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阴暗面 ...

  •   “签字吧!”安静的房间静到几乎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被昏黄光晕笼罩的他,脸色沉冷肃然。
      
      迹部修长的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只金色的雕花钢笔,锋利的笔尖随着他指尖转动的优雅姿态在昏黄的灯光之下划出锋芒而内敛的利芒。
      
      “桌上是离婚协议,签字后马上生效。我可以让你得到神奈川的私人别墅和每个月五百万的生活费,如果你坚持要上学我让管家安排你到英德学院就读……”
      
      他从来都不是个吝啬的人,虽然用钱解决问题是件很俗的事情,但能用钱解决的简单问题也不值得他过多的花费心思。
      
      “是不是即使见了面我也要装作和你不认识!”
      
      “是!”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坚定,雷厉风行是他的行事风格,优柔寡断一点都不符合他华丽的美学。
      
      “你并没有追上本大爷的直升机,我们的比赛,你输了。既然输了。就要遵守游戏的规则!”
      
      本堂夏妃不敢相信,这就是她痴痴喜欢了十多年的人,那个她从上一世便喜欢上的人,居然是个为了摆脱婚姻的束缚而逼新婚妻子签下离婚协议的冷漠无情的人。
      
      “我不会签的!”
      
      她有她的骄傲,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能成为他的妻子,成为他的爱人,可是他不屑。
      
      “还是不够吗?你还想要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拥有更多!本大爷赐给你永远的自由、无尽的财富、一生的安稳,除了这些你还想要什么?!”迹部屈着食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眸光凌厉警告道,“本堂夏妃,不要以为做了几天少夫人你就真的是迹部家的女主人了!能给你的本大爷都给了。”
      
      “你哪来的资格跟本大爷谈条件!”一句句话似尖刀深深的插入她的心脏。
      
      胸口似痉挛般的疼痛,为什么他可以如此伤到自己?为什么他不可以尝试着接受,接受这段婚姻……
      
      “推迟一段时间,我需要考虑。”本堂夏妃退让了一步,她晓得不能把迹部给逼急了。
      
      “大家都是干脆的人,干净利落一点儿比较好。”
      
      “我不签!”
      
      本堂夏妃冷冷地甩下离婚协议,身体的行动往往比她的脑子要诚实,喜欢了那么多年,在当初他还只是存在于虚拟世界的时候她就告诉过自己:无论他是否存在于现实,她的感情都不会改变。
      
      “理由。”迹部景吾压优雅的笑,难得给她一份耐性。
      
      然而,下一秒看到本堂夏妃坚决的表情,忍不住冷冷嗤笑:她果真是很难缠。
      
      “给本大爷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完美的唇角染上一丝不屑,脸上依旧保持淡然。
      
      “我喜欢你。”
      
      “迹部景吾,我喜欢你!这个理由够不够!”她重复地加重语气地说了一次。
      
      很难有人把喜欢说得那么的理直气壮。
      
      “呵,不华丽的母猫。”女人果然是种麻烦的生物。
      
      他突然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她的身边,挑起她的下颌凑近她。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到他几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呼吸的颤抖。
      
      突然靠近的距离让本堂夏妃惊慌,不安的寻找着落脚点,双手抵着身后的桌子,眼睛不敢直视他阴鸷的目光。
      
      本堂夏妃被他逼得节节后退,他那要将人肢解一般锐利而冰冷的眼神令人心骇。迹部景吾是个危险的男人,这一点她从来都知晓,却从未亲身领教。
      
      后背抵着冰冷的桌子,眼看就要倒下,那双有力的手臂突然揽住了她的腰。迹部景吾倾身压下,本堂夏妃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心脏像是小鹿乱撞,怦怦直跳。
      
      偌大的房间凝聚着沉默,除了浓重的呼吸声就只剩下快节奏的心跳了。
      
      久久的迹部景吾开口道:“本堂夏妃,你确定你喜欢的是本大爷吗?”
      
      “你确定你喜欢的不是喜欢的那种感觉吗?”
      
      “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本大爷吗?”他的双眸犀利,从来没有人能够否认他的洞察力。
      
      “呐,你有过恐惧、失措、慌乱、绝望,你曾失去过你视之比生命更为重要的东西。”
      
      是。
      
      她曾失去她视之为生命的被众人称赞的歌喉、失去引以为傲的容颜、失去那双能助她灵活活动的双腿。她的世界曾经一片黑暗,直到她再也无法忍受,再也无法承受那无尽的痛楚。她的星途走上绝境,她的人生跌入低谷。而教她站起来的是他,他对一切事物的自信,对自己能力绝对的认可,让她重拾自信。
      
      “你曾孤独过、迷茫过、慌乱过……”
      
      是。
      
      “你想找个依靠,想找个能够帮你站起来的支柱。”
      
      是。
      
      本堂夏妃的双眸不住紧缩,那眼里的惊恐被迹部景吾完全收入眼底。在这样的男人面前,一切的秘密都不再是秘密,那惊人的洞察力,洞彻人心,让人觉得连灵魂在他的眼里都是透明的。
      
      “而本大爷就是你眼中的那根支柱,那条能将你从深渊里拉上来的绳索,那点能拜托死亡的亮光。”
      
      是,你就是希望。
      因为你就像太阳一样无时无刻不挥洒着光辉。
      
      “本大爷能够给你什么?自信、欢笑、重新开始的勇气,以及安全感……”
      
      是,重新开始的勇气。
      因为漫画中的你永远都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是,安全感。
      因为只存在于虚拟世界,不必害怕欺骗、背叛。
      
      …… ……
      
      所以开始喜欢,喜欢一个完全虚拟,永远都不可能存在的人。
      
      “你把喜欢当成了一种习惯。”
      
      是,习惯。
      
      习惯了说:迹部景吾,我喜欢你。
      
      “……”
      
      “为什么不说话了!难道你所谓的喜欢就是如此的廉价!”
      
      她不明白他哪里来的怒气,或许是因为北泽初音对他的爱也是充满的目的、利益,所以他憎恶。
      
      “说话!回答本大爷!再像刚刚那样说一句‘迹部景吾,我喜欢你!’”
      
      “说呀!”
      
      本堂夏妃被他逼得无话可说,她能怎样来向他致歉?
      
      “我……我签……”她艰难的说着,使出浑身的力气推开他,在黑白文件上签字、下自己的名字。
      
      呐,小景,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我引以为傲的演技似乎在你的眼里都是无聊的小把戏。我以为我可以成为穿越主角,我以为我能幸运的成为你的妻子,我以为我可以依赖你不再单纯的想着一个虚无的人,我以为我能够独享你带给我的温暖,独享你的宠爱、包容。可是,你是个完美主义者,自然容不得自己的婚姻里有半点瑕疵。
      
      在做了他的妻子的第三个夜晚她和他终成为路人。
      
      荒唐的开始是应该要有个完美结尾的,他不清楚这个结局是否算的上完美,但休妻这种事实在是不符合大爷他的美学的,可是这一次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做了。
      
      临行前,她站在他的窗下,站在那盛放的绚烂的火红玫瑰园中央,抬头仰望着他虚掩的窗帘,笑得苍凉。
      
      “迹部景吾你会后悔的!”
      
      “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和你复婚的!到时候我要你撒下漫天的玫瑰花瓣重新迎娶我的!”站在他的窗下宣誓,志在必得的样子煞是迷人,鸠羽般漆黑的瞳子里下满了对未来的美好期望。
      
      似乎她现在正想着那一天的空前盛况。
      
      虚掩的帘幕之后,挺拔的身影站立,那双紫眸扫去冰冷盛满消息,唇角不自觉的扬起。
      
      可惜……没有……
      
      他不会让那成为可能的。
      
      他慵懒的坐在办公桌前的转椅上,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无奈一笑:真是不华丽的女人,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都可以忘记带走。
      
      迹部景吾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笔,笔身似乎还残存着她的体温。离婚协议已签,现在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现实中他们都是不相干的两个人了。
      
      上一世他存着私心,留她在身边抵挡身边众多的爱慕者,甚至利用她来刺激初音,试图让初音回到自己身边。上一世的他不爱她,她们一次一次的交际让他对她的厌恶一步一步的加深。而这一世的他是喜欢她的吧!只是她们终不能在一起。
      
      远离他,或许她能够过得更加快乐,不必像上一世那般悲伤;远离他,或许她就不会,就不会像上一世那样那么年轻便失去了生命。
      
      夏日的雨总是来的急躁猛烈,像是要施展它的无穷的力量,狠狠的砸向地面。路旁的花不堪重负,舍弃最后一抹绚丽黯然凋零。
      
      本堂夏妃漫无目的地沿着公路走走停停,消瘦的背影看得人心疼。
      
      远处一辆劳斯莱斯正徐徐地跟在她的身后,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他。
      
      也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猛地一顿,停下脚步狠狠地踢着路旁高大的树干,像是在发泄似的一边踢一边骂着:“死小景,臭小景,居然敢逼我离婚我诅咒你断子绝孙!”
      
      “……啊呸!”
      
      “老天爷,你当做没听到啊!”怎么可以断子绝孙呢!那万一以后小景又娶她了怎么办?她刚刚可是和迹部打赌来着!而且,现在这种时候怎么可以断子绝孙呢?本堂夏妃伸手揉了揉平坦的小腹喃喃道,“宝贝,妈妈没有说你呀!就当没听到呀!”
      
      “死小景,臭小景!我诅咒你除了我再也娶不到别的女人!”她改口冷冷诅咒。
      
      “呵……本堂桑还真是可爱呢!”副驾驶座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透过后视镜悄悄打量着后座迹部景吾的表情,表达着他自己的看法。
      
      迹部景吾瞥见她张牙舞爪的模样完全不赞同管家的看法,明亮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下这么大的雨还有时间和空气聊天,本大爷看她是脑子被驴踢了!”
      
      那个女人总是有能力做出让人觉得白痴的事情,当然,也只有这个女人才能够做到如此的白痴。从小缺钙,长大缺爱的傻妞,有的时候就是乐观过头了!
      
      森川管家听着自家少爷的评价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雨越下越大,森川看着自家少爷越发不悦的神色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问:“要给本堂小姐送把伞吗?”
      
      “淋死她算了!省的本少爷操心。”
      
      “少爷你很关心……”
      
      “森川管家,你想的太多了,本大爷才不会有那种不华丽的情绪!”
      
      迹部景吾连忙打断森川管家的话矢口否认,他只是来给她送别墅钥匙和她落在他房间的离婚协议的,绝对不是因为看着雨下大了担心那个蠢女人才来的。
      
      绝对不是!
      
      大爷他像是那么不华丽的人吗?
      
      “唉!”森川管家微叹了一口气。森川管家表示还是不要再去深究了年轻人的感情了,那不是他这把老骨头能明白的。
      
      “那个不华丽的家伙把离婚协议忘在家里了,本大爷不过是来送离婚协议的,仅此而已。”
      
      其实吧!森川管家很想说你没有必要跟他这把老骨头解释这么多的。然而他还会没有说出口,只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迹部审视着他的表情。
      
      迹部拿出女佣提前准备好的雨伞,道:“停车。”
      
      森川管家看着他的动作以为迹部是要亲自去给本堂夏妃送伞,便连忙说道:“少爷,不要给本堂小姐送伞吗?还是交给我来吧,外面的雨太大了。”
      
      森川管家便伸手去接伞,迹部景吾挑了挑眉,用“本大爷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的眼神看了森川管家一眼,便将手中的别墅钥匙交给了他:“把她送到神奈川的别墅,并把离婚协议交到她手里。”
      
      “本大爷还有事需要处理,就不去了。”说罢,他独自撑伞下车。
      
      森川管家为他怪异的行为愣了良久:“少爷,你……”
      
      森川管家的话再次被打断。
      
      “记得要她擦干了身子再上车!本大爷可不希望自己的爱车到处都是水渍”冰冰凉凉的话听不出喜怒。
      
      “嗨。”森川恭敬地回答,刚准备让司机驱车到本堂夏妃身边却又被叫住了。
      
      少爷你到底是闹哪样?有完没完了还!
      
      刚走出半步,迹部景吾又倒回来吩咐道:“吩咐那边的女佣将冰箱里的食材补齐,另外备好营养品,”那种身体怎么怀孕?宝宝都把母体的营养吸收干净了,“还有,记得在各个房间都铺上长绒地毯。”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