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第 34 章 ...

  •   接下来的逃亡,才是这场行动最危险的地方。
      失去了幼崽的虫族,会丧失理智,不惜一切将入侵者全部杀死。
      这样一个战斗力强大的种族暴动,铺天盖地出现的黑色虫甲,出现在你面前的那一刻,也许离死亡也就不算遥远了。
      他们小队作为帝国s级的天才,自然不可能是作为炮灰的,也只有他们才能够在虫族的围剿之下依旧存在逃脱的能力。
      楚凌跑在最前面,她的精神力最强大,跑的最快,能够发挥的战斗力也最大,主要负责开路的工作。
      没有人敢回头看一眼,生怕那样的场景将自己生存的渴望全部破灭。
      楚凌想,如果是她自己,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杀死她孩子的人以同样的手段处罚。
      虫族这么多年之中,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事情,它们内心的痛苦又是多么深重。
      如果有可能的话,一定会选择让帝国付出同样甚至更加深重的代价吧。
      所以,不死不休,就是他们之间唯一的结局了。
      楚凌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至始至终她都不曾回头看过一眼。
      到了地面之后,就有了接应他们的人。
      有一只虫族差一点就要扯到楚凌了,在一声炮响过后,楚凌下意识地躲闪开,眼角余光瞥见了地面上的血液。
      她面色不变,迅速换上地面上完整的机甲,开始同其他人一起与虫族战斗。
      冲出来的虫族太多,在活着的人都上了机甲之后,他们便立刻撤退,一点时间都不敢多留。
      在这个过程中,楚凌心无旁骛,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心态。
      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像是蒙着一层迷雾,模糊不清。
      “楚凌,楚凌……”
      遥远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了过来,楚凌睁开眼睛,恍惚看到面前的亮光,海恩还有克莱因都坐在她的面前,嘴唇开合着不知道在说一些什么。
      楚凌很努力地想要听懂,却发现无论如何都听不见,整个世界都对她闭麦了一样,异常的安静之下,她本来应该感到恐慌才对,然而此刻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这么想着,她闭上了眼睛,眼前重新归于黑暗。
      海恩叹了一口气,上前检查过她的身
      体健康状况之后,蹙眉道:“看来精神上依旧还是老样子。”
      那次过后,楚凌的精神状态愈发的不好了,开始的时候只是嗜睡而已,到后来整日整日都在睡觉,并且还有持续加重的情况。
      保持原样已经是目前比较好的了。
      克莱因看着楚凌这样的状态有些忧虑:“到底发生了什么?”
      萨尔恰巧走了进来,那场行动属于军中的机密,不能与外人说。
      他也没有想到楚凌的情况会这样严重,那场行动中楚凌的贡献突出,虽然不能明面上嘉奖,但后面的升迁之路肯定会更加的顺遂。
      只不过如今这人的状况,什么升迁都只是后话了。
      海恩知道的情况是楚凌参加了一场秘密行动,所以在心理方面产生了过大的压力,而且精神力使用过度,身体的安全机制自动启动,通过睡眠的方式来进行恢复。
      但这长久的睡眠实在很难让人放心,如果有一天真的就这样长睡不起了呢?
      他甚至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米克,他马上就要生产了,不能够接受这样的刺激。
      斐济家族也帮着瞒米克,但他那样聪明的一个人,在战争宣布结束楚凌却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要求除非楚凌回来,不然就不肯生产。
      萨尔盯着病床上的楚凌看了许久,对其他人说:“你们先出去吧。”
      海恩和克莱因对视一眼,默默走了出去。
      萨尔是将楚凌从星际海盗中救出来的人,她最开始接触这个世界就是通过萨尔。
      楚凌的天赋高,性子单纯,萨尔出于自身的责任感主动要求成为楚凌的监护人。
      两个人生活过一段时间,不算长,但彼此之间也是有感情的。
      就像楚凌将他视作可以信任的朋友,萨尔也是把她当做孩子看待的。
      他也有四十几了,一直没有结婚生子,对待楚凌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就算没有经常见面,也一直关注着她的情况。
      萨尔拉着楚凌的手,声音轻柔:“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
      初出茅庐,都还不清楚战争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情况下,就接受这样的任务。
      并不正义,也不轻松,用自己全部的努力是毁灭另外一个种族的希望。
      对于一个还没有从军校毕业,心怀热血与正义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考验心理承受能力的事情。
      萨尔当初第一次接触这方面的事情,也是同样不能接受。
      然而最终还是这么过来了,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只有光明。
      他告诉楚凌他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可无论他说什么,楚凌都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直到他起身离开,楚凌依旧是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神色平静安详,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这样的瓷娃娃应该放在玻璃柜里面精心保存,却过早地体验了战场的残忍与喧嚣。
      海恩抵不过米克那边的压力,再加上楚凌这种情况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用,还不如交给家人,也许浓烈的情感能让她更快恢复。
      米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楚凌的,离开的时候还意气风发的人现在躺在病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海恩再三保证她没有生命危险,米克简直无法相信一个健康的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海恩也很愧疚,身为一个医生却无法对自己的病人做出有效的救治。
      “精神领域一直都非常的神秘,军方目前无法提供有效的方案。但楚凌身体各方面的极致健康,精神力充足,醒来的几率非常大。”
      距离上一次醒来已经度过了十五个小时。
      米克沉默,他如今躺在病床上,楚凌也是。
      两个人躺在同一片地方,莫名有些悲催的喜感。
      米克伸手握住楚凌的手,分别三个月了,她在军部的生活即使有人会传递给他,也终究没有亲眼看到的时候的冲击感大。
      这么一个性情温和开朗大方的人,却宁愿封闭自己也不想面对这个世界。
      米克觉得他应该怪她的,他和孩子都在这里等她,她怎么能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就睡着了。
      但更多的是心疼,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一个人发生这样大的变化。
      “你说你,要是不快点醒过来的话,孩子的取名权我就要给你撤销了……”
      虽然得不到回答,米克依旧坚持和楚凌说话。
      对于精神方面的病症,最好还是要让病人感受到来自家人的陪伴。
      他甚至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在这三个月中,每一次他想念楚凌的时候,都会这样做。
      对自己曾经最不想面对的怀孕,也渐渐接受,同楚凌一样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到来。
      孩子出生的时候,楚凌就会回来了。以这样的信念而等待着。
      预产期就在明天了,米克身体保养的很好。据医生的预测,这次的手术应该会很顺利。
      ……
      “起床啦,今天该去和祖母请安。”
      楚凌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妆容庄严的女子,迟钝道:“母亲……”
      “怎么回事,这么大了还赖床,”女子有些无奈,“今天可是你议亲的日子,快起来。”
      楚凌一开始以为她是在做梦,不然为什么会见到母亲。
      但她的意识非常清醒,对于自己在做什么有清晰的逻辑推理。
      在丫鬟的帮助下换上衣服,楚凌出门去给祖母请安。
      一路上遇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一切都让她心凉。
      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一定是噩梦。
      战争已经胜利了,米克和孩子都在等着她。
      她怎么能在这里浪费时间,祖母房里的嬷嬷回头看她,面色不满道:“大小姐,规矩一些。”
      明明过去没有多久,楚凌却觉得恍如隔世一样,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接受不了这个世界。
      如果她回来的话,是不是证明自己的身体已经死了?
      可是她记得最后的自己分明就是已经安全了。
      经过推测,楚凌觉得自己大概是精神力衰竭陷入了深度昏迷。
      想要醒来的话,必须要重大的打击才可以。
      楚凌的视线停留在了路边的树干上面,这只是一种猜测,有可能她就是真的死了,又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
      如果这一次出事的话,她一直以来重视的生命就真的没有了。
      赌一把吗?
      这几乎是不需要思考的事情,楚凌喊了一声:“母亲。”
      楚夫人随之回眸,她好像知道吗楚凌的打算,眼中有些悲伤。
      像楚凌记忆中一样,一如既往地支持她的选择:“去吧,做你认为对的事情,不要因此后悔,悲伤。母亲的宝贝,要一直好好的。”
      楚凌的眼前又回想起了在虫族洞穴里面残忍的一幕,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失落和不舍一下子涌了上来,为什么不留下来呢。这里才是你一直生活的世界,留在这里就不需要面对外面那些残忍的,你不想去做的事情了。
      可是。这里也没有米克啊……
      楚凌上前用力地拥抱母亲,在长大之后这样亲密的举动再也没有过了。
      即使她知道是假的,也想弥补一下曾经的遗憾。
      “母亲,再见了。”
      楚凌最后看了楚夫人一眼,闭上眼睛冲向了坚硬的树干。
      ……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