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酒宴中途,有人姗姗来迟。
      
      婚礼前几天,媒体就收到消息,说洲凯集团的太子爷沈钟南当天也会到场。
      
      作为H市的两大知名五星酒店,L'C与洲凯表面上关系一直和和气气的,私下里却是水火不容的竞争对手关系,恩怨由来已久。
      
      L'C是周氏集团子公司旗下的一家精品奢华酒店。
      
      周氏集团经营范围涵盖广泛,涉及金融、商业地产、生态旅游、文化产业等多个领域,其中酒店行业只是他们的招牌之一。
      
      而沈家的洲凯集团则不同,酒店一直是他们集团的核心产业,当初是由一间名不经传的小旅馆,一步步壮大崛起,扶摇直上。
      
      发展至今,从平价到高端,商务到精品,旗下拥有多个酒店连锁品牌,分布全国各大省市。
      
      L'C酒店和洲凯酒店在H市名声大,地位稳,但后者嫌弃对方半路出家,血统不纯,前者则觉得对方管理理念老旧,抱残守缺。
      
      两家多年来一直明争暗斗,针尖锋芒。
      
      两个仪表堂堂,年龄相仿的酒店接班人,更是为两家的关系蒙上了层不一样的色彩。
      
      媒体记者就爱这种相爱相杀的新闻点,再加上新郎新娘悬殊的地位身份,话题性十足,遂早早就守在婚宴场地门口,举着相机卯足劲儿不停咔咔咔地拍着。
      
      同时在脑中拟好无数个劲爆吸睛的标题,翘首以待另一个话题人物登场。
      
      沈钟南一来,吸引了婚宴上大半的目光。
      
      “不好意思,来晚了,”沈钟南彬彬有礼地伸手,“恭喜二位。”
      
      周慕脸上挂着一贯礼貌而疏离的表情,也伸出手:“谢谢。”
      
      林蔚星与他不熟,扯起嘴角,冲他微微点头示意。
      
      两个男人之间的暗流汹涌,站在他们身边的林蔚星事不关己似的,没多大兴趣,甚至看起来还有些心猿意马。
      
      从沈钟南一走进来,林蔚星的眼神就开始飘忽了,注意力全放在跟着他旁边的那位女伴身上。
      
      白梦露一身长礼服,头发高高挽起,红唇明艳,流苏耳环随着走动轻轻晃荡,摇曳生姿,凌厉中带着性感。
      
      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
      
      “新婚快乐,蔚星。”
      
      白梦露朝她笑,客套而疏远的语气底下隐隐夹杂若有似无的熟稔,以及一点点微不可察的亲昵。
      
      林蔚星想说什么,却觉得喉咙有些发紧,最后又罢了,只回应一句不痛不痒的:“谢谢。”
      
      讲起来,应该连白梦露自己都不知道,她能和周慕结婚,她无意中也间接起到了些许推波助澜的作用。
      
      两人四目相对,脸上都是得体大方的笑,但透过彼此波澜不惊的眼睛,思绪则如同穿堂而过的风,轻而易举地就让人跌入遥远又飘渺的回忆里……
      
      *****
      
      时间拨回六个月以前——
      
      L'C酒店五十五层,曼之轩西餐厅。
      
      大挑高的敞透空间,层叠华丽的水晶吊灯,视觉上给人一种无限的延伸感。深色的实木地板,结合细腻纹理的大理石墙面,以及周围环绕点缀着的翠竹绿植,在大气雅致的格调中更添几分清幽。
      
      一排诺大透亮的落地窗,几乎将整座城市的美景收入眼底。
      
      此时下午三四点钟,客人稀稀落落,柔和的光线透过窗户折射进来,整间餐厅弥漫着一股安静闲适的慵懒氛围。
      
      手上没客人的几个服务员,凑在一起小声闲聊。
      
      穿着白色厨师服的林蔚星站在甜点柜后面,趁空闲时间,正低头认真做一款自己突来灵感的芝士草莓派。
      
      上个月林蔚星刚被酒店录用,成为L'C的一名西点师。
      
      平时大多数是在饼房上班,每周大概有两天被安排在五十五层的曼之轩。
      
      把黄油与低粉、细砂糖等混合物不断揉搓,搓匀,接着倒入水、牛奶和蛋黄,继续搓揉,捏成面团。然后放至冷藏松弛。
      
      一系列操作过程娴熟流利。
      
      “有的人真是勤奋呐,就是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
      
      站在甜品区不远的服务员狄静,和她的小姐妹交头接耳的音量不大也不小,控制在林蔚星恰好能听见的范围。
      
      “人家可是有远大志向的,跟我们这些小服务员当然比不了喽。”
      
      狄静和林蔚星都住在酒店提供的员工公寓,虽然俩人不在同一间,但同一层,门对门。
      
      狄静仗着自己是酒店老员工,又是曼之轩主管的表妹,平日里霸道跋扈惯了,特别喜欢带头欺负排挤新人。
      
      林蔚星几次掐她气焰,正面与她杠上,一来二去,两人就结下了梁子。
      
      之后只要逮着机会,她就得酸上林蔚星几句不可。
      
      狄静和小姐妹正来劲地冷嘲热讽,眼神不经意往门口方向瞟了眼,忽的又双双闭了嘴。
      
      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人正缓缓走过来。
      
      是餐饮部总监,孙定哲。
      
      狄静皱了下眉,不知道刚才她们的说话内容被听去多少。
      
      这个孙定哲也是个关系户,人本事不大,脾气和架子却不小,对待下面的人总是颐指气使,不爱给好脸色,把上下级关系划分得壁垒分明。
      
      他对刚来不久的林蔚星态度却还可以,时不时还会笑眯眯地主动跟她攀谈几句。
      
      大家心里其实都门儿清,还不是因为林蔚星年轻貌美,又是个新人,看着跟无暇的白纸似的,没什么社会经验,更容易由着他任意摆布。
      
      孙定哲的好色与偏私,狄静早就见识过,相比姿色平平又有了点年纪的她,他从来都是更偏袒于年轻漂亮的新员工。
      
      脑子里想这些的时候,孙定哲已经越过了她,往甜点区走去。
      
      但他却不像往常那样找林蔚星说话,而是指着放在墙角的那台小推车,问道:“这怎么回事?”
      
      刚才狄静补货的时候从小库里拿出来,东西没补完,想着一会儿有空了再还回去,结果不小心给忘了。
      
      她忙开口说道:“我现在就推进去。”
      
      孙定哲转动了下眼珠子:“慢着。”
      
      狄静停下来,有些疑惑地看他。
      
      孙定哲发号施令:“那个谁,手上停一下,你去。”
      
      他看着的是甜品区方向的那抹窈窕身影。
      
      狄静微微一愣。
      
      而林蔚星跟没听见似的,慢悠悠地从烤箱里取出铺着派皮的模具,往上面轻轻刷一层蛋液。
      
      “林蔚星!”孙定哲稍微提高了些音量。
      
      林蔚星这才抬眸,若无其事的:“孙总监,你叫我?”
      
      她无所畏惧地看着他,一双漆黑灵动的眼睛闪闪发亮,束起的头发统统收拢进白色厨师帽里,露出的皮肤雪一样白。
      
      单调枯燥的厨师服都能被她穿的这么清新靓丽,长得真的是很漂亮啊。
      
      只不过……
      
      孙定哲轻咳了声,继续板住脸:“对,就你,把车上的东西拿进去,顺便再到B3楼去取货。”
      
      回过神的狄静和旁边小姐妹互看了眼,表情里满是幸灾乐祸。
      
      林蔚星神色则丝毫未变。
      
      四周那么多闲着无事的人,偏偏要使唤正在埋头做甜点的她,孙定哲明显是故意冲着她来的。
      
      林蔚星将派皮重新放回烤箱,接着冲他扬起嘴角,勾出一小段弧度:“抱歉,孙总监,你的要求我可能没办法做到。”
      
      孙定哲十分不满地啧了一声:“你什么意思?”
      
      他的分贝不由又大了些,引起不远处其他几个服务生的注意。
      
      林蔚星抿了抿红唇:“因为有规定,甜品区这里至少要留一个人在。”
      
      而原本今天和她一起在甜品柜的餐厅服务生苏婕清,这会儿又趁着人少,跑休息区偷懒去了。
      
      孙定哲不耐烦道:“谁规定的?什么时候规定的?”
      
      林蔚星不紧不慢地答:“周经理。”
      
      曼之轩的老大,周慕。
      
      虽然孙定哲是周慕的顶头上司,但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林蔚星发现,孙定哲对周慕的态度似乎有些微妙。
      
      果然,听到周慕的名字,孙定哲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
      
      他停顿了下,转头问旁边的领班:“真有这么一回事?”
      
      被忽然cut到的领班表情还没来得及转换过来,愣了愣才说:“是……周经理是说过。”
      
      孙定哲犹豫了片刻,还是觉得有些抹不开面子。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这边,自己堂堂餐饮总监,竟使唤不动一个新来的小员工,这要传出去,也太丢人了。
      
      反正现在周慕不在,他如果不趁机敲打敲打,以儆效尤,以后他还怎么继续在这些下属面前耍威风。
      
      想到这,他不悦地沉下脸:“我让你去就去,哪儿来那么多借口?”
      
      “那可得提前说好,如果到时候周经理问责起来,我就说是你让我违反他规定的。”林蔚星似笑非笑。
      
      她的嗓音带着一股南方女子的清甜柔软,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娇弱,甚至还透着些许嘲讽与骄横。
      
      被这么一怼,孙定哲觉得更加没面子了。
      
      小姑娘伶牙俐齿的,真是反了天了!
      
      要不是顾及餐厅里还有客人在,孙定哲早就当场爆发了。
      
      他气得抬起手臂指了指她:“你……你……”
      
      “怎么了?”
      
      忽然穿插进来的男声,如岗仁波齐终年不化的积雪,渗透至人骨头缝隙里的冷。
      
      大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当下心里皆是一惊。
      
      是周慕。
      
      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身后,表情冷峻,下颚绷紧,清隽的眉眼凌厉地扫过来,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低头不敢吭声。
      
      同样西装笔挺的孙定哲与他站在一起,整个人不论是气势还是身高,都矮了一大截。
      
      周慕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质,清冷高贵,举手投足都透出一股摄人的压迫。
      
      孙定哲的表情尴尬不已:“没什么,我就……看到小推车随意放在这里,很影响餐厅美观,就想让她们及时处理一下。”
      
      周慕的视线极短地从几个人之间掠过,还没开口,旁边的狄静就抢着说:“我正准备把车推到楼下取货。”
      
      孙定哲立马顺着话头说:“你们也别愣着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凑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大家瞬间都散开了去。
      
      孙定哲不自然地摸了摸后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特意对旁边那个浑身散发低气压的人说:“酒廊里还有点事,我先过去看看。”
      
      孙定哲至始至终没看甜品柜后面的林蔚星一眼,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过。
      
      孙定哲一走,曼之轩又恢复了平静。
      
      林蔚星也没事一般,有条不紊地在烤好的派上铺红艳欲滴的新鲜草莓。
      
      虽然没有抬头,但她感觉那道冷冽的目光似乎正停留在自己身上。
      
      半晌,裹着冰渣子的嗓音果真响起来:“苏婕清呢?”
      
      林蔚星仰起脸,对上了那双清黑的眼眸。
      
      她轻松从容地耸了耸肩:“可能上厕所去了吧。”
      
      周慕轻轻拧了眉心,脸上表情有些意味不明。
      
      烤得酥脆的派被平均切成三份,空气中漫溢着草莓的清新与芝士的香醇浓郁,很是馋人。
      
      为了表示礼貌,林蔚星随口问了他一句:“要尝尝吗?”
      
      “不用,”周慕没有半点犹豫,脸上面无表情的:“太丑了。”
      
      说完,没等反驳,直接转身就走。
      
      林蔚星:“……”
      
      哪里丑了?!
      
      不就是……不就是草莓的排列顺序随性自由了点……
      
      至于用到丑这种直白伤人心的字眼吗!
      
      稍微给同事一丁点友爱的鼓励会死啊?
      
      肤浅刻薄的男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字数有点少,二更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