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螺蛳粉呀粉 ...

  •   震惊,某居民小区光天化日突现屎臭,是厕所暴管,还是谁家不长眼的白痴大白天的正餐不吃好菜不尝瞎了眼堵了鼻要选择在这种大家同吸一片空气的居民楼吃螺蛳粉。
      
      不知道大妈大爷的鼻子,闻不得这个味道啊!
      
      团团打开螺蛳粉包装的手颤颤巍巍。
      上次煮螺蛳粉被邻居奶奶,逮着训了一个小时,让不要煮屎的经历,她还历历在目,现在要顶风作案,她真的压力好大。
      尤其是这次要煮三袋。
      
      秉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吴晴让吴非又跑去远方的超市买回了螺蛳粉,不同的包装,但是一样的臭味。
      吴晴盯着团团的手,生怕她偷工减料。
      
      “我最喜欢吃酸笋了,你要是给我去掉酸笋不放,你就别想好过。”
      
      团团正在藏酸笋的手一抖,转过身,是一张愁苦的脸:“晴晴,隔壁张奶奶上次才训过我,现在是她在家的时间,我们要是被她逮住了,绝对是两个小时的唠叨打底。”
      
      “呵,你可别吓我,我吃完粉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等张奶奶寻味过来,我也差不多吃完了,到时候,挨唠叨的只会是你,我早就走了。”
      
      她果然想害朕。
      
      团团捂着心脏,觉得自己人生无望。
      可是比起遥远的张奶奶大魔王,眼前这个正在等待螺蛳粉的吴晴大魔王是更急迫的解决事项。
      团团认命了,她拿起酸笋包,深吸一口气,撕开了包装。
      
      “哎哟我去,啥东西这么臭,团团,你在煮屎吗?”
      团团打开三个酸笋包,在外面看母猴的吴非也窜进了厨房。
      他一边给自己的鼻子扇风,一边嫌弃的看着团团的锅。
      
      论煮过屎的锅还能用吗?
      
      “呸!你就是不会吃,这个是螺蛳粉,和臭豆腐一样,闻着臭,吃起来香。”
      被自己妹妹啐了一脸,吴非没有生气,反倒笑的贱兮兮地:“据说臭豆腐也是屎泡出来的。”
      
      “吴非你就是找打!”
      
      吴晴拧着吴非去了客厅,团团一个人徜徉在屎味海洋里,还不敢开窗户。
      她怕啊,要是螺蛳粉还没吃上,就被张奶奶逮到,她今天就真的可怜死了。
      
      团团提心吊胆地等螺蛳粉煮熟,当她把三碗螺蛳粉都装到碗里的时候,她的心才稍稍安稳一点。
      就快了,等吴晴吃完,她就要和他们一起出门,绝对不要被张奶奶逮到。
      
      端着螺蛳粉上桌,团团迫不及待地招呼吴晴他们过来吃。
      吴非是捏着鼻子过来的,他嫌弃的拿筷子戳螺蛳粉:“这玩意看着像碗正常的粉,怎么闻起来这么臭。”
      吴晴已经开始搅拌,她翻了个白眼:“爱吃不吃,我反正吃完了不够,还要吃你的,你现在不吃,等下被我吃了,你可不要哭。”
      吴晴是在嘲笑,小时候吴非没有从二哥手里抢到她来抱,哭到妈妈以为他别人揍了的事。
      
      吴晴说完话,就没再管吴非,她小心翼翼地从红油里面夹出一筷子带着酸笋的细粉,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露出如梦似幻的神情。
      就是这个味道!
      一口下去,酸爽混着辣,刺激味蕾释放唾液的同时,全身的毛孔也随之打开,畅快的感觉如同和孙悟空一同去了火焰山旅游,感受炎热的炙烤,又有着从心底发出的爽快。
      再来第二口,就像到了龙门客栈,和泼辣妩媚的老板娘交谈,豪爽地饮上一杯黄酒,再笑笑沙漠风沙不过如此。
      一口接着一口,吴晴鼻尖冒出汗滴,嘴巴也变得血般红艳。
      明明已经被辣的抽气,却还是停不下来。
      
      吴非看她吃的带劲,嘴里也不住咽下了口水,再转眼看向团团,靠,一向软糯的团团,此时就像屠龙勇士般凶狠。
      这粉真的这么带劲吗?
      吴非将信将疑,他决定尝试一下。
      他比较慎重,不打算从主菜开始下口,选了一片看上去没有那么红的腐竹,吴非咬了下去。
      咔嚓一声脆响,吴非的神色凝固了。
      这片腐竹,不,这么催生的口感,怎么能是腐竹呢!
      油炸过的腐竹,吃在嘴里,嘎嘣脆,这种带着微微甜味,却又保留豆香和油香的豆腐皮一入口,就仿佛置身到了田里,感受粮食丰收的喜悦。
      下一口,他吃到了腐竹泡在辣油里的部分。
      绵软的口感,配上微麻的辣油,吴非一口脆的,一口软的,根本停不下嘴。
      可惜,腐竹不多,他只吃了几口,就得换种吃的。
      好在他现在对螺蛳粉很有信心,就直接抄起粉来吃。
      
      那感觉,就是一个爽!
      
      团团三人埋头苦干,满室的臭味,在他们的鼻子里已经闻不到了。
      他们仿佛与螺蛳粉的碗成为了一个整体,不吃完,绝不抬头。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咚咚。
      呼哧呼哧。
      咚咚。
      呼哧呼哧。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谁去开门。
      埋头在碗里的吴晴用眼神扫过剩下的两人。
      团团夹起了青菜,她觉得肯定是隔壁的奶奶,她才不要去挨骂。
      吴非端起了碗,他懒,他才不要做跑腿的。
      
      “吴非你个傻叉,给我开门去!”
      吴晴见不得吴非这猥琐的模样,一脚踹在他的凳子上,正在喝汤的吴非被红油呛了一口,放下碗,把脸咳得通红。
      唉,可惜他的妹妹叫做吴晴,是个冷酷无情的女人,她没有被眼前猛男呛喉的凄凉场面引发同情,而是端过吴非的碗。
      “想继续嗦粉,就快去开门,不然,等你开门回来,这粉,就全进我嘴里了。”
      
      谁放下了碗,谁就是人生输家。
      吴非被教育了人生道理,一脸晦气地去开门。
      他倒要看看,是那个鬼儿子,这个时候给他来搅局,这楼道里一大股屎味,没闻到啊,这家人煮屎,她也要来分食吗!
      
      走到门前还是骂骂喋喋的吴非,在开门的瞬间,摸了把脸,拿出了自己的职业精神,面对外面的这个不速之客。
      团团在煮粉的时候,就已经给过提示了,她上次煮粉的时候,隔壁的奶奶念叨了她一个小时。
      吴非要是用一张臭脸,去对待这位奶奶,待遇应该不会好过团团。
      为了尽快回去嗦粉,吴非拿出了自己在外调节大妈吵架的侦探敬业精神,只求糊弄奶奶成功,赶紧回去嗦粉。
      
      吴非其实也有些纳闷,你说他好歹也是个富二代,虽然从小养的糙,吃的山珍海味不多,也没尝过珍稀动物,但也还算是见过世面,吃过好东西的。
      但觉得屎好吃,他这还是第一次。
      啊,奇妙地螺蛳粉。
      
      吴非心里对那螺蛳粉更加想上了,他只想赶紧回去,接过他的粉碗,他妹妹,他是知道的,回去晚了,那家伙绝对不会给他留一根!
      吴非保持着和蔼(赶人)的笑脸打开了门,门在零点一秒时打开,接着在零点二秒时关闭,外面的女人也是反应迅速,火速想要卡门。
      可惜,她怎么比的过身经百炼的吴非,下一秒,她的脸很结实地贴在了门上。
      
      “吴非!你个混子侦探!”
      
      震撼心灵地声音如冲击波般回荡在楼道,就连隔壁刚刚打开门,打算过来讲道理的张奶奶都默默地关上门。
      世界是年轻人的,这姑娘中气足,她先来。
      
      门板持续传来爆锤的声音。
      心疼自家门板的团团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吴晴端着碗过来了。
      “女的?”
      “这声音,不是女的,还是伪娘啊。伪娘喊这么大声,还不得破嗓啊。这只能是女的。”
      吴晴没把吴非的碗端过来,他有些不开心,抢过吴晴的碗,在她的拉扯中,努力地嗦了一口带酸笋的粉。
      嗯,那滋味,酸爽。
      
      “晴晴,我家门板不太结实,她这么锤,会不会锤破啊。”
      “怎么可能,她又不是金刚芭比。唉!吴非!你别吃了!你先说这人是谁!”
      吴晴回答团团的问题的时候,吴非又就着她的碗吃了一口,吴晴顿时气上头,逮着他后背连锤。
      
      “咳咳,咳,你,你别,咳,锤了,薛墨他妹!”
      
      吴晴的手顿住,团团的嘴也顿住,刚刚喝到嘴里的那口热汤,此时就像岩浆,滚烫在她的嘴里。
      团团吞下螺蛳粉,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被吴晴拉住。
      “你又没做啥见不得人的事!你干嘛躲啊!”
      
      吴晴的声音,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啊,姐妹太面,可怎么办。
      
      团团这才反应过来,对啊,又不是她纠缠薛墨,现在是薛墨在纠缠她,她有啥心虚的。
      团团挺起胸膛,将碗放到旁边的鞋柜:“你们莫慌!我来解决她。”
      
      “哎!你别!”
      吴非的忠告没来得及脱口,团团已经打开了门。
      他此时再说什么,已经没有用了。
      吴非在胸口画着十字,为团团祈祷,同时火速退出门口站圈。
      
      吴非是谁,侦探所专管寻人找物,民事纠纷的金牌侦探,只要他出战,就没有调和不了的矛盾,整治不了的泼妇。
      这样的一个英勇侦探,竟然在薛墨他妹的面前退却了。
      
      团团没有捕捉到这个关键信息,坚定地和薛墨他妹薛千正面开肛。
      “你谁啊,这可是我家,你擅闯民宅,小心我告你。”
      
      告她?
      薛千打开了手机,划过手机录里的名字,指着一排备注为律师的名字,给团团看。
      “这些,是我存着的我家律师团,对了,很不巧,他们也是本市最好的律师。”
      
      有钱了不起啊!
      团团刚要开口,却被吴晴拉住。
      薛千一开口,吴晴就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像薛千这种女人,想要和她在嘴上取得胜利,团团这样的嘴瓢王者,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能是和薛千同等级的她来,才有胜算。
      
      吴晴没有学着薛千的样子打开手机通讯录,像她这样的女人,是不屑用通讯录里的虚假关系来威胁人的,她有更高级的做法。
      她打开了手机摄像头。
      “薛小姐,我们国家可是个法治社会,你这么蔑视法律,是会被制裁的。吴非,你作为私家侦探,你说是不是。”
      
      吴非已经撤离了战场,没想到他的亲妹还是不肯放过他。
      这招拖吴非下水,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效果却是很好的。
      
      薛千听到吴晴说到吴非,就知道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眼不是幻觉,她拨开吴晴,往里冲去,果然看见了吴非,在沙发上装乌龟。
      
      “果然是你,我去侦探所找了你好几次了,那些侦探都说你不在,今天我可逮着你了,你必须马上给我去派出所和警察叔叔解释,把小道士给放了!”
      
      哟,果然是有故事啊。
      吴晴嘴角勾起微笑,手上的手机都没顾上,还在录像。好在团团拉了她一把,她才止住八卦的心,回归正题。
      
      她像模像样地把手机摆在薛千面前:“小兄弟,咱也不跟你废话,私闯民宅这种事儿,我的录像有点用吧,你说你就算有律师给你帮忙,那把你从派出所保释出来,你也得费点功夫。”
      录像?薛千看起来呆头呆脑的:“这事儿我得先问问我律师。”
      
      哈?
      “大姐,你大学毕业了吗?”吴晴的嘴从不留情,问题直击灵魂。
      薛千面上装着正经,其实心里已经一团慌乱:“当,当然,我可是国外名校!”
      
      “名校还是民校,别是哪个野鸡大学。你们薛家也做的出这种事儿,把那没脑子的女儿送到国外去镀个金,拉回来,又是一枚坐在顶楼喝咖啡的千金小姐。”
      
      薛千牵扯着嘴角,这个问题就类似于你上的是哈佛还是哈¥¥佛学院,后一所学校也简称哈佛。
      在知根知底的人面前,你要是忽略两者之间的差距,接着而来的便是毫不留情面的揭底。
      
      薛千只能中气不足地为自己辩解:“我们薛家虽比不上你们吴家,但也…… ”
      薛千的话还没说出完,就已经被扑上来的吴晴捂住了嘴巴,然后被吴非连肩扛,直接丢到门外。
      
      “呸,千金大小姐脑子真是不清楚,薛家和吴家哪能一起比,薛家是什么集团呀。”
      “是啊是啊。”吴非附和着吴晴的话,还拉着团团帮腔,“团团你说是不是,市井小民和集团两者怎么能放到一块儿比嘛。”
      团团举螺蛳粉附和:“对,但是再不吃,螺蛳粉就要坨了。”
      那肯定得赶快吃啊。
      这是他们的心愿,可不是薛千的心愿,她在门外没有罢休,把门拍的邦邦响。
      这次她的叫门不仅是对团团的呼唤,同样也是对吴非的控诉。
      “吴非你个混子侦探!你信不信我去侦探所把你给投诉了,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把我扛着扔到了门外,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这位美女,这位小姐,这位穿着华丽但脑子简单的薛家千金,”吴非将门打开一条小缝,“你说话是要讲究依据的,你这么说出来是在污蔑我的声誉,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关系吧?你这说的好像我抛弃了你去找了个小三似的。”
      
      吴非挺直了胸膛,这一刻他仿佛化身成了电视上的模范代表:“保护侦探声名,请从你我做起。”
      
      薛千这娘们儿要是换个地方叫,他才不管,他就当一只狗在那儿吠吠。
      但这娘们会选地方啊,选在这楼道里面叫唤,他妹哪里听得下去,这不是在败坏团团的名声嘛。
      所以就一脚就把他踹过来搞定这事。
      让他打发走这个脑子不正常的薛家千金。
      
      吴非也纳闷,你说这人来找团团干嘛?
      明明是他哥纠缠着团团,她不去劝他哥要点脸,反倒跑上门来,找团团的麻烦。
      
      吴非不爽,吴晴更不爽,虽然薛千没来得及说自己是来干嘛,但吴晴觉得,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吴晴瞪了吴非一眼,又嗦了一口螺蛳粉,示意他赶快解决。
      吴非已经有些迷恋上螺蛳粉的味道,他苦着一张脸,赶紧应付眼前这个祖宗。
      
      “薛千,你来干嘛啊,找我还是找团团。不管找谁你都不该来呀!我,一个良好市民,举报那个诈骗的小道士,是为人民服务。团团倒霉,招惹上你哥,她是命苦,你过来闹事,是为她的苦情人生,再添上一段狗血戏码吗?”
      
      吴非的话落在薛千的耳朵里,没一句是她同意的。
      “什么叫诈骗!那家人家里真有情况。阿狗是去救人的!”
      
      噗嗤!
      吴非笑出了声,他瞥见薛千的眼神,赶紧正色:“不好意思,这个名字,我每次听都会想起我小时候在家边打的李狗蛋,就有点忍不住,见谅,见谅。”
      
      自己崇拜的小道士被这没本事的混子侦探嘲笑,薛千脑袋已经一佛升天,二佛起跳了。
      她又开始尖叫:“不准你这么说阿狗!阿狗人很好!阿狗比你好一百倍!阿狗是世界上最好的狗,啊,不是,是最好的道士!”
      “你自己都承认了他是狗。”
      
      “吴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