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漆黑的夜晚,伴着晚风吹起的窗帘,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许梦白的心里充满了忐忑,那种隐隐的压力,来自警官的凝视和叶瑾澜不正常的反应。反复吞咽了几口唾液,干渴的感觉一直缠绕着自己,只得接了一杯水,迅速的吞咽而下,一杯一杯又一杯,接连着,干渴的感觉才从自己的身上消失。从厨房走回到客厅,四肢颓靡,脖颈和头部,抵在沙发的靠背上,双瞳无光,打量着天花板闪过的星星点点的光斑,伴随着那些光斑而去的是那些沉积在心灵角落中的记忆。
      
      拆卸枪支,有人掐着秒表,倒数着声音越传越悠远,弹壳掉到地上,和水泥制的地面发生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那些声音一遍一遍的,在许梦白的脑海中回响,更像是上帝之手,轻轻按下了那些过往的播放开关,无论他怎们挣扎,怎么纠结,都无法从中挣脱,只能向前不住的奔跑,就像是只有奔跑能帮他逃脱魇魔一样,跑了一半,似乎是真的挣脱了。不再像被人扼住喉咙无法呼吸,用力的大喘着,半躬着身子,因为跑动而产生的汗水,从脸颊上不停地滴落,啪嗒啪嗒的滴在土地上。
      
      黑暗无光的大路上,继续前进,看见一个人,回首与我打招呼,隔着茫茫迷雾,才看清她是谁。
      
      【老板娘,你去哪?你听我解释,我的身份可以解释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的。】
      
      许梦白加快自己的脚步,努力的在浓雾中去寻找影子的去向,快步疾行,却也终究没有触碰到那近在咫尺的人,也没来得及跟她解释只言片语,告诉他自己的来历。挣扎着,自己劝说着自己,一定要找机会告诉她,告诉她自己的来历。
      
      倏地一睁眼,天已经大亮了,原来刚才发生的那一切,原来都是梦,自己并没有在迷雾中苦苦追寻,老板娘也没有被浓雾吞噬。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已经五点半了。一夜过去了,不知道老板娘处理的怎么样了,要不到厨房做点吃的,等她回来。
      
      一个小时以后,院前响起了声音,许梦白在围裙上蹭着手上的水渍,“是谁?稍等,马上来。”跑到庭院中,看见杨警官已经换下了警服,穿着日常的便装,开着一辆白色suv,停在大门前,“呃,你好,我送夜瑾回来。你看你方便把大门打开吗?”
      
      许梦白打开铁门的门栓,把门固定好,直走出去,“我来吧,正好,我送她上去休息。”话说的很直白,也没有给杨警官拒绝的余地。拉开车门,把睡在后座的叶瑾澜拦腰抱起,顺手带上了车门,“杨警官,谢谢你送她回来,辛苦了,您早点回去休息吧。”
      
      “啊,没事儿,我跟她本身就是朋友,照顾她也是应该的。那你好好照顾她,我先回去了,等她醒了,你跟她说,让她给我打电话。”
      
      许梦白冷冷的说了句,“嗯,好,我会转达的。”就回了院子里,进了客厅,把她放在沙发上,用了一个薄薄的毛毯给她盖上。听着门外的汽车引擎启动,他才出门,将大门关上。又折回客厅,蹲在叶瑾澜躺着的沙发旁边,小声说着,“人都已经走了,你不用再装睡了。”
      
      我总算是在他的面前破了功,睁开眼睛看着他,因为没休息好,眼睛泪汪汪的,“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是在装睡。”
      
      “杨警官告诉我要我好好照顾你的时候,你的鼻孔有些许的舒张和收缩的变化,正好我低头看你,就看见了。”
      
      “那你观察还挺仔细的,(嗅嗅),什么味道,这么香?”
      
      “我煮了一锅皮蛋瘦肉粥,我猜你回来会饿,所以提前准备了。老板娘,你是先睡觉还是先吃饭?”
      
      “嗯,先吃饭吧,昨天晚上,又是做笔录,又是去医院的,跑来跑去的,饿坏了。”
      
      “那行,那你先换一身衣服,洗洗脸再来厨房,我盛给你吃。”
      
      “嗯,好,谢谢。”
      
      回楼上换了一身睡衣下来,草草的洗了脸,揉着眼睛就进了厨房,坐到餐桌边,就看见两碗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摆在桌上,粥香和肉香,混合到一起,不断地刺激着你的嗅觉,撩拨你的神经,刚抓起摆在手边的陶瓷勺子,就被许梦白一把拦下,“等一下,先喝一杯蜂蜜柠檬水,再吃东西。”
      
      我不得不放下勺子,拿着那杯温温的柠檬水,温吞的喝着,此间未发一语,咽下几口水,“其实啊,在派出所也喝了不少的水。”
      
      “老板娘,我怕你渴了。那你,快点吃,别饿着。”
      
      我很快的拿起把勺子,在碗里搅动着,让热气尽快的散去,舀起口粥,就往嘴里送,那口粥在嘴里转了好几圈,才匆匆咽下,“啊,好烫。”
      
      “慢点,别那么着急,锅里还有不少呢。”
      
      “嗯。”我应了一声,接着和面前的这碗粥做着斗争,很快的这碗粥下了肚,起身又去盛了一碗,接着吃干净。坐在对面的许梦白看着这个人吃的很香,突然就笑了。
      
      我擦了擦嘴角,问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你吃的这么香,觉得挺好的。”
      
      “哦,那我把这个碗洗干净,我在上去睡觉。”
      
      “不用了,你放下吧,等下我刷。你先上去睡觉,有什么事儿,等你醒了再解决。”
      
      “嗯,那好吧,谢谢你。”
      
      一个转身离去,一个留在原地,两个人却都想了同一个问题,这样的生活,会过多久?两个人的秘密,究竟谁该先启齿。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摸了床头柜的手机,看见手机上面有两通未接电话,都是杨警官打来的。我把床铺整理好,换了身衣服,到楼下,一边给杨警官打电话,一边准备烧水泡杯茶喝。
      
      “喂,杨警官,我是叶瑾澜,刚刚看见你给我打了两通电话,是那个女孩有什么事儿吗?”
      
      “嗯,有点事情,我们根据现有的情况,在周边的地区进行了排查,并没有发现和这个女孩特征有重叠的人。”
      
      “那,周边的县或是市内,省内,有没有与这个女孩身份信息相似的报案?”
      
      “已经和周围的几个县市进行了信息的核对,暂时还没有发现相似的报案。”
      
      “嗯,好吧,现在这个女孩的状态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
      
      “现在的状况是,孩子恢复了意识,已经从ICU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只不过现在有个情况是....”
      
      “孩子不开口将她经历的一切告诉办案的民警?”
      
      “不但如此,甚至说她自己的名字,家庭住址,在哪上学,都不肯张嘴说出来。”
      
      “是不是孩子受了刺激,说不出来?或者是不愿意回想?”
      
      “呃,这个,我也没法确定。也已经请队内的女警过来,帮忙安抚,和与她沟通,她的表现显得极为不耐烦,的确实有点棘手。”
      
      “这样啊,那她吃饭了没?”
      
      “还在挂水,给她买了午饭,她看了看没动筷。”
      
      “那这样吧,我晚上去看看她。”
      
      “那我等下去开车接你,你看这样行吗?”
      
      “嗯,我自己过去吧,不麻烦你了,要是没记错的话,你今天不是和小陈换班了吗?”
      
      “呃,你自己来的话,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嗯,好的,三点多吧,会到那里。”
      
      “行,那到时候见,再见。”
      
      “嗯,再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