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方云烟在车里沉沉的睡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从来没睡过的柔软大床上。
      鼻尖萦绕着干净清爽的味道。
      
      窗帘被拉起来,屋内光线很暗。
      但方云烟入目第一眼就能看到天花板上一串小小的彩灯,微弱的光线可以让她看清房间内的大概轮廓。
      
      这就是方家父母的用心之处了,这样的氛围不仅适合休息,还能让她充满安全感。
      不然她睡醒后,入目一片黑暗,肯定会担惊受怕。
      
      过了会儿,房间门被轻柔地推开。
      方妈妈见她醒了,小声问:“云烟还困吗,要再睡一会儿吗?”
      
      方云烟摇摇头,她坐起身,那声‘妈’却怎么都叫不出口。
      方妈妈眼神中虽然有些失落,却也理解她。
      
      “我听你爷爷叫你囡囡,那是你的小名吗?”
      “嗯。”方云烟点头。
      
      方妈妈小心翼翼地询问:“那我和你爸爸可以这么叫你吗?”
      “嗯。”
      
      虽然是她血脉上的亲人,但十七年未见,一时间方云烟也熟络不起来。
      再加上爷爷刚过世没多久,她心情还很低落。
      
      “囡囡,这名字真好听。妈妈给你煮了粥,起来吃一点再休息?”
      
      如果放在原主身上,这会儿肯定就是家长说什么就是什么。
      让叫妈妈就叫,虽然怯生生,倒也听话。
      
      可方云烟毕竟不是原主,更别说她还觉醒了自己穿书之前的记忆,这会儿肯定不会拿着原主剧本演下去。
      以她的情商,大致能猜出方家人自打把她接回来,到现在肯定没合眼。
      都等着她起来,大家热热闹闹吃顿饭。
      
      但原主就想不到这一点,再加上她没见过世面,没见过这么好大的房间、这么好的衣服被褥。
      直接错过了第一次全家人吃饭。
      也错过了为了等她醒来,二十多个小时没合眼的爸爸和哥哥。
      
      方妈妈倒不是故意不让孩子出去吃饭,论起心疼孩子,没人能超过她。
      她也是担心孩子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会不适应。
      等第二天天亮,大家再一起吃饭也来得及,反正以后机会还多。
      
      方云烟垂了垂眼眸,“我还不太饿,您辛苦了,我、您吃了吗?”
      
      方妈妈听到她这么问,慈祥又温柔的揉揉她的脑袋,眼眸中差点又含了泪。
      “妈没吃,你爸爸和哥哥都在客厅,囡囡要是睡够了,就出来大家一起吃顿饭?”
      
      方云烟看着方妈妈,眼眸里有些怯意,却也没拒绝。
      
      “不要怕,囡囡,我们是你的血脉亲人,会跟你爷爷一样对你好,对你好一辈子。”
      
      方云烟抿着唇,迅速的点头。
      
      方云烟下了床,才发现自己换好了睡衣。
      虽然现在还是夏天,但家里开了空调,所以她的睡衣是长袖长裤的。
      
      “妈妈怕你睡得不安稳,就给你换上了。这些衣服都是按照你身量准备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方云烟屋里有个全身镜,映出十七岁小姑娘的模样。
      
      皮肤白皙,身形瘦削纤长。
      眼睛是典型的杏眼,只不过现在有点肿,却一点也不失灵气。
      鼻梁高挺,下面是微微有些干燥的樱桃唇,上唇有勾人的唇珠。
      
      因为好好的睡了一觉,颊边微红,配着大而水润的杏眸,一看就让人升起一股保护欲。
      
      方云烟道:“我很喜欢。”
      顿了顿,她补充,“我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谢谢您。”
      
      母女俩说了几句话,关系迅速被拉近不少。
      虽然方云烟还没改口叫妈,但方妈妈却打心眼儿里喜欢上她。
      
      卧室门打开,方妈妈挽着女儿的手缓缓走下楼梯,坐在一楼沙发上的两位男士同时看向这边。
      
      左边是方妈妈,她当豪门夫人这么久,姿态气度根本没法挑。
      最让人诧异的是右边的少女,她很瘦,却身姿笔挺。因为正在下楼,纤长的天鹅颈微垂,完全没有含胸驼背,仿佛受过良好的仪态训练一样。
      
      少女的气度一点也不输给身为豪门阔太的母亲。
      
      吃完饭,方铮打了个哈欠,方妈妈让他去洗漱睡觉。
      方铮坐在沙发上,嘴上答应着‘一会儿就去’,眼眸却看的是自家亲妹妹。
      
      “方云烟。”
      
      方云烟转头看他,之前在车里没好好打量过男主方铮,这会儿她才发现方铮长得很帅,双眼皮深深一道。
      看人的时候给人一种很缱绻的感觉。
      难怪那么多女生喜欢他了。
      
      也难怪原主会不喜欢其他人和哥哥拉郎配。
      
      他说:“我叫方铮。”
      
      方云烟道:“之前你就说了。”
      那会儿爷爷还没出院,方家人就来了,他们跟老人说好后,跟方云烟认了亲。
      
      方铮补充:“我是你哥哥。”
      方云烟点头,“我知道。”
      
      方铮见她丝毫不多给点反应,左手抓住沙发背,欺身上前,凑近了点。
      “那你怎么不叫我哥哥?”
      
      方云烟瞪大眼睛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剧情进展。
      原著中根本没出现过这一环节,方铮更是一点也不想认她这个妹妹。
      
      为了避免原主被大家嘲讽的命运,方云烟打定主意不想跟男主有过多接触。
      
      最好除了家里人,就别给其他人讲‘方铮跟方云烟有血缘关系’这句话。
      
      过了大概三十秒,方云烟依然抿着唇,不打算开口叫哥哥。
      方妈妈给方云烟端了杯牛奶过来,就看到两人凑的还挺近,立马呵斥,“方铮,上楼睡觉,不准欺负妹妹。”
      
      方铮临走前还说:“不叫是吧,行,先给你欠着,以后让你叫哥叫够本。”
      方云烟:“……?”
      
      方妈妈坐在刚刚方铮的位置上,把热牛奶递到方云烟手边。
      “方铮现在青春叛逆期,他要是敢再招惹你,直接给妈妈打电话,妈收拾他。”
      
      方云烟脸上终于有些笑意了。
      她点点头,“嗯,谢谢妈。”
      
      ‘妈’这个称呼,方云烟原本以为自己很难叫的出口。
      却没想到此刻居然这么轻易就说了出来,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下,相比于叫方铮哥哥,还是叫爸爸妈妈来地更加顺口。
      
      当天晚上,方云烟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方妈妈鬓边的头发都斑白了,一向最注重仪表的她发髻散乱,眼睛红肿。
      方妈妈和方爸爸坐在沙发上,他们面前跪着一个人……是方铮。
      
      方妈妈把手边东西通通朝方铮砸去,歇斯底里的喊:“要不是我挨个问了同学,我还不知道你在学校里这么欺负妹妹啊!”
      
      “方铮!你到底有没有心,你知不知道囡囡是你亲妹妹,你们一起在妈的肚子里呆了十个月啊。”
      
      “你知不知道,当年妹妹为什么会丢?是因为你汲取了太多养分,妹妹发育不好,一出生就送到育婴室里看护。而你,那天晚上哭着要吃奶,妈一个不注意,你妹妹就不见了……”
      
      “妈找了十七年,好不容易找到你妹妹,你怎么就不能对她好点呢?你嫌弃她在学校丢你的人了?你就能说出她不配当你妹妹这种话?!”
      
      “现在你妹妹死了,你开心了,是吧?再也不会有人让你丢脸了。你的脸面值一条人命吗?”
      
      “方铮,我看你才是不配当她哥哥!你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梦还没做完,方云烟就醒来了。
      她的枕头都湿了,眼底还一幕幕呈现方妈妈那憔悴的不行的模样。
      
      其实,原主的死亡,不止是方铮一个人的责任。
      要说起校园/凌/霸,全班甚至全校人都有责任。
      但死者为大,这一切恩怨落叶归根,除了亲人外,其他人想必也不会再提起。
      
      方云烟还没从梦里缓过来,她抓着爷爷给自己的玉坠,就好像爷爷还在身边保护着她一样。
      有了这股信念,再难的路,她也能一步步走下去。
      
      =
      
      第二天,方爸爸特意放下公司的事情,陪老婆和闺女在家喝下午茶。
      方妈妈本就是全职太太,自打发现女儿叫‘妈’格外好听后,就带着她熟悉家里的环境。
      
      等着听方云烟那句,‘妈,我知道了’。
      
      方家在Q市算位列前几的富豪,不说家里的老宅,如今他们居住的这栋别墅,就在Q市的富人区。
      环境优雅,安保系统严密,是很多有钱人的首选。
      
      Q市位于国家南方,而老人与方云烟居住的小山村在北方。
      方妈妈刚开始很担心方云烟吃不习惯这里的食物。
      
      方云烟说:“不会吃不惯,奶奶是南方人,爷爷是北方人。奶奶之前喜欢在淮河边唱曲儿,自打我记事起,就是在南方生活的。但他们结婚的时候在老家,听爷爷说,他们从家里搬出来前,奶奶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柿子树,说等树上能结柿子的时候,大家再回去。等到最后,奶奶重病过世,回去的只有爷爷和我。”
      
      方爸爸和方妈妈听着女儿说她小时候的事儿。
      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他们很遗憾错失闺女这么多年的教育,所以才更珍惜现在的时光。
      
      方妈妈说:“那囡囡从小就是在江南生活的咯?”
      
      “嗯,那会儿我一下课就到淮河边跟奶奶唱曲儿,爷爷在一边跟人下象棋。”
      方云烟没说的是,唱曲儿能赚钱,虽然大家也是五毛、一块的给,但唱一个小时,还是能赚到二十多块钱的。
      
      方妈妈笑了,“我就说囡囡说话听起来软软的,像江南小姑娘。”
      
      其实,方云烟还会吴语。
      其中的《切韵》和《广韵》她都把握得很好,奶奶以前就经常说,“我家囡囡唱的可真好听,囡囡嗓子好,老天爷赏饭吃。”
      
      方妈妈说了会儿,终于说到了她的目的。
      “囡囡今年读高二,现在刚开学没多久,囡囡打算今年入学,还是请家教补习一年,明年再读?”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不要这么大戾气,文章的剧情、节奏作者都有掌握。
    【真心希望大家不要空口鉴(你们在生活中也很讨厌这类人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剧情总要慢慢铺垫开来。写文章也要讲究起承转合。
    我之前就说了我其他两本文女主的身世都费了很大笔墨,这本也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