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月光下的森林格外静谧,三人围着火堆坐着。
      
      麒唯问:“王爵大人用过晚餐了吗?正好还有些鸟肉,可以烤来吃。”
      
      她对面这位王爵大人还没回答,就见他肩上的一只像蝎子一样的小魂兽抓着他的头发,在耳边说了什么。
      
      过了一会后,王爵大人颌首:“多谢。”
      
      “不过,”他蹙眉,“叫我银尘就好了,不用叫王爵大人。”
      
      “对呀,姐姐。”麒零也说,“不用那么麻烦的,银尘可是很平易近人的!”
      
      银尘:“……”
      
      “那好的。”麒唯对着银尘肩上的魂兽,轻轻眨了眨眼。
      
      烤架被重新支起来,滋滋的声音在这空荡的天地里响起,香味一下子爆发出来,钻到了鼻间。
      
      就连睡着的苍雪之牙也睁开了眼睛,看向香味传来的方向站了起来,走到麒唯身旁盯着烤肉。
      
      麒零在旁边帮着忙,顺便给银尘介绍他姐的手艺:“……我姐的厨艺在镇上可是数一数二的!那些外地吃惯了美味的人就是冲着她来的……”
      
      “嗯,我知道。”银尘打断他的话,“你不用再说了。”
      
      麒零嘻嘻一笑,也没在介绍了,而是拿起麒唯刚刚烤好的肉递给他:“喏,吃吧!”
      
      “谢谢。”银尘接过。
      
      肩上的雪刺有些迫不及待,“吱吱吱”的叫着。
      
      银尘轻笑着撕了一小块,拿到它嘴边。
      
      雪刺一口吞下去后,更加兴奋了:“吱吱吱——”
      
      “你觉得好吃啊。”银尘说,“那我等下尝一尝。”
      
      “吱吱吱!”嗯嗯,你最近瘦了,要多吃一点!
      
      “可以。”他回答。
      
      麒唯见肉烤得足够多了,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拿出手帕擦了汗。
      
      她看向另一边,银尘正在吃烤肉,麒零在他身边在说些什么,离她最近的苍雪之牙张开了大口,像是要吃的。
      
      “已经没有了。”麒唯微笑,“而且你太胖了,不宜吃夜宵。”
      
      “嗷?”苍雪之牙有些懵。
      
      因为吃烤肉吃多了会有些腻,所以麒唯从马车里拿出了两瓶果酒出来,这些原本是要到镇上卖的。
      
      她走到相谈正欢的两人旁边:“银尘先生,要喝果酒吗?”说着,还晃了晃手中的酒。
      
      银尘看了麒唯一眼,摇了摇头:“不了,我不怎么喝酒。”
      
      “那是我的疏忽了。”麒唯双手下垂,连带着酒水晃动,发出清响。
      
      “麒唯先前是在做商人吗?”银尘手中突然出现一团水球,在手指间穿梭着。
      
      麒零想搭话却被麒唯拦了下来。
      
      “是的。”她点头。
      
      “那你可不可以不用这种在商场上用的招数来试探我?”银尘手中水球在月光下变成碎冰从指间滑落,他的眼眸变的深沉,“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谈话方式了。”
      
      “银尘你……”麒零有些气愤,却被姐姐按了下去。
      
      “这确实是我的错。”麒唯道歉,“我下意识地用了我最妥当的方法来向你问话。”
      
      银尘看了一眼麒零:“是在担心他吗?”
      
      “没错。”麒唯苦笑,“我以为等我赚到大钱了,就能带着麒零去尤里斯托城定居,房子都已经买好了。我决定在那里开一个面包店,接下来就看着麒零结婚生子,然后过完这一生。”
      
      “但是我没想到,”她低头看了一眼抬头看她的麒零,“你竟然会成为使徒,要离开我了。”
      
      “姐……”
      
      “所以,我想请问王爵大人——”麒唯看着那个做裁决的银发青年,“我能跟着你们一起吗?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能给予你们帮助。”
      
      “比如——”银尘看她。
      
      “比如钱。”麒唯心里忽然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答案会非常得银尘的欢心。
      
      “可以。”果不其然,银尘点头了,“但是因为我和麒零身份的特殊,所以我会提前告诉你落脚点在哪里。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跟着。”
      
      王爵和使徒深入的地方,普通人是进不去的。
      
      “谢谢你。”麒唯斟酌了一下,“银尘。”
      
      “不用……”
      
      银尘刚想要说话,却被麒零打断:“银尘,你是说只能我一个人跟你走?”
      
      “对,王爵和使徒本就很亲密。”银尘朝他笑,“你昨天晚上不是都问我了吗?”
      
      这种关系可以是亲人、爱人等之间的关系,但是现在看来,麒零对他姐姐的感情比王爵和使徒之间的感情还要深刻。
      
      这是怎么回事?银尘忽地有些不解。
      
      “啊?”麒零委屈,“我以为使徒还可以带家属一起走呢。”
      
      银尘:“……”
      
      麒唯:“对不起,他有点傻!”
      
      ————
      
      因为早在昨晚就赐了爵印,所以帝都可以迟一些去。接下来要到的地方是雷恩城,那里有一处魂塚,而且听闻那里新生了一个强大的魂器,此次前去,就是要拿属于麒零的魂器。
      
      但是现在要解决的是怎样收回苍雪之牙。
      
      “这样不是很威风吗?”麒零看着苍雪之牙那么大的身体,赞叹着说。
      
      “但是它等会就会没有力气的,明天肯定走不动路。”银尘解释,“已经认主的魂兽不能依靠休息和吃饭来恢复魂力了,只能呆在你的爵印里才能恢复魂力。”
      
      麒零赶紧跑到苍雪之牙前面,用屁股对着它:“快!自己进去!要不然明天没肉吃了!”
      
      他还对感到奇怪的姐姐微笑,又扭头对后面没动静的苍雪之牙叫着:“你怎么不进去啊?”
      
      麒唯:“……”
      
      银尘扶额,这是哪里出来的傻子啊?
      
      “咳,把你的魂力往爵印聚拢,和它的魂力进行感应。”
      
      “哦哦!”
      
      麒零有心想在姐姐面前耍个帅,可是他没有听懂,也不能问银尘,因为那样会让姐姐觉得他是个笨蛋。
      
      于是他只能咬咬牙,回想昨晚上银尘的话,感应着自己身体里的魂力流动。
      
      空气里传来一声轻轻地炸响,苍雪之牙变成了一阵白雾,卷动着进入他的身体。
      
      实在是神奇了!麒零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魂术师的世界吗?他好喜欢。
      
      麒唯同样也是目瞪口呆,忽然就明白了麒零为什么想要成为一个魂术师。
      
      ——这很令人向往。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后,银尘决定还是坐着马车去雷恩城比较好,于是他坐在车里指明方向,麒家两姐弟就驾驶着马车往他指的方向走。
      
      麒零头一次驾马车,兴奋极了,直直地看着前方,手里拿着缰绳驾马从福泽镇外的森林离开,一直往西进发。
      
      看来男孩子对马车这一类的东西都很感兴趣呢!这让麒唯第一次做了一个甩手掌柜。
      
      路程有些长,银尘趁着这时间给两姐弟科普着王爵和使徒的知识,免得自己这个不着调的使徒丢了面子。
      
      “……王爵和王爵之间很少往来,历来的王爵要么孤身一人,要么身边跟着使徒。除非白银祭司下达任务,需要王爵们互相协助完成任务,否则王爵们平时都不会相见的。”
      
      “为什么?”麒唯疑惑,“王爵大人不是在同一个地方住吗?”
      
      “对啊!为什么?”
      
      银尘:“……”
      
      “不,我们不在同一个地方住。”他耐心解释,“要是在同一个地方的话,那么这个地方会随时被魂力破坏。有些王爵是很好战的,所以麒零你千万不要惹事。”
      
      麒零:“我那么乖,怎么可能会给银尘你添麻烦呢?”
      
      不,你是傻。银尘没说出这话,而是接着说:“除了一度王爵有三个使徒外,其他王爵都只有一个使徒。麒零是我的使徒,就是下一任七度王爵。”
      
      “那要怎样变成王爵?”麒零问,“等你死了继承还是你活着传给我?”
      
      银尘的头忽然有些发疼:“等、我、死、了。”
      
      “哦……啊!”
      
      “麒零,你怎么说话的?”麒唯弹了一下麒零的脑门,转头跟银尘道歉,“对不起银尘,都是我的错,我会教育好他的。”
      
      “没事。”银尘平心静气,恍若一个慈爱的天使,“我知道麒零的性格,很……与众不同。”
      
      “的确是这样。”麒唯肯定了他的说法,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才能把一个那么乖的弟弟变得有点傻了。
      
      难道是自己不在身边的原因吗?她看着麒零的侧脸想,不知不觉中,她的弟弟也要成长为一个大人了。
      
      在那三年里,麒唯常常会想麒零会长成什么样子,但是在看到本人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会长成这副模样。
      
      虽然英俊帅气,身材也强壮了不少,但是年龄和阅历摆在那里,还是带了点稚气。
      
      麒零赶了一上午的路,双手掌心被缰绳磨得通红,还有些破皮,火辣辣的。
      
      中午休整的时候,麒唯从马车里拿了药膏出来,涂在他掌心处。
      
      冰冰凉凉的,让麒零不禁缩了缩手。
      
      “别动。”麒唯一手拉着他的一只手,另一手从小罐子里抠出一团药膏,涂抹在伤处。
      
      麒零只觉得手心痒痒。
      
      涂完药后,麒唯收起药膏,把小罐子放进车里。
      
      “等下我来赶车,你昨晚没怎么睡好,等会就在车里歇一会,到了叫你。”她说着,拍了拍麒零的肩膀。
      
      “知道了。”
      
      吃完午饭后,麒唯驾车,在银尘的引导下到了雷恩城。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