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杨灏和许梦白站在门口的的小窗户前,看着两个人的样子,许梦白来了一句,“你叫她来,其实,是想让她帮你问出这个女孩的身世吧?”
      
      “嗯,这件事儿,她知道,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跟她说了。”
      
      “。。。。。。”
      
      喂她吃完粥,把东西收拾好,放在床头柜上。杨许二人见状,马上转过身去,没了交流。
      
      “杨警官,麻烦你带我去办一下转病房的手续吧。”
      
      “嗯,行,那你跟我来。”
      
      “叶瑾澜。我。。。”
      
      “许梦白,你能进去帮我看着她吗?我怕她会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儿。”
      
      “啊,好。”看着两个人并肩走远,拉开病房的门走进去。
      
      女孩原本靠坐在枕头上,看见许梦白走进来,她马上面对他。从他的头上,一直看到脚,看着他在叶瑾澜坐过的椅子上落座。
      
      “你起来。这个位置,是刚才那个姐姐的。”
      
      “我和她一起来的。”
      
      女孩像是默许一样,没有说什么,目光还继续在他身上打量,观察良久,“你和那个姐姐,是什么关系?”
      
      “怎么?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有秘密,藏着不说,对她不好。”
      
      “你是谁?到底知道些什么?”
      
      “猜的,你的手和普通人不一样,不像是干活的手。”
      
      “你刚才进来的时候,和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状态一点都不一样。”
      
      许梦白没说话,只是动了动脖子,抬了一下下颌,示意女孩继续说。
      
      “看的出来,你很喜欢刚才那个姐姐,那个警察,应该是在你之前就和她认识,两个人很熟。你因为一些事情,不敢靠近那个姐姐,或许和你以前的经历有关系。你身上有杀意,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你控制自己与她的距离。”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些?”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你何必这么紧张?只不过,我也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我明白在你身上出现的凛冽是什么。”打了个哈欠,继续说,“你能不把这些话,告诉那个姐姐吗?”
      
      “你想干什么?”
      
      “她很照顾我,我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照顾过。”
      
      “你的事儿,我说的不算。”
      
      门被推开,叶瑾澜走了进来,坐在床边,“小姑娘,你在这儿好好休息,明天早上,会有女警过来,给你送早饭,和擦洗身体,你要记得配合,知道吗?”
      
      “嗯,知道。”
      
      “你先休息,我明天下午再来看你。”
      
      “嗯。”
      
      “许梦白,帮我拿一下保温桶,我们走吧。”
      
      “好的。”
      
      杨灏一直站在门口等,看着两个人出来,“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嘱咐她要按时吃饭,告诉她明天还会来看她。她也已经答应我了,会听从你们的安排。”
      
      “行,那我就放心了。至于刚才你跟我说的事情,我还是和我们王所长说说吧,说完了,再告诉你。”
      
      “行,那我听你消息。没什么事儿了,你不用送我了,我回去了,留步吧。”
      
      许梦白跟在叶瑾澜身后,对着杨灏点点头,转身离开。两个人一直走,穿过长长的走廊,看得见晚风温柔的手拂过人额际的发,看的见晚风温柔的吹过衬衫,扬起裙摆。一直走到停车场,许梦白伸手,和叶瑾澜要了钥匙,“我来开车吧,看你很累了,你休息一下吧。”
      
      “嗯,给你,谢谢。”
      
      许梦白走到副驾驶位置,帮着叶瑾澜开门,叶瑾澜坐进去,手里还抱着空的饭盒。“给我吧,我放在后面。”关好车门,放在后面的座位上,转到驾驶侧,开门,上车,拧动钥匙,出了医院。
      
      “许梦白,你记得来的时候的路吗?”
      
      “嗯,在来的路上,有认真记过。所以,老板娘,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回得去的。”
      
      “嗯。”叶瑾澜把车窗打开,因为车速比较快,晚风已经变得不那么的温柔。从夹层里面,拿出烟盒和打火机,拈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许梦白,等那个女孩出院了,我打算把她接到枫红小筑,住一段时间。”
      
      许梦白专心的开着车,眼神轻瞟了一下她,“你确定吗?”
      
      “确定,那孩子挺可怜的,我看她的状态,也很需要帮助的。”
      
      “是杨灏跟你说的吗?”
      
      “是,其实在来医院之前,他就跟我说了。我原本没打算答应的,今天我和她聊过天,她太需要人照顾了。”我继续抽了两口烟,缓缓吐出烟雾,等着许梦白的反应。
      
      “那个女孩,并不简单。如果你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她带回旅馆,我只能说,老板娘,你好好考虑一下。”
      
      “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和杨灏去办转病房手续的时候,我在那个病房里和那个女孩待了一会儿。她太凌厉,完全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模样。在我看来,她是危险的。”
      
      “或许和她的经历有关吧,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也只是照顾她一段时间,等问到她家的事情,我就把她送回家。”
      
      “我给你的建议是,少接触她。”许梦白这一路上不再讲话,认真的开着车,声音只有隔一段时间响起的防风火机的呼呼声,还有叶瑾澜抽烟的声音。许梦白在漆黑的车厢里,靠着夹杂在夜风里的女性呼吸声,辨别着,她的状态,感受着她情绪的变化。直到开到了小筑,两人依旧无话。各自洗漱,分开两个房间,各自安眠。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每天下午三点半从旅馆准时出发,到达距离旅馆的一个小时车程外的医院。天色还没黑的时候,会推着轮椅,带她去花园转转。杨灏和许梦白跟在身后,两个男人的眼神都聚焦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
      
      “你为什么要她带她回家?”
      
      “你是说,旅馆吗?”
      
      “嗯,那个女孩,谁都看的出来,她不爱说话,性格孤僻,她身上有秘密,她看上去很危险。”
      
      “她不过是个孩子,我觉得你想的太严重了。”
      
      “她不是一般的孩子,她没有一般孩子的模样。你不觉得,你做这个决定,有些草率吗?”
      
      “这个决定,算是我和她一起做的,而且她也不会有事儿的,我看她们沟通的还不错。况且,这个女孩很信任她,或许她经历的那些事情愿意和夜瑾说。”
      
      许梦白不再理会杨灏说的话,直接走到叶瑾澜身边,站在她身后,不说话,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杨灏看着这两个人的样子,心里其实对许梦白的担心,是理解的,这个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神秘又危险,眼下没有最好的办法,只能让这个她最信任的人去施以援手,想也知道,人们常常对自己信赖的人无可奈何。
      
      逛完小花园,回了病房,女孩已经不需要叶瑾澜再喂她吃饭,已经可以独立进食。吃饭吃到一半,大夫查房,对叶瑾澜三人说,“她恢复的不错,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了。”
      
      女孩听了这话,脸上有了些许的雀跃,只不过这份欣喜,转瞬即逝。叶瑾澜全都看在眼里,右手握住女孩的手背,拇指一下一下的摩擦着手背,像是安慰。
      
      “好的,大夫,那我明天中午过来给她办出院手续可以吗?”
      
      “行,明天出院之前,找当天的值班大夫问一下护理和复健的注意事项,就可以了。”
      
      “好的,那我明天早点到。谢谢大夫,给您添麻烦了。”
      
      送走大夫,叶瑾澜转头对女孩说,“呐,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女孩坐在病床上,眼神讷讷的,看着自己的手,不说话。
      
      叶瑾澜的手重新抚上她的手,轻拍了三下,“明天早上,我会早点来,接你回家。你现在脚受伤了,你住二楼好不好?”
      
      女孩的反应突然有了转变,一脸的不可置信,眼框里有泪水闪动,哽咽着,说不出来话。叶瑾澜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怎么还哭了,那几天看你状态不好,一直想着怎么和你说这件事,又怕你多想,就一直没张嘴。别哭,要是有什么事儿,你跟姐姐说,好不好?”
      
      “嗯。”
      
      “好,别哭了,擦擦眼泪,你在这儿好好休息一晚,好不好?”
      
      “嗯,那,姐姐现在是要回去了吗?”
      
      “是的呀,天已经很晚了。”
      
      “你明天一定会来的对吧?”
      
      “嗯,一定。”
      
      叶瑾澜和许梦白从病房走出来,杨灏和女警说着什么,说完之后,匆匆赶上前。
      
      “夜瑾,这次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只是看她的样子,有些心疼她。想要照顾她,也是出于我自愿,与别的事情无关,对于这件事,杨警官不必客气。”
      
      “终归要谢谢的,要不,改天我请你吃个便饭吧。”
      
      “这个事情,到时候再说吧。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明儿见。”
      
      “诶,好,再见。”
      
      “再见。”
      
      许梦白从她手里接过钥匙,开车门,点火开车,两个人很是安静。
      
      “你明天打算几点过来?”
      
      “可能会早一点,八点半就出发。”
      
      “那等下回去,就要收拾房间吗?”
      
      “嗯,是,你说把二楼楼梯口的那个房间先让她住吧,她下楼活动什么都方便,你看好不好?”
      
      “嗯,那屋缺个床头柜,我先从别的屋挪一个过去吧。”
      
      “行,咱俩回去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吧。”
      
      “嗯。”许梦白一边开车,一边想着,究竟要怎样开口,他很想问她,为什么杨灏叫她叶瑾,她明明叫叶瑾澜。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她有异乎于常人般的关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