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雷恩城是座海港城市,它恢宏的建筑群白得发光。
      
      一辆马车从白色建筑群中穿梭而过。
      
      “哇,真漂亮。”麒零感叹,从来没出过福泽镇的他一直没有见过大城市的模样。
      
      “的确。”麒唯目光深远,略过眼前的建筑看向海洋那边,“这座城市发展得很繁荣。”
      
      她问着后面闭目养神的男人:“银尘你和麒零应该有事吧?”
      
      要是去拿魂器的话,就要避开人群,偷偷地去拿。
      
      银尘睁开眼睛:“是的,我带麒零一起过去,让他认认路。”
      
      “那好,”麒唯笑着说,“我去驿站开好房间。”
      
      “麒零,”她叫着正盯着海鸟看的弟弟,“下车,银尘要走了。”
      
      麒零连忙下车,跟上了银尘,却时不时地回头看着麒唯,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才低头向前走着。
      
      “你很爱你姐姐吗?”银尘突然出声,把他吓了一跳。
      
      “嗯……对。”麒零叹气,“我好担心她,这是第二次分开了。”
      
      麒零十七年的岁月大部分是和姐姐一起度过的,对于他来说,姐姐麒唯已经是他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三年前麒唯决定去赚钱的时候,他一直想要是姐姐遇到了什么危险,自己也不想活着了。
      
      就算每个月都会接到姐姐的报安信,麒零也一直在担心着。
      
      “你把她看的很重。”银尘说,“不过你现在要试着放下她。”
      
      “为什么?”麒零很不解。
      
      银尘站在原地看他:“因为她的生命对于我们来说过于渺小,在成为王爵的路上,你将会抛弃她。”
      
      “你将会变得越来越强大,变得越来越冷漠。你注定会孤独活在这个世上——这就是神对我们的惩罚。”
      
      “所以,麒零,去适应孤独,那会对你有好处。”就像我一样。
      
      “那……你呢?”麒零红了眼圈,“你总不该……”
      
      “我不会孤独了。”银尘的声音轻不可闻。
      
      从我的王爵死去,从我的朋友死去,我就在这个世上孑然一身,可是现在我遇到了你。
      
      ——
      
      马车交给了车行来保管,车里的货物拜托了车行老板的朋友来卖掉,于是麒唯带着不重的行李来到驿站。
      
      驿站很好找,大门上面挂着两面旗帜,两盏精致的铜灯,进去的时候还能看到一些客人在喝酒聊天。
      
      麒唯走进大堂,问店家还有几间房。
      
      店家指了指快没有的房牌:“就剩两间了。”
      
      “那就两间。”
      
      麒唯给钱,拿了店家递过来的房牌,转身上楼去了房间门口。
      
      她站在门口思索:两间房三个人要怎么住?
      
      是银尘跟麒零一间还是自己跟麒零一间?
      
      但是确定的是,自己可以选择其中一间,接下来就等那两个人回来,三个人一起商量,这样的话没毛病。
      
      麒唯打开面前的这间房进去,把行李放在地上,走过去把窗子打开。
      
      今天是雷恩城的越城节,是祭祀神话里的海洋之王塞恩斯的节日。
      
      大街小巷里都是人,似乎城里所有的居民都出来祭祀这个掌管海洋的神,祈盼今年能捕到很多的鱼并且渔船能安全返航。
      
      麒唯没见过这么盛大的庆典,两眼发光,想着要是麒零回来了就一起去参加,听说晚上的雷恩城会更美丽。
      
      她下楼叫了一壶茶,一边喝一边等着银尘和麒零回来。
      
      在喝完了一壶茶外加吃了一盘甜点的时候,他们终于进了驿站大堂。
      
      麒唯跑过去带着两人去了房间。
      
      “这里只剩两间房了,所以银尘是一个人住还是和麒零一起住?”她开了门后,回头问银尘。
      
      银尘看了看麒零,说:“我和麒零一起住,他这么大了,和姐姐住在一起不太合适。”说着,他拉住麒零的手进了房间。
      
      “那好……”麒唯看着紧闭的房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奇怪啊……”她有些疑惑,但随即就被抛在脑后,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银尘可是王爵,才不会伤害是他使徒的麒零。
      
      麒零可能一时半会出不来,现在不能跟麒唯一起去庆典。
      
      她想着晚上还有庆典,所以决定先去睡一觉,等到晚上再出门和麒零一起去,但躺在床上睡得正熟时被麒零叫醒了。
      
      “姐,我们去参加庆典吧!”他站在房外叫喊,“银尘已经答应了。”
      
      “好。”麒唯大声回答后,打了个哈欠。
      
      等她用水洗了脸后打开房门,就看到麒零左右环顾,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周围。
      
      “怎么了?”麒唯伸手按着他的肩膀问,“这里有什么东西吗?”
      
      “我在看魂雾,银尘往我……”麒零一脸严肃地说,看她的时候却惊讶的不得了,“姐姐,你身上怎么一点颜色都没有?”
      
      麒唯:“你眼瞎了?”她这衣服没有颜色吗?
      
      “不不不。”麒零连连摆手,“我没眼瞎,我只是在看你身体里的魂力。”
      
      因为魂力充斥在这世界上的每一个地方,所以人的身体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魂力,而魂力的多少就代表着这个人拥有多大的成为魂术师的潜质。
      
      但是,他的姐姐身体里没有一点魂力,是是不可能成为魂术师的。
      
      “魂力?”麒唯狐疑地看他,“我这身体里能有什么魂力?”
      
      “你的身体里没有魂力。”麒零可怜兮兮,他还不想孤独一辈子。
      
      “那又怎样?我不是活得好好的……你怎么哭了?”麒唯手忙脚乱地擦掉弟弟脸上的眼泪,“都这么大了还在哭鼻子!等会银尘出来看你笑话。”
      
      “他、他睡着了,不、不会出、来的。”麒零紧紧抱住了她,“我才不会抛弃姐姐。”
      
      银尘那家伙就是在吓唬他!
      
      “是是,你不会。”麒唯安抚着他,“还要去参加庆典呢,放手吧。”
      
      白日温暖的海风吹拂着行人们的脸庞,将每个人的喜悦带去了远方。
      
      整座城市都挤满了人,麒唯和麒零两个紧紧拉着手才没被人群冲散。
      
       两人在街上逛来逛去,当夜幕渐渐降临,海风有了凉意后,他们才停下来仔细看着这个繁荣的城市。
      
      银烛灯火在照亮街道,璀璨的焰火在头上空绽放,船舷上有人在高声歌唱,海岸线上皇族们竖起的巨大旗帜在迎风飘扬,无一不在彰显着雷恩城的富饶发达。
      
      魂术高手们肆意地把自己的魂兽放出来,而周围那些居民们是习惯了这些贵族魂术师,眼睛里没有恐惧,只有羡慕和敬仰。
      
      麒唯因为见过苍雪之牙这只魂兽,对这些没有见过的魂兽很好奇,大概是做商人太久,脑子里只想着这些打上魂兽名号的毛能卖几个钱。
      
      一只鸟类魂兽忽然落在她肩上,尖尖的喙抵在脸上,都能感觉到刺痛感。
      
      周围的人见怪不怪,只有麒零放出了苍雪之牙,叫嚣着要和这只要伤害姐姐的魂兽打一架。
      
      魂兽的主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直没有出现,所以这只鸟类魂兽只能麒唯自己取下来了。
      
      麒唯平心静气,一把掐住它的脖子快速拿开,到了安全的距离后,才松手放开。
      
      那边的苍雪之牙已经准备发招让这魂兽推退开了,结果被麒零制止,因为麒唯没出什么事。
      
      “姐,没事吧!”他凑近去看她脸上有没有伤痕。
      
      “没事。”麒唯看着那只飞远的鸟类魂兽,“我又不怕它。”
      
      麒零没发现她受伤之后松了一口气,而后狂赞刚才的行为:“姐,你真厉害!连魂兽都不怕,我第一次见得时候可是很害怕的。我现在就不怕了,我有苍雪之牙保护我!”
      
      苍雪之牙很给面子地哼了一声。
      
      周围的人已经被麒零刚刚召唤出来的苍雪之牙给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刚才麒唯手掐魂兽,所有人都在看着面前这头巨大的双肩长出白色羽翼的银白狮子。
      
      “很好啊!”麒唯说,“等下让它拉风一点,让姐姐好好看看你。”
      
      麒零美滋滋地凑到苍雪之牙耳边悄悄说了自己的想法后,就见它怒吼一声,整个身体瞬间膨胀了一倍,一双巨大的白翼缓缓展开,翅尖的羽毛擦过行人头顶,遗下一块阴影。
      
      所有人都看到那只威武霸气的狮子两只前脚趴在地上,低下头让少年上去,而少年对着站在一旁的短发少女微微一笑后,翻身爬了上去。
      
      高高骑在狮子背上的英俊少年被天空中焰火照得棱角分明,下方卷动的气流将他一头漆黑浓密的头发吹得猎猎作响,整个人像是一个年轻的神衹,俯看世间。
      
      周围的人不断发出惊叹声,让麒零乐得不行,脸上得意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麒唯微笑着看着这一幕,跟着苍雪之牙向前行走,路过的人群对着这头魂兽和它的主人赞叹不已。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剑士大叔向麒零走过来。
      
      “小兄弟,你有一头了不起的魂兽啊!”他站定在苍雪之牙前面,说,“你是从帝都来的吧?”
      
      “请问,您是……”麒唯上前几步,替麒零回话,顺带介绍自己,“我是这位小兄弟的的姐姐。”
      
      “啊啊,我是雷恩第一世家天束家族的护卫领,这些日子,我们整个天束家族,正在为我们的小姐,也是当今帝都的小郡主天束幽花物色婚配的对象,刚才看见您的弟弟器宇轩昂,所以想邀请这位小兄弟去府上……”
      
      “谈婚事?”麒唯眼睛发亮。
      
      “不……不是……”剑士大叔没见过这么积极的人,声音都有些颤抖。
      
      “说的也是。”麒唯一听小郡主的身份就明白自己的弟弟根本就配不上。
      
      “也就是有个机会。”剑士大叔客气地说,“就当是去做客。”
      
      “可是我们明天有事……”没机会说话的麒零一开口就感觉到背后发冷。
      
      苍雪之牙振翅而飞,腾空之后就飞速地转过身。
      
      麒零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十几团光向自己冲撞而来,吓得两眼一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