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你是有话想问我吗?”
      
      “啊?”许梦白僵了一下,“啊,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嗯,是想问,为什么杨警官叫你叶瑾。”
      
      “啊,你是说这个问题。这个和我以前的过往有关系,我以前的名字叫顾夜瑾,顾虑重重的顾,黑夜的夜,握瑾怀瑜的瑾。名字是我妈取的,我什么都舍得下,唯独我妈,我很难舍下。”从夹层里摸出香烟盒,点了一支香烟,“我舍不下她给我的名字,所以,我换了名字,但是这两个字,我还留着。活到这个岁数,看尽人世间的诸多波澜,于是,补了这么一个澜字。”
      
      叶瑾澜又吸了一口,“杨灏是我同学的朋友,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才知道他在这边工作。一来二去的,就熟了。”
      
      “那你们。。。。”
      
      “不是男女朋友,最多说得上是朋友。”烟已经过半,烟气伴随着风逆着车流离开。“怎么,你以为我和他是男女关系?”
      
      “嗯,以为是。”向前望着似斑斓光影织锦而成的车河,面带微笑。叶瑾澜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抽了剩下的半支烟,烟头按进车内的烟灰缸里。
      
      “前面的路口,左转。”
      
      “瑾澜,这不是回去的路。”
      
      “我知道,今天在外面吃吧。”
      
      “嗯,好。”
      
      两个人,从火锅店里面出来,已经七点多了,开车到家,八点十分。
      
      我换下鞋子,直接去取了一套干净的床单被罩,拿到楼上去,开始着手换屋里面所有的东西。
      
      许梦白从一楼的小库房里面,搬出来一个床头柜,到卫生间用抹布将上面的灰擦拭干净,就双手提溜着直接上了二楼,看着叶瑾澜面对着自己,换着床单,自己则是轻手轻脚的,慢慢把床头柜儿放到了床头边。
      
      “还需要我做点什么?”
      
      “你帮我抻一下被脚,这套床单有点沉,我抖落不开。”
      
      “嗯,好。”说完就抻起被子的被脚,配合着叶瑾澜的频率抖动着被子,被子已经整理的很平整,随手又接过来几个被子固定器。两个人都沉默着,我负责把被子铺好,她打开窗户,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来。
      
      “还需要做些什么??”
      
      “暂时没什么了,我们先出去吧。”
      
      “嗯,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二楼走到一楼,叶瑾澜去了厨房,许梦白则是去前台取了手机和电话卡。顺便把前面的门都锁好,刚锁好房门,就听见叶瑾澜在里面喊,“梦白,你过来一下。”
      
      “好,马上来。”
      
      拿着钥匙和手机往小客厅走过去,路过工具间,在里面拿了一双手套和一套处理精密仪器的小工具。小客厅内,叶瑾澜坐在沙发上,用钢笔在纸上写着些什么,一束温暖的光笼罩在她的头上,放在茶几上的茶杯散发出的水汽袅袅。
      
      “老板娘,什么事儿?”
      
      “明天早上,我们是先去买东西,还是先接她出院,然后再去买东西?”
      
      “你是怕你买的东西,不合她心意吗?”
      
      “嗯,那孩子也不容易,至少,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让她在我这儿,待得舒服点。”
      
      “嗯,那我还是觉得,你给她买完东西再过去吧,她现在走动什么的还不方便,等她什么时候脚好了,再带她去逛街,买点东西,也不迟。”
      
      “好,那我们明天早点出发吧。”
      
      “好嘞,那我早点起床。”
      
      “手机到了??”
      
      “嗯,已经到了,手机卡也到了,打算装起来。”
      
      许梦白带上橡胶手套,小心翼翼的用镊子挑破手机盒子外面的塑料薄膜,细长的手指拨弄着塑料薄膜,拆下来以后,团成团丢到了一边,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用取卡针取出卡槽。放在桌子上,又撕开装有电话卡的白色信封,从里面取出电话卡,用镊子夹放到卡槽里。
      
      “要不我给你弄吧,安个电话卡还要这么的细致。”
      
      “老板娘,我自己来就行。”只有许梦白心里明白,他这么做的理由,除了保护自己,更多的是想保护她。
      
      “怎么,怕留下指纹么?”
      
      许梦白没回答,叶瑾澜心里想着,可能是这样的原因吧。
      
      “老板娘,那你怎么从没问过我,我是做什么的?”
      
      “我想,如果你想说的时候,你总会告诉我。”
      
      “我要是一直沉默,不肯说的话,你也默许吗?”
      
      “只要你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儿,那你在我这儿就不是坏人。”
      
      “即使,我在外面十恶不赦,也是吗?”
      
      “你不曾伤害我,即便是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许梦白的手顿了一下,使力将卡槽推进去,整理好工具。面目表情有点严肃,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两口茶,那茶已不那么烫口,只是徒有些烫意,可能是泡的有点久,茶水有些微微发苦。“老板娘,其实,我是个杀手。”
      
      叶瑾澜的钢笔还在纸面上写着东西,没有停下,“杀手?杀的都是什么人?”
      
      “组织在外面接的订单,只要有钱,给的够多,我们就得去做。”
      
      “那每次给你的钱,多吗?”
      
      “还好吧,单子难的话,可能是一半,一般是三分之一。”
      
      “那你为什么不做了?”
      
      “看见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发现我所在的这个组织,是毁了我的地方,所以就离开了。”
      
      “组织的名字,你的代号是什么?”
      
      “Vire,我的代号是Vic,V-I-C。”
      
      “有什么所指吗?”
      
      “你是说组织,还是我?”
      
      “如果你知道,我想听听。”叶瑾澜从他的语气中听的出来,他很严肃的讲着这件事儿,对他而言很重要,甚至于说,都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想来想去,只能用最平淡的态度去表达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我们这个组织名字虽然叫Vire,客户会叫维尔,实际上成立初衷是常胜的愤怒。”
      
      “我没看出来哪里有常胜,愤怒倒是能感受到,怎么觉得这是个精神病集中营呢?”
      
      “每个人对于这个名字有不一样的理解不也正常吗?”
      
      “那倒是,那你接着说,你的代号是怎么来的?”
      
      “自从我进了组织,一直以来都是叫打杂的,没有名字,没有什么来历。伤好以后,就开始接受训练,差不多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组织内部的全部考核。”
      
      “那你学习能力挺强的。”
      
      “还行吧,在完成考核以后,我就接了我的第一个任务。组织内部的规定是,只有完成任务的
      人才有资格拥有名字。第一个任务结束后以后,我有了这个代号,Vic。所有的组员的代号,都不一样,但是只有以V开头的代号,是被组织认定的,可以信任的王牌军。我曾经也疑惑过,为什么,我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资格成为王牌军的一员。”
      
      “当时的你有多大?”
      
      “十五岁。组织的规定和等级制度很森严,大多数的时候,只有听从命令的份。我刚加入组织的时候,算上我自己,仅有12名可以被称为王牌军,再后来我也是慢慢的听了里面几个老家伙的话,才知道第一次完成20单任务的人,可以有一次向组织提问的机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在组织系统内部,积极的完成任务,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我就完成了二十单的任务,再提问题之前,我也纠结过,我到底要问什么样的问题。毕竟是年少轻狂,于是还是问了,给出的答案却是荒唐的一塌糊涂。”
      
      “给出的答案,你很不满意吗?还是说你觉得,他给你的答案有点荒谬。”
      
      “我问的是Vire的首领,可是首领却派了一个顾问回答我的问题,问题的答案就只有简短的几个字,‘因为你身上有股冷冽的气息。’你说荒不荒唐?”
      
      “是有点荒唐。”
      
      “在组织里待的久了,对于组织里的规矩也越来越了解,组织里面年龄到了三十五的王牌杀手,都会退役,当然还有一种退役方式,完成任务量,达到五百,也可以自行选择是留下还是离开。我十五岁开始,就一直留在组织内部,很想出去看看,二十七岁的最后天,我接了一单,一个女孩目睹了我所做的一切,那个眼神我印象太深了,直到现在也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掉。我回了组织,看了一下自己的记录,还差三单,就够五百了。”
      
      “于是你就打算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尽快的完成任务,好快点离开组织是吗?”
      
      “是的,你说的没错。在执行任务的闲暇之余,我还秘密侵入组织的总部,收集了一些资料,其中就包含我这个Vic的代号。也发现了我至亲离世时的一些资料。”
      
      “那个组织的颜色是什么?黑色的吗?”
      
      “老板娘,你怎么这么问?”
      
      “你以为是柯南的现实版吗?你又不是宫野志保,也不是香缇和基安蒂,这是真实的生活,又不是真的有酒厂这种组织。况且,琴酒那个组织里,假酒比较多,怎么你们也有卧底吗?诶,动漫更新到哪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说组织的首领到底是谁啊,有时间去看看。”
      
      “。。。。”
      
      “好了,早点睡,我明天早上起来以后叫你。”
      
      许梦白心里面有点无奈,怎么也没想到,老板娘能把自己说的这些事儿,和柯南联系到一起。也对,即便是经历了许多的自己,现在想来,都觉得一切不真实,她觉得有些跳脱现实,也是应该的。
      
      “我留下来,真的,不会给她带来麻烦吗?”
      
      许梦白坐在沙发上,看着叶瑾澜从厨房续了杯水,拿着板夹和钢笔上了楼,侧额头用余光扫了下许梦白,没说话,直接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的叶瑾澜根本没有表面上装的那般的冷静沉着,放下板夹和茶杯,赶快打开电脑,搜索了Vire这个词条。网页上面的词条内容只有简短的几条,其中在线翻译倒是占了好几条,还有什么化妆品的系列名字,至于有用的信息一条都没有。
      
      叶瑾澜坐在床边,喝着杯里面的茶,想着许梦白所说的内容,从他的话中,看不出有什么破绽,有些细节仔细想想也挺吓人的。能确定的是他跟自己所说的,一定是很外围的信息,涉及机密的内容,要么是他还没查到,要么就是他也知之甚少。令人欣慰的是,他不再回避自己的过去,选择了对自己开诚布公,于他来说应该不单单是卸下包袱这么简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