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3、有关大赛 ...

  •   说起来,柴可夫斯基大赛是世界知名的古典音乐大赛,为了纪念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而设立的,每四年在莫斯科举办一次。评审皆是遴选世界各地的音乐人,包括著名的演奏家、音乐学者教授、指挥以及之前的大赛得奖者。多是自己的偶像,负责评判参赛者的表现。
      
      话说回来,柴可夫斯基大赛还因为太过严厉的缘故,多了一点特色。特别是早期的时候,最多的一次奖项也不过八枚。甚至金牌从缺,那也是很正常的。当然,也有两位金牌的的情况。
      
      而对于像夏那样只是因为兴趣使然拉着提琴的小音乐家来说,这种大赛,反而是可有可无。不过是认识多点人,看一下其他厉害的人,水平如何。因此,在别人都紧张万分的时候,反而是夏金鸡独立一般,淡定自若,恍然自己不是参赛者的样子。
      
      这样的表现,让参赛者频频回头张望。而来找人的四位,也是很迅速的就找到了某个人。看着长长的,很有特色柔顺的乌黑长发到了臀部。一身素雅的青色长裙,好像春日里的朝阳一样,充满了气息的轻笑淡然,静静的等着自己出场,亭亭玉立。
      
      花泽类看见了夏,当时就想到了这句话,一股骄傲的心情在胸怀徘徊的同时。却是大步的向前,遮住了那些满是垂涎的眼神。
      
      好像是一种默契,夏双眸清亮的看见了身边的花泽类,笑弯了眼。花泽类看着台上的表演,问道“没有来迟吧?”
      
      夏没有说什么时候比赛,更没有通知花泽类。即便花泽类知道夏的意思,也没办法抽身。等到后面差不多要决赛了,这才赶着来了。不过看夏这么安静怡然,孤身一人,又不免心疼。夏摇了摇头,很明显的看到了另外三个拖油瓶“西门,美作。”
      
      另外一边闪闪发光似的某人,顶着大大的凤梨头,很是不满的吼道“呀,本少爷专门来看你,没看见我吗?”
      
      这一声大吼,惹来了不少的怒目。虽然几位都是样貌出挑的,但也不压不住一个败絮其外的大嗓门!夏连忙扭头道歉,让他们满意后扭过头来狠狠地瞪了道明寺司一眼。只是某人看着夏的双眸清亮,狠狠地动作,却是轻轻的勾着眼角,凤眸带着一些妩媚,不由呆呆的。很不留情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的憨实。
      
      “呦,小夏加油啊!”显然这个样子,让这些熟识的人,还是有些受不了。西门也习惯了道明寺这种情况的吃瘪,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对着夏道。
      
      “等拿到了冠军,回去好好的庆祝啊!”美作看着道明寺一副魂魄离身的样子,便是好笑的对着夏眨了眨眼,满是调皮的道。
      
      夏点了点头,拉着花泽类道“嗯,各位都坐下吧。马上就到我上场了。”
      
      花泽类宠溺的伸出手来,刚放到夏的头顶,顿了顿。夏有些恍然,却见花泽类一脸的可惜道“很漂亮,加油。”
      
      很显然,精致的头发,短时间弄乱了是恢复不过来的。本来两人标志的亲昵动作,也没了办法。虽然不爱头发混乱,可是习惯了,反而有些失望。也是顺从自己的心意,一下子拉着花泽类,在花泽类任君宰割的情况,夏也不管他人,仗着脚下的高跟鞋,吊起脚尖在一米八几的花泽类额头上亲亲一吻道“Lucky Kiss!”
      
      花痴的道明寺看着这一幕,瞬间脸黑了。一边总是恶趣味的美作道“可惜两个是兄妹了,要不然两个人还真的是登对呢!对吧,道明寺?”
      
      看着周边人也是赏心悦目的表情,道明寺连着嘴巴都是一抽一抽的,显然是不会回答美作的话。反而是一边的西门连忙的点头,煞有介事的道“恩恩,不过现在兄妹恋情其实也没什么啊?禁忌之恋,反而是最有趣的!真是期待呢!”
      
      道明寺憋着火,这对于这位火爆脾气的大少爷来说,可都是肆意妄为,舍天下唯一的霸气。只是对于花泽夏,这样的厉害,就被压下去了。想到刚才夏还要低三下四的对着那些刁民(?)道歉,实在是可恶!只是到底这么多年了,清楚花泽夏的性格,也就只能憋屈的忍着,转而拿着一百多斤的身体狠狠地压在了椅子上,惹得人多有意见。不过大爷都是转头,以犀利凶恶的眼神杀之!
      
      西门和美作见此,感觉到那些观众扫描的异样眼光,都有些丢脸的往外挪了挪位置。等到了花泽类回到座位的时候,虽然感觉道明寺眼光有些奇怪,不过想想,道明寺本来就是神经有点问题,也就没有搭理。更加难得的没有坐下就加紧时间的睡觉,反而是精神气爽,面色温柔,宛若童话里的王子一样。少了平时的忧郁,更添了一份贵气的嘴角噙笑,看着舞台上。
      
      当然,也没等多久,就看到了夏登台。素手芊芊,轻柔的拉起了琴弦,面上带着轻笑。是柴可夫斯基的《旋律》,节选于协奏曲《回忆留恋的地方》。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但对于夏来说,却好像是喝水一样的自如。在音准的把握和换把的准确上,连续跳音,夏都表现的很出色。连着严厉的评委,也是眼中含现着光亮,很是满意的样子。
      
      这本就是一首轻快欢乐的曲子,夏在柔顺轻暖的节奏中,加了自己的情感,在活泼的跳音中。一身青色长裙,带着春天气息的夏,就好像森林里的精灵,在花草树木之间环绕玩乐。从头到尾的轻快,弥漫了整个大厅,不少人都是闭上了眼,手指忍不住的跳动,好像进入了夏的那个世界,生机勃勃的。
      
      优美顺畅,轻快,柔顺,又富有激情,一曲落幕。不少人鼓掌,为之喝彩。评委连连点头,夏蹲身贵族一样,对于这首俄罗斯风味的曲子的一个赞成。
      
      结果并没有等多久,在花泽类正色相对,西门和美作的期待,还有一脸好像已经听到了结果,紧紧的握着手,绽怒青筋的道明寺中,夏向前一步,荣获了新一届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冠军。这对于一个才十来岁的女孩来说,她从头到尾的淡定,自然,到演奏时的沉迷和欢喜,都是让人为之赞叹的。
      
      不少的菲林不要钱的照射着,夏只是觉得,自己面前一片花白。连着脑门都是疼的,还好有着自己这些年的教养没有白费。即便如此,等不久后看到报纸上相比那些扭曲,奇异的脸庞,自己璀璨如花的笑脸,顿生安慰。
      
      不过此时,夏却没有这样的心思了。只是感觉到温厚的大手抓着自己,那股熟悉的感觉,夏终究没有拒绝的跟着低头跑了。等到自己气喘吁吁的时候,才抬头看见了某位竖立的头发,不由得心里一阵轻快,哈哈的笑了出来,不见一点的斯文。
      
      凤梨头,对于道明寺来说,还算是满意的。只是,这到底是基因原因,只要长出来,头发卷卷的,总是不好看。好在身份原因,加上道明寺霸道,说一不二的性格,也没有人敢在太岁爷上动土!当然,事事总是有意外的,就比如眼前的夏。因为不少听到这样的笑声,道明寺只是苦恼的抓着头,看着夏的笑脸,却是傻兮兮的一起笑着,一脸的满足。
      
      “道明寺!”夏抬头看着道明寺这么笑着,就感觉鸡皮疙瘩,搓着手臂道“你这样子好傻啊!”
      
      “什么!我傻?”道明寺很是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的人,要不是自己喜欢的,又是自己熟识的,任何人说了,估计现在已经没命了。不过还是很惊讶这妞的不给情面和在她心目中的印象,脸黑如碳,双眸可怜巴巴带着星眼的哀声道“大爷我很英俊潇洒!哼,难道我这样真的不好看?”
      
      本以为火爆脾气发怒的道明寺,结果像小媳妇一样的眼神,夏恶寒的转身即走,懒得搭理。

  • 作者有话要说:  抓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