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以后
      
      这场谈话,在意料之中,夜瑾心里,至少是这么想的。
      
      老师郑绣站在班级门口等她,只能加快脚步走到外面。
      
      “老师,让您久等了。”
      
      “没事儿,你跟我来吧。”
      
      跟着她去了办公室,办公室里面没有很多人在,只是格子间依旧存在。狭小的格子间,摆着一个皮质的椅子,还有一个塑料的板凳。她没坐下,只是从抽屉里面抽出来一个纸杯,又拿了一个茶包放进纸杯,准备去饮水机那里接水。
      
      “老师,不用了,我回去取一下自己的杯子,马上回来。”说完蹑手蹑脚的,从老师办公室离开,跑着回了教室,悄悄拉开教室的门,男生则是拉帮结伙的聊天,女孩子前后座聊天好不热闹。赶紧在自己的位置上拿了水杯,接了点热水,又折回老师的办公室。
      
      郑绣看夜瑾回来拉开凳子,“坐吧。”一边用手晃动鼠标,点开一个表格,夜瑾瞟了瞟,那是这次期末考试的班级排名。眼睛从上到下,飞快的看着,找着属于自己的名字。
      
      “这是这次期末考试的班级排名,其实,怎么说呢,你的成绩有了很大的进步。”
      
      “啊.....啊!进步,是吗?我....我没找到自己的名字...\"
      
      “你在我这儿,别紧张,放轻松。第一次月考的时候,你的成绩不是很理想,你还记得吗?”
      
      夜瑾咬了咬下嘴唇,眼睛不再盯着电脑屏幕,而是盯着自己手中拿着的那个杯子。“我记得,当时分班的时候,是班级第三,第一次月考,成绩掉到20了,也是我第一次,数学考了个个位数。要不是其他的科目,帮着拽着点分,可能,会是班级倒数第一吧。”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咽了口口水,接着说道,“可是这个结果也不是我想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偏就在第一个月请了差不多半个月的假,在学校的时间太短了。”
      
      “你还记得你军训的时候,跟我聊天说过的话吗?”
      
      “记得,您问我的梦想是什么?当时我给的回答是,想学播音主持专业。现在看看,以前是因为不配,现在是因为没资格。”
      
      “不是,你现在的成绩还不错,你只要努力的坚持,一直努力学习,等你高考的时候,完全可以选择更好的学校不是吗?”
      
      夜瑾不说话,眼神的聚焦,从手上的杯子,转移到了电脑屏幕上,自己的名字的位置。
      
      夜瑾脑子里面闪过了很多的画面,比如在她放学后家里不停地争吵;比如因为争吵那个被自己称作父亲的男人推了母亲一把,母亲的那条并未受小儿麻痹影响的好腿,骨折了,绝望的哭着;比如无休止的叫骂;比如震耳欲聋的音乐公放声,彻夜不绝;比如每一个邻居看向自己的眼神何其复杂;比如每一个彻夜难眠的夜晚靠在床头看着外面的月光流眼泪;比如那个寒冷的冬天,决定放下所有的一切赴死.....
      
      “老师,你说,人的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我是不是就这么过了?”
      
      “我的老师,以前给我们讲过一句话,说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每个人两杯酒,一杯是甜酒,一杯是苦酒。不论怎样选择,是先甜后苦,还是先苦后甜,那杯酒就摆在你的面前,它是属于你的,你总是要把它一饮而尽的。”
      
      “所以是不是每个人,都逃不掉啊?”
      
      “如果现在的所有辛苦,就是为了让你觉得以后的日子很甜,那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啊。”
      
      “可是这样的日子的,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如果你一会执着于时间是否会过去,或者说你总是希望快点结束这一切,这一切纠缠你的时间会越来越久。相反的,你怎么不考虑换个角度看待问题呢?”
      
      “怎么换角度?”
      
      “为什么不把它变成你改变未来的转折点?为其努力,使之成为你的目标。”
      
      “真的会改变吗?”夜瑾的眼神空洞,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睛没有任何神采,能看见眼泪在眼眶打转。
      
      “只要你想去改变,一定可以的。”
      
      高二的第一学期,夜瑾依旧努力的挣扎向前,要说最大的不同是,她再也不在数学课上睡觉了。原因,是高一下学期的三角函数拯救了她,上面的内容她很喜欢,另外,小学的时候学了一点点美术,对于立体几何对她并不算难。经过了一学期的努力,数学成绩有了长足的进步,能从原来的个位数,到后来的机近及格。
      
      哪怕是这样,夜瑾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过得更好。
      
      天气刚刚变冷的时候,借由说出去看书的功夫,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去了姥姥家。
      
      姥姥家是棚户区,那里也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常常选择居住的地方。推开沉重的木门,走进去,是一个黑暗的小回廊,把车子推进去,锁好车子,摸索的向前走着。因为是一楼,伴随着常年的在阴面,哪怕是在北方,墙壁摸上去总是湿湿凉凉的,刚走了几步,就看见走道尽头的门被推开。姥姥出来一看,是夜瑾来了,愣住了。“你怎么来了?”
      
      “今天学校没有课,过来看看。”
      
      “那你进来吧。”
      
      一个老人,身体硬朗,只是常常有些腰痛。推开厨房和里间的门,发现屋里面坐满了人,舅舅一家三口和大姨、表姐也都在。所有人看夜瑾来了,脸上的表情变得生涩、复杂,原本说笑的拉家常,或是互相吹着牛说自己买了什么样的首饰,买的这双鞋是什么名牌,花了多少钱,直到夜瑾踏进屋子的那一刻,一切归附于安静。
      
      先张嘴的是大姨,“呀,夜瑾来了。”
      
      “嗯,我来看看我姥。”
      
      舅舅的妻子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烦,扯着嘴角尴尬的笑了一下,更确切的说,是不屑。
      
      “你妈怎么没来?”
      
      夜瑾哑了口,没有回复大姨的话。
      
      “不是我说,怎么,以前天天都能来,现在就来不了了?”
      
      夜瑾被顶了一句,噎得够呛,紧接着一句一句又一句,夜瑾到后来索性不反驳,任凭他们把话说完,没有了说话的意思,才说上这么一句,“我今天过来,只是来看看我姥,身体怎么样。至于我妈,你们不知道什么情况,算了,我也不说了。”
      
      “我妈的身体怎么样?被你们家气的,还能有好吗?你知不知道,你姥都住院了。”
      
      夜瑾看向姥姥,姥姥背过身去,像是不愿回答这个问题。“那现在还好吗?”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不好能站在这儿吗?”
      
      夜瑾再次陷入沉默,不愿意说话。小屋的锅炉子,正做着一口锅,蒸汽灌满了整间屋子,沸腾的水滋滋作响。夜瑾脱下身上穿的外套,直接去了厨房,把中间的门带上了,我小声问了姥姥,“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事儿啊?”
      
      “没啥,你妈怎么就不来呢?”
      
      “你放心吧,我妈还好,我会照顾好她,你一定要注意身体。”
      
      “你妈就这么怕他?”
      
      “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儿。”夜瑾别过头,每次一谈到这件事儿,总是伤心,眼泪总是在眼眶中打转。“里面的水开了,走吧,进去下饺子吧。”
      
      隔着门,夜瑾都听见了那句刺耳的话,“她怎么来了。真是......“
      
      推门进去,就像是没有听见说什么一样,打开锅盖后,水蒸气迅速升腾,直冲面部,一时间闭上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流淌,用手胡乱擦了擦,迅速把饺子下到里面。然后用笊篱轻轻推动饺子,防止粘连。桌子已经放好了,过了一会,饺子熟了,大家三言两语的,每句话都夹枪带棒,这顿饺子,吃的太累。放下筷子,看看表,把自己的碗筷,捡进洗手池。
      
      这一带的老城区的建筑,其实是解放前的日式民居,居民用水都来自地下,进了十月份,那水是冰凉刺骨的。伸手拧开自来水的水龙头,本就气的不轻,凉水一激手边的更凉了,迅速刷干净碗筷,放进碗橱。“姥,碗筷洗干净放进去了,时间不早了,我得早点走了,回去还要做作业。”说完,用墙上挂着的毛巾草草擦了擦手,推门进屋,很快就穿好衣服了。
      
      “姥,大姨,大舅,我走了,你们慢慢吃。”
      
      我姥从头跟到尾,要送我,我拦下来了,在小走廊上告诉她,“你回去吧,放心吧,我不会让我妈有事儿的,快点回去吧,饺子该凉了。”
      
      夜瑾把自行车倒了出去,木门带上,推到小巷口,骑上车,头也不回。
      
      只是这一路上,她骑的很慢,原本十五分钟的路程,半个多小时以后,才到家。
      
      到家以后,母亲等她进了屋,关上房门用气声问她,“还好吗?”
      
      “嗯,都好。”
      
      “是不是很冷?”
      
      “没有,生着炉子,还算暖和。”
      
      “你们都说什么了?”
      
      “我大舅和大姨他们都在,一直在听他们说,大家过得都挺好的。”
      
      “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没有啊,真的挺好啊。还在那,吃了十多个饺子呢。”
      
      “他们对你的态度怎么样?”
      
      “一切如旧,没变化,放心。”说着,一边安慰她,一边把手放在她手上。
      
      “手怎么这么凉?你回来的时候,没带手套吗?”
      
      夜瑾摇摇头。“不是,帮着刷了两个碗,水有点凉,等下捂捂就好了。”
      
      “那我给你烧点水,你喝点水,暖和暖和。”
      
      入夜,夜瑾躺在单人床上,望着距离自己很远的天花板,白天的一幕幕重新闪回眼前,起床,翻出那个小的笔记本,翻出空白页,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这样的亲情像是负担,重重的压在我的肩头,压的我无法呼吸,更觉得是一种负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奶奶重男轻女,这样的命运,真的有点可悲。
      
      今天的饺子,不好吃。”
      
      重新回到床上,爬回温暖的被窝,白天的回忆,追着她不放。望着天花板,眼泪一遍一遍的溜下来,自言自语了一句,“我没做错,即便,以后,还是像这样,我也依旧会这么做。”
      
      睡前擦干净眼泪,翻了个身,强迫让自己睡去。
      
      只是,那个在寒风中独自承受,泪流满面的女孩,没人在乎她的眼泪,也没人给她擦干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