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刚下了一场新雪,外面的风呜呜作响,新雪挂在干枯的柳条上,覆盖在那些已经发脆的树叶上,风若再劲些,揉碎了的树叶和着雪的湿意会迷了眼睛。走在风雪里的人,立起了外套的领子,或是兜起了帽头,围巾罩面,只留下眼睛的位置,风刮的急了,却不得不眯上眼睛。这天也不过是刚十月中旬,比去年冷的都早。
      
      走了一会,脚下的路就变得泥泞,根本就看不见属于雪,那原本的颜色。
      
      女孩搓搓有点冻红了的手,抬头扫了一眼开的飞快的车子,空留下追不上的车子的汽车尾气,留在原地从白烟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白气儿,散了。女孩想着早点回家,喝点热水,暖暖早就空了的胃,有点疼,隐隐作痛,只能一遍遍的搓着手。
      
      旁边的车子开的太快,把早就化成泥浆的雪水,迸在了女孩的裤腿上,还有一些泥点子,溅在了白色的旅游鞋上,好在旅游鞋的鞋面是PU的,用湿抹布擦擦应该能擦掉,但是女孩还是低声咒骂了一声,“妈的,这个破天气,开车不知道慢点开吗?”
      
      埋头向前走,看见马路牙子的时候,想着再走快点,过个交通岗,走过两个院门口,就到家了。可是刚进院门,就听见五楼的位置,有了些声响。女孩抬头,看了看熟悉的窗子,叹了口气,叹出的白气儿一转眼就被风给刮没了。
      
      楼道里有人从里面出来,看着女孩回来,点点头,打个招呼,“夜瑾回来了?”
      
      女孩也点点头,“嗯,回来了,吃中饭。”
      
      那人女孩叫她大娘,从顶楼传来的吵架声,内容显得更加清晰,大娘看女孩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女孩也习惯了,只是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上楼。一只手伸进裤兜,摸出回家要用到的钥匙。
      
      对,那个女孩就是我。
      
      我就是,顾夜瑾。
      
      金属钥匙碰撞的声音,清脆,隔着薄薄的衣料,被风吹透,本就不热的手指,又变得冰凉。
      
      母亲看着女儿回来,不再应声,只是给我把做好的饭菜,从锅里面盛出来,一碗汤菜,是我最喜欢吃的白菜,和土豆一起炖的,一起端上来的,还有一碗正在冒着热气的白米饭。我坐在桌子边,沉默着,用筷子拨散米饭,等着母亲把门关上。
      
      “妈,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刚才拌了几句嘴。”
      
      “因为什么?回来的时候,在楼下都听见了。”
      
      “告诉你别问了,你就不要再问了。外面冷吗?”
      
      “还好,不冷,雪化了,大道上泥泞的很,湿滑的很。”
      
      母亲因为围着锅台转,手指变粗,也有些粗糙,抚上我的手,感受着我手背的温度,“你看,你手背这么凉,怎么说不冷?”
      
      我抽回自己的手,“没事儿,吃过饭,就暖了。妈,晚饭你送过之后,晚课放学,你不用接我了,我自己回来吧。”
      
      母亲有些犹豫,“你能行吗?”
      
      “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可以的。”
      
      说完取了纸,擦了擦嘴唇上的汤渍,去阳台接了水,仔细刷了牙,漱了漱口,清掉嘴里的异味。我从来没跟母亲说过,最近嘴里总是有些发苦,味道不是很清爽。算了,把牙缸和牙刷摆好,用毛巾轻轻拭去水渍,抬头投看看表,该走了。
      
      “妈,我走了啊。”临走前,我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话,摸了摸她的手。
      
      母亲没送我,我踩了鞋子,轻轻关上防盗门。我放慢脚步,悄声下楼,门后的世界,我听见了纷乱,也感觉到了不耐烦。男人的暴躁与疯狂,甚至还有些暴戾,我听的一清二楚,咽了口唾沫。头也不回的,就下楼离开,奔向学校。
      
      “妈,您别怕,有我在。”这是夜瑾留在母亲耳畔的话。
      
      迎着冷风,继续努力的往前走,半路上,雪又开始下起来,风雪呼啸着,慢慢就濡湿了夜瑾的头发,眉眼,以至于踏进教室的时候,她的脸上,有些亮晶晶的水渍,步行,迟到了几分钟,拉开教室的门,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胡闹的男孩子们,则是笑闹一团。
      
      夜瑾快速走到自己的位置,班级的最后一排,从书桌的抽屉里面摸出一包纸巾。纸质很薄,纸上面附着着人工香料的味道,能闻得到味道很浓。把纸打开,对折,这样会厚一点,摊放在手掌上,用力的擦去脸上的水渍。
      
      同桌的男生,看着夜瑾,没说话,只是把书桌上的那本数学书,拿出来看。看着夜瑾趴在桌子上,小声嘀咕了一句,“等一下数学课,好像有摸底考试。”
      
      夜瑾抬起头,细白的手指从书脊上划过,“数学,数学。。。。啊找到了,为什么要上数学课呢?”抽出数学的课本,放在桌面上,右手伸进书桌的抽屉里,小心的摸索着,像是在找些什么。摸了好一会儿,才拿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摊开,翻了一页空白页出来,勉强的从椅子上坐直,用桌面上一支英雄钢笔,在已经画好的横线上认认真真的写下了两句话。
      
      【不管什么时候,钱都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时间能不能快点过,那句长大以后什么都会变好,真的是骗人的。我现在真的希望自己已经不再是个学生了,努力出去赚钱,该多好啊。】
      
      墨迹还没干,能看见纸面上还有些地方亮晶晶的,同桌的男生,悄悄地往那边瞟,想看清夜瑾写了什么。女孩笑了一下,啪的一下就把小笔记本合上了。同桌男生的眼神有点闪躲,夜瑾笑了一下,“还是老规矩呗,老师来了,你叫我一下,你帮了我的忙,等价交换,我把刚才写的那两句话,告诉你。”
      
      “切,我才不想知道。”
      
      夜瑾趴在桌上睡觉,她从来就不喜欢数学,一点都不喜欢。
      
      从小学开始就偏科,小学数学,学习的就不怎么好。骨子里还自卑,唯独,语文,像是自己的强心针,每次上语文课,都倍儿精神,数学相关,就困的要死。高一上学期已经过半了,两次考试,一次月考,一次期中考试,分别造就了奇迹,一次个位数,一次三十多分。
      
      夜瑾趴在桌子上,越趴越觉得冷,浑身颤抖着,就觉得有人推了她一把。摘下眼镜,轻轻揉了揉眼睛,发现数学老师已经站在座位边上。干瘦的中年男人,个子很高,不怒自威,班上的很多人,都怕他,很少有人敢在他的课上睡觉。
      
      “这么爱困,起来,站着上课。”
      
      夜瑾站起身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眼泪。只用袖口轻轻带过,当做一切都没发生。用教材把濡湿蓝色的桌布挡起来,认真的听老师说的内容。时间过得很快,课间时分,同桌的男生,还笑话夜瑾,“都多大的人了,睡觉怎么还流口水呢?”
      
      夜瑾把凳子拉的很远,从后面绕过去,“说了不是口水,就不是,问那么多干什么。”
      
      “你还没告诉我,你在笔记本上写的话是什么?”
      
      “回来告诉你。”
      
      其实桌布上湿了的痕迹,不是口水,是眼泪,我知道。
      
      厕所的位置,在教学楼外。学生们出去上厕所,从来都是跑着去跑着回,除非天气非常冷。
      
      夜瑾也是其中的一员,上厕所的小路上,有一个地方,从老师办公室的位置,看不见你在做什么。常有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躲在这里偷偷接吻。只是,这里对夜瑾来说有特殊的情节,想哭,随时都可以靠着墙,任由眼泪肆意流淌;夜瑾偶尔也会窝在这里打电话,拨通家里的座机,“妈,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似乎是给出了确切的答案,不知道为什么,不一会儿,夜瑾悻悻的挂断电话,略带恶狠狠的按下按键。风又吹了起来,校服本身就薄,风吹过感觉会冻到骨子里。
      
      回到教室的时候,夜瑾的鼻子和耳朵,都是红的,眼镜上起了白雾。这是一节物理课,索性不听了,反正自己喜欢的是文科,如果真的分文理,那直接选择文科就好了,理化生那三科,除了化学会好点,其他的都不行。把物理的教材打开,拿出记作业的本子,把白天老师留的作业看看,什么是能在物理课上做的。
      
      写的作业,不多,就是练习册,数学等下问同桌就好,英语随便蒙一蒙吧。
      
      同桌的男生,用钢笔帽那边捅了捅夜瑾,“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了?”
      
      “谁能想到,你一个男孩子,还这么八卦。我在上面写的两句话,一句是,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另一句是,我什么时候能真的长大?想赚钱。”
      
      “钱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恩,对现在的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门被推开,是隔壁班的班主任,人很漂亮,也很年轻,总是和学生们打成一片,笑起来很可爱,有一对像梨涡一样的酒窝。“好了,老师来了,你认真上课吧。”这个老师干净利落,很少难为学生,夜瑾即便是现在回忆起那段青春年少的时光,一想到那个老师,也会觉得很羡慕,给她的评价是,“一直以来就是个兼具温柔活泼的气质美女。”
      
      物理课结束的时候,夜瑾已经写完了需要写的作业,下课后站在走廊上,望着窗外发呆。中午的时候,下的雪已经停了,花园小径上有一处凉亭,凉亭的雪本就挺不住,两节课的功夫,就开始化。
      
      上课铃再想起的时候,进了教室,认真的翻看语文教材,对上面的每篇文章,进行仔细的阅读,刚讲的文言文,只要后面写着全文背诵的,已经开始默默背了,以至于,下课的课间都没出去。
      
      高中生的生活是枯燥的,夜瑾下课抽空想的,就是怎么样的才能赚到钱,年纪不到,不会有人会选择录用你工作。
      
      那天初雪,刚下来就化了。
      
      那天夜里,夜瑾的心,冻住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