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麒唯哭够了后,才和麒零分开。
      
      “麒零,你怎么样了?受伤了吗?”她问,因为麒零身上的衣服还破烂着,还带着血迹。
      
      “哦,这个啊……”麒零看了看自己,片刻后笑着说,“没有什么的,我没有受伤。”
      
      “可是……”麒唯皱眉,“这血是怎么回事?”
      
      “这血是……”麒零卡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要是让姐姐知道他昨晚上差点死掉,保不准她又要哭一场。
      
      “说实话。”麒唯一脸严肃。
      
      麒零最是害怕姐姐这种模样,支支吾吾地说:“昨天来了好多……魂术师,还有……神音,她也是一个魂术师。他们到这里来抓什么冰什么魂兽,结果……来的不是这一个,于是就……这样死了。神音带着我逃命,结果她也死了,最后我也快死了……”
      
      他看了看姐姐的脸色,见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有个人救了我,那人说他是七度王爵,叫银尘。我是他的使徒,所以现在我现在是个魂术师了。”
      
      但是麒唯把注重点放在了前面:“你是说……你快死了?”
      
      “……是。”
      
      “你……”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生气,毕竟弟弟才死里逃生过,现在最需要的是安慰。
      
      “对不起,”麒零委委屈屈地说,“姐姐,我不应该……”
      
      “你不用道歉,”麒唯认真地对他说,“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应该带你走的。”
      
      她当初就应该带他走的,这样他就不用陷入危险之中了。
      
      “不,这不是……”
      
      麒零连忙解释,却被麒唯转了话题:“你现在是王爵大人的使徒了?还当上了魂术师?”
      
      “是。”他的注意力果然被转走了。
      
      “那姐姐恭喜你了。”麒唯笑着祝贺。
      
      麒零非常向往魂术的世界,这件事她一直都知道,但魂术这种东西只有那些大家族里才有。
      
      她和麒零见到过的只有那个只会用魂力打水的婆婆了,当然,有时候自己累了的时候也会想一下——要是能用魂术打水就好了。
      
      “对,而且我还有魂兽。”麒零有些骄傲。
      
      “是吗?”麒唯为弟弟感到自豪,因为魂兽只有强大的魂术师才能捕捉到,这说明麒零的天赋很强。
      
      “当然了。”他的身后响起了“碰”的一声,然后出现了一个长着翅膀的狮子。
      
      此时这位高傲的魂兽打着响鼻,用鼻孔看着两人,尾巴晃啊晃。
      
      “姐,隆重向你介绍,”麒零变得正经起来,“这位就是我麒零——七度王爵使徒的魂兽——苍雪之牙。怎么样,威风吧?”
      
      “嗯嗯。”麒唯重重地点头,“我很高兴。麒零你真的是太棒了!”
      
      “要摸摸吗?”麒零拿起她的手放在苍雪之牙的鬃毛上,“怎么样?很舒服吧!”
      
      “不错!”麒唯眼前一亮,这样的皮毛加上魂兽的名头,肯定能卖不少钱。
      
      苍雪之牙因为被人称赞而开心叫了一声。
      
      因为镇子被毁了,没有落脚的地方,还有那位王爵大人要麒零去森林里等他,所以两人决定去附近的森林里。
      
      “……所以,你不会收它?”麒唯皱眉。
      
      “是。”麒零站在苍雪之牙的身边,小小的一只,很可怜。
      
      “那要怎么办?”她看着这只魂兽,有些为难。
      
      苍雪之牙觉得那个女人肯定在想着什么不好的事情,重重地哼了一声后偏过了头,脚脚也往现任铲屎官那里挪了挪。
      
      被毛簇拥着的麒零觉得痒痒的,默默离自己的魂兽远了一点。
      
      “算了,”麒唯看了看苍雪之牙的身躯,“直接去森林里吧,反正不能收回去。”
      
      走出去之前,麒唯和麒零一起向一片废墟的镇子鞠了一个躬……
      
      虽然姐弟两个常年处在老板娘的剥削下,镇上也没有什么人帮助到他们两个,但是姐弟两能有一个栖身之所,也是全亏了镇上的人。
      
      福泽镇的驿站乃至整个镇子都被粉碎了个彻底,有些人出了这里到别处生存,只有一些走不动的老人还留在原地。
      
      说是福泽,但是这福泽一直没有落下来。
      
      麒唯去赶了马车过来,里面的物资足够三个人过好几个夜。
      
      麒零身上的衣服需要清洗,她叫他换上了带回来的新衣服。
      
      “姐,好看吗?”麒零穿上后,从大树后面走出来,问麒唯。
      
      这衣服是现下尤里斯托城里最流行的,很受城里年轻人的喜爱,而且,麒唯觉得弟弟穿上之后肯定会变成一个万人迷。
      
      现在看来,她的想法是对的。
      
      “好看。”麒唯忽然有些心酸,麒零在这三年里长成了一个大人了。
      
      “那这衣服……”麒零把挂在树枝上的占满了血污的衣服拿下来,两眼亮晶晶地望着她。
      
      麒唯有点忍俊不禁,以前麒零就说将来有钱了就要穿一件扔一件,而现在他想要付诸行动。
      
      她当然会答应他的请求:“可以,现在我们有钱了。”
      
      麒零笑着把衣服扔的老远:“耶!”
      
      到中午的时候,麒唯架起了简单的火架,从马车里扒拉出一个铁壶,叫麒零去装了水后,挂在她绑好的铁丝上,开始烧水。
      
      因为没有锅,也煮不了汤,所以两人吃的是麒唯带回来的面包。
      
      麒零几口就搞定了一个,还没咽下去,手就抓向了下一个,没想到翻车了。
      
      麒唯哭笑不得,拿着水袋递给噎住的弟弟。
      
      喝了水后,麒零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麒唯胃口很小,吃了一个便不再吃了。
      
      苍雪之牙对这素食完全不感兴趣,趁着两人吃饭的功夫,去森林深处带了一只野猪过来,但是麒唯觉得这太麻烦了。
      
      “你要是太饿了,可以找点容易熟的食物过来。”她说,“这只野猪要弄很久才能吃。”
      
      苍雪之牙只得恨恨地将嘴里死了的野猪丢下,旋即进了附近的一棵大树后面,大大地嘶吼了一声。
      
      一会儿后,它从树后面出来,眼神示意麒唯过去看看。
      
      麒唯:“……”不知道怎的,但就是知道这眼神的意思。
      
      她拉着正摸着胸口的麒零一起过去后,发现了满地的鸟。
      
      麒零立刻上前夸奖:“哇,你真的是太棒了!”
      
      苍雪之牙扬起头,一副“算你识相”的样子,随后又眯眼看了看那个女人,尾巴摇得很欢。
      
      麒那个女人唯脸上露出了笑意:“不错,你还挺有本事的。这鸟今天就全部弄了!”
      
      说着,她去捡地上的鸟,“好在我买了调料带回来了,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把这鸟弄得更好吃了。”
      
      “啊,你也算有口福了。”麒零靠在苍雪之牙身上,说,“我姐姐的手艺可是很好的!在镇上可是出了名的!”
      
      苍雪之牙看着麒唯离去的背影,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跟了过去。
      
      没做准备的麒零差点跌倒在地上。
      
      麒唯先是将捡来的几十只鸟处理干净后,一边把调料抹在鸟的全身上下,一边叫麒零拿出了一块铁片放在火上面,待烧热后倒油。
      
      油热后,她把腌制好的鸟放在铁片上,香味瞬间传来,滋滋的声音不断地响着。
      
      苍雪之牙趴在地上,痴迷地闻着香味,等着投喂。
      
      当鸟肉入口后,它决定要爱上这个女人……的厨艺。
      
      麒零也吃的很欢,吃完一只后,称赞说:“姐姐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是吗?”麒唯笑眯眯,手中动作不停,“那你多吃一点。”
      
      “好。”
      
      苍雪之牙有些不满,但很快就被食物给俘获了,立马将不满抛在脑后。
      
      麒唯这次回来就是要接麒零去尤里斯托城定居的,但是现在弟弟成了使徒,这个愿望是实现不了了。
      
      她听说过这样一句话,王爵和使徒两人是不可分割的,所以,要是自己想和麒零生活在一起的话,就得要跟着他们。
      
      夜色渐渐浓郁了起来,无数参天大树的阴影将地面遮盖,
      
      麒唯和麒零坐在篝火边,两人身上各自披了一块毛毯,相顾无言。
      
      苍雪之牙在旁边闭着眼睛,发出了呼呼声。
      
      他们现在在等着七度王爵过来。
      
      “姐,我想睡觉了。”麒零打了个哈欠,眼睛里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
      
      “再等等吧!”麒唯拨了拨火,轻声说,“要是你困的厉害,就靠着我睡吧。”
      
      “不用了。”他摇头,“我现在已经长大了。”
      
      “那……好吧!”麒唯有些失落。
      
      又陷入了安静之中。
      
      正当她想着这位王爵大人不会来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我回来了。”
      
      “啊!你回来了!”麒零立刻精神了起来,站起来惊喜地说:“姐,救我的人来了!”
      
      麒唯有些无奈:“我知道了。”
      
      她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如同天神的脸,还有那一头银发。
      
      麒唯愣了愣。
      
      “姐?”麒零叫着,“你怎么了?”
      
      “嗯……啊,我没事。”
      
      她有些尴尬地笑笑,站起了身,对着对面的男人伸出了手:“你好,我是麒零的姐姐,麒唯。”
      
      “你好。”王爵大人笑了笑,说,“我是银尘。我听麒零说起过你。”
      
      “啊……是吗?”麒唯有些受宠若惊。
      
      “嗯。”银尘点了点头,“毕竟快要死的时候还叫了姐姐的人我第一次见。”
      
      麒零脸色爆红:“啊!银尘,你在说什么啊!!”
      
      “我很高兴,麒零。”麒唯笑得眉眼弯弯。
      
      “……嗯。”他忽然淡定了下来,说,“姐姐高兴就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