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七部审案 ...

  •   
      屋内一张圆红木桌,四角雕花,桌上空无一物,只有一盏酒壶和一个已经空的酒杯。靠西边角摆放着橱柜和一张长桌,长桌两边摆放着两个釉下五彩花瓶和一些美人画卷。
      
      花瓶是一副女子拨琴图,犹抱琵琶半遮面,一双亮丽的眼睛半看不看,好似诉语又似无意,唇角勾着淡笑。那美人画卷是更是各种仪态的女子,或坐或站或躺,神情不一,却无一不是靓丽动人。
      
      男子紧紧贴着女子的后背,从身后禁锢着女子的身体,在男子偌大的身躯面前,女子犹如笼中鸟般。
      
      “嘶——”
      
      是衣服撕裂的声音,这种声音让男子更加幸福,他紧紧抱着女主,张口对着女子的脖颈就是狠狠一咬。
      
      女子尖利的叫声再次响起,男子的唇边慢慢溢出鲜血,他狠狠的吮吸着,半天松开了口,盯着女子脖颈的伤口犹如魔怔般的大笑。
      
      门外刘奕的两名小厮听到声响,相视一笑,老爷在房中乐,他们在屋外也乐,各自盯着自己裤中对方的手,恨不得更快下才好。
      
      “砰!!——”
      
      这时,猛然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屋内传出,两个人的手皆都一紧,传出两声畅快声。
      
      从那刺耳的声音响起后,就是安静,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怎么突然这么安静?”门外一人平复了心绪道。
      
      “我怎么知道?老爷又想其他法子了?”另一个人微喘着粗气,看着对方,想着再来一次。
      
      “老爷?”先头一位小厮试探问道。
      
      “别打扰老爷好事。”另一个人道,将那人的手又抓了回来。
      
      “不对劲!”
      
      “有啥不对劲?”
      
      “老爷!”声音提高了。
      
      静!
      
      两人这时才刚到一些疑惑,猛然敲门,无人开门,小厮果断踢开了门,惊诧当场!
      
      刘奕死了!
      
      偌大的房间内他横躺在西北角处,身上杂乱的散着各种各样的画卷,后脑流出一滩血迹,将美人画染成了红色,他身旁是碎裂的花瓶,依稀还能看出花瓶釉下的美人娇俏之态。
      
      刘奕不远处,一名女子跌坐在旁,衣不蔽体,露出白皙的锁骨和胳膊,怔忡地望着刘奕的尸体,一动不动。
      
      两名小厮惊在门口。
      
      这时,“吱——”的一声,在这安静的诡异的房间里犹如放了爆烛,两名小厮的目光随着声音看向了窗户。
      
      东墙窗户上,窗户一开一合的晃动着,一个黑影在夜色中一闪而过。
      
      登时,偌大的刘府响起:“有刺客!追刺客!老爷被刺客杀了!”
      
      刘府喧闹了整晚,刘瑾接到消息后连夜出宫,见到刘奕的惨状,也立刻折回宫。
      
      当天晚上,宫里传来:京城发生谋杀案,着三司、锦衣卫、三厂一同审理此案!
      
      三司指的是都察院、刑部、大理寺,三厂指的是东厂、西厂、内行厂。
      
      ----  
      清早,尚未到执勤时分。
      
      梁总旗府外震天的响,一人一身飞鱼服,头戴乌帽,恭恭谨谨的出来。
      
      锦衣卫澄天拱手对来人,道:“梁总旗,昨夜刘奕暴死在家中,何百户命你调查此事。”
      
      “刘奕死了?”梁思面露诧异。
      
      澄天点头,将任命书递给梁思。
      
      ----
      
      刘府外白灯笼高挂,哀恸呼喊声传遍整条街。
      
      梁思与众小旗登门,他展开任命书,道:“北镇抚司总旗梁思,奉命查案。”
      
      管家看了一眼,看:“各位大人请随我来。”
      
      管家带人穿过前院和大厅,随即领到到了案发的后院。
      
      现场是刘奕的卧房,位于后院东面的厢房,院中竹和蕙兰长的旺盛又精致,透着沁人的香味,一点都闻不到刚发生一场血案的血腥味。
      
      直走到快要到东厢房,才闻到血腥味。东厢房门大开着,里面传来嘈杂声:“听说刘公子昨日在闲云楼门口与凶手和王守仁有过争执……”
      
      锦衣卫停在门口,望着里面有数人查看现场,观服饰,是内行厂之人。
      
      管家道:“这是奉命过来查案的内行厂官爷,已经在这讨论一顿时间了。”
      
      梁思点头,就要进门,管家又道:“请各位官爷不要弄乱现场,还有几个部门要过来查看。”
      
      梁思一怔。
      
      苏顺道:“怎么,内行厂和锦衣卫查还不够?还要什么部门?”
      
      “还有都察院、刑部、大理寺、西厂、东厂。”
      
      众人默声,这刘奕何德何能能让大明创立以来所有的侦察机构出动,来调查一件小小的谋杀案,皇亲国戚尚没有此殊荣。看来又是内行厂那位头头在陛下面前招风点火,竟下了这么不合规矩的命令,不过这位当今圣上不合规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锦衣卫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屋内。
      
      屋内,雅致清幽的装饰,地面到处是碎裂四溅的陶瓷。偏东有一张红木桌,四角镂空雕刻,红木桌旁放着两张座椅,其中一把桌椅上面、桌子上摆着一盏酒壶和酒杯。西角处红木橱柜桌旁、地上赫然一滩血迹,血迹周围是凌乱的美人画,陶瓷碎片此块最多,想来这就是行凶的准确地方。
      
      梁思道:“可有目击者?”
      
      “有。”管家道,然后命人叫来了两名小厮,这两名小厮当晚一直在屋外,也是昨日与刘奕一同强抢民女的那伙人。
      
      一名小厮道:“昨天,老爷去闲云楼喝酒,看见了一个女子想要带回府中,在闲云楼发生些争执,可是还是把人带了回来。老爷就将女子带到自己屋中,这时候良姨娘过来闹,老爷为了安抚良姨娘就把良姨娘送回去,待了好一会才回来。”
      
      “这个时候,你们在哪?”梁思问。
      
      “我们一直在老爷房间外。”
      
      “里面就是那抢来的女子?”
      
      “是。”
      
      “她做什么?”
      
      两名小厮再要答,看梁思目光有些锐利,一名被抢来的女子怎么会安然呆在屋中?
      
      小厮道:“不瞒官爷,那女子一开始是奋力挣扎,不过我们给她喝一种药,她就立刻安静了。”
      
      “什么药?”
      
      “迷晕散。”小厮从怀里掏出。
      
      梁思看他竟如此随身携带这种药物,目光变了变,将迷晕散递给曹炎彬:“你去查查这药。”
      
      曹炎彬点头。
      
      小厮不置可否的随意站在一旁,梁思又问:“之后呢,刘奕什么时候回来的?”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老爷回来,那个时候差不多酉时吧,老爷进屋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发现屋内有异,推门进去就看到老爷死在屋中,窗户那有一个人影闪过。”小厮指着东面的窗户。
      
      “麻烦管家带良姨娘过来。”梁思道。
      
      管家点头,这时在一旁的内行厂一个人道:“不用问了,我们刚刚问过来了,那良姨娘见刘奕带了一名女子进府,大吃飞醋,与刘奕好生争吵了一顿,刘奕为了安抚她,在她屋中和她想好了好长时间才出来。我看这个案子还得从那王守仁身上查。”
      
      梁思回眸:“与王守仁何关?”
      
      “你还不知道吧?王守仁就是那黑衣人。”那人道。
      
      梁思眼中光芒一跳,道:“如何认定的?”
      
      “这还要什么认定?定是那王守仁没错。”那人自信满满道。
      
      梁思望他一眼,对管家提了提颔,意思管家叫良姨娘过来,管家点头。
      
      梁思上前拱手:“锦衣卫总旗锦衣卫。”
      
      “内行厂掌刑千户罗博 。”那人也拱了拱手,态度却傲慢,继续道,“这王守仁前不久才因为刘厂公的事被贬了官,心中怨恨,报复不成刘厂公,便报复在了刘奕身上,当街辱骂刘奕,又伙同那民妇一起刺杀勾引刘奕,可怜刘奕竟然遭了他们的毒手。”
      
      梁思问:“可有依据?”
      
      “这还要什么依据,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罗博瞥他一眼,看他如白痴。
      
      锦衣卫众人无语。
      
      不多时,管家带着良姨娘过来,丰腴貌美,珠圆玉润,虽是全身素白,想来是家有丧事,没有佩戴任何首饰,却自顾地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成熟妖媚感。
      
      锦衣卫暗道这刘奕喜欢的女子竟与那强抢的民女截然不同,口味真可谓一点都不挑啊。
      
      “官爷。”良姨娘面有泪意,欠了一个身。
      
      梁思虚扶了她一把,问她当晚之事,与罗博刚才所说无甚差别,观其面色,也是情真意切,这刘奕有如此为他着想之人,竟然仍不满足。
      
      良姨娘哀道:“我若是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当晚便绝绝不该让他见那小妮子,活活害了他的命。”
      
      梁思安慰她几句,她却自顾的伤心,约莫半盏茶,她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抹了抹泪珠,欠身道:“妾身不打扰各位官爷办案了。”
      
      梁思望着良姨娘出去,转头再问小厮:“当晚这里的情形,你具体道来。”
      
      “我们在外面守着,一开始里面还是笑声,我们也没有在意,直到里面传来陶瓷的碎裂声,我们担心有事,便敲了几声门,没有人应答,便赶忙推门进去,便看到老爷躺在地上,黄鸣在老爷身边浑身是血。
      
      那扇窗户有一个人影跳下,我们呼喊刺客的时候,再去探老爷叫大夫的时候,老爷已经死了。我们只知道这些事,其他事情官爷问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这名小厮态度对内行厂和锦衣卫前后截然不同,末了还补充一句:“那刺客也没有抓到,内行厂众位大人推测是王守仁。”
      
      而另一名小厮也道:“黄鸣已经承认是她杀害了老爷,凶器是桌上的花瓶。”
      
      这两名小厮虽然没有明确说什么,但是表达的意思与罗博显然一样。
      
      梁思没有说什么,走到小厮指认的凶器旁,这是屋内的最西边,桌子上最西的一角摆放着一只花瓶,而小厮指的桌角的另一角,显然这个花瓶原来是一对的,而另一花瓶已然被打落,散落在地上各个角落,不少碎片里都染着血迹。
      
      梁思随着碎片飞溅的踪迹在屋内走了一遍,停在了略微东面的一张圆桌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