,咬咬牙,真的下单买了。
      
      她付了款,吴晴才满意,翘着二郎腿,语气柔和下来:“这次,也不能怪你,主要是那薛家父子,脑子有病。你以后还是少和薛墨走近。”
      说到薛墨,团团就想起刚刚灶房里尴尬的一幕。
      她没想过薛墨喜欢她。
      或许曾经想过,但是现在她真的不敢想。
      也是,谁会相信自己的艳遇对象会爱上自己呢。
      这是现实,可不是小说。
      
      团团扫去心里的杂念,和吴晴解释:“我也不想,可是薛墨是我的顶头上司,我……”
      “那就辞职!”吴晴瞪大眼睛,“你缺他那点钱吗,在那公司当个小职员,只能住这么偏远的房子,这种工作,要他干嘛!”
      可她还真就缺那点钱啊。
      团团没好意思问薛墨要医药费,她的口袋到现在都是扁的。她要是现在辞职,不出两个月,就要饿死在街头了。
      
      呜呜,好想一夜暴富,从此不为五斗米折腰。
      
      团团不想和吴晴正面刚这件事,她硬生生的转了个话题。
      “晴老佛爷,为了救我,你肯定是饭都没吃就出来了吧。”
      说到这,吴晴的肚子也应景的响了起来。
      刚刚在农庄,团团做的鱼,吴晴不吃鱼,自然是只喝了些鱼汤。
      她和薛墨打得那一架,消耗了她不少体能,她其实早饿了,只是没人提,她也就忘了这事。
      
      团团挺起胸膛,脸上光明磊落,丝毫不为自己转移话题而心虚:“怎么能让我的救命恩人饿肚子呢!晴晴,我马上给你做炒饭。吴家哥哥,车往我家开!”
      
      吴非自然乐意,他刚刚也就喝了口鱼汤,肚子里正缺货呢,他应了声,方向盘一打,车就开向了团团家。
      
      悍马声音雄厚,穿梭间就像这钢铁丛林中出现的原始野兽,当他停到团团楼下的时候,正在晾衣服的大妈,耳朵被十万点暴击。
      大妈拍去耳朵里的金星,才看清是团团带着朋友回来。
      “团团啊,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公司不用上班么?”
      大妈热情洋溢,团团也回应的热情:“我有事,和老板请假回来的。”
      
      有事?
      大妈打量眼前的小年轻吴非,眼神意味深长。
      嗯,团团这个年纪,是该有事了。
      她心里还有些惋惜,原来是想给团团介绍自家远房亲戚家的朋友的儿子,那小伙子不错,在S市还有几间拆qian房,没想到,她还没出手,就有人抢先了。
      不过,这小伙子,人高马大,比起团团以前那个小男友薛墨来说,也不差,团团和她在一起,倒也不错。
      诶,说到薛墨,团团不是前几天,刚和人家从楼梯上摔下来吗?
      她当时还以为两人要复合,结果团团今天就带了个小年轻回来。
      啧,看来,薛墨那小子没有成功啊。
      
      团团不知道,自己就打了个招呼,大妈心里已经转过这么多心思。
      她见大妈久久没有回答,便又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她还要喂饱吴晴的肚子呢,没时间陪大妈在这里说话了,等下次有空,她再和大妈聊吧。
      
      团团的家,吴晴就感觉和自己的家一样,自然没有陌生感。
      而吴非来过团团家几次,所以也没有做客人的感觉,一进家门,他就瘫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兴致高昂地看起了,额,动物世界。
      
      团团看着电视里正在和母猴炫耀肌肉的猴哥,觉得,嗯,吴家小哥的品味还是这么独特。
      
      团团转眼看向吴晴,背后仿佛摇着一条狗尾巴:“亲爱的晴晴,你是想吃咸口的,还是甜口的,还是鲜香的。酱汁?红烧?中国菜?外国菜?”
      她这是想使出八般武艺,好好讨好一下吴晴了。
      被逗笑的吴晴,摸着下巴,仔细地思考了一会,眼中闪过调戏的意味:“你先带我去你家冰箱看看。”
      
      这就是要检查储备粮了。
      团团全副武装,郑重地拉开冰箱门,开始介绍:“冷藏室一层是最近在超市抢的打折水果,最近超市里的西瓜特别便宜,我就拿了半个,还有香蕉,我记得你最喜欢这个水果,所以我也买了些。第二层是今天本来要做的菜,菜?我记起来了,我今天还给薛墨做了个盒饭。”
      “好好介绍就行,说什么薛墨。”吴晴的脸又耷拉下来,刚刚起飞的心情被薛墨这个名字败的一干二净。
      
      团团皱着脸,知道自己说了错话。
      但是她是真的心疼,那个饭盒可花了她小一百,要是弄丢了,她本不富裕的家境又要雪上加霜了。
      现在不是肉痛的时候,团团收回心思,背后的尾巴摇的更欢:“您直接点菜就行,想吃啥,我都能做,要是食材不够,我就去超市买,保证新鲜现做,绝不掺假。”
      
      “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
      
      吴晴的手指从韩国辣酱,日式照烧汁,中国老干妈上划过,最后停留在了一个塑料包装上。
      她笑脸如花,团团大惊失色。
      
      “我要吃螺蛳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