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原本爱说话兴致很高的季杨甄低头没有开口,周围人声鼎沸,只有他们这桌冷冷清清,连烧烤的兴味都没有了。
      
      正在这时烧烤铺子外面一阵喧闹,紧随其后的警笛声咿呜咿呜而来,店里吃饭的人起身,吵吵嚷嚷。
      
      季杨甄啧了一声,索性放下筷子:“外面什么情况。”
      
      “不知道,出去看看就知道了。”秦小游咬着吸管跟随大众走出去。
      
      两人都出去了,周立眉宇间不耐跟着季杨甄身后出去。
      
      三人便看见一辆警车停在了大排档不远处,一家火锅店门口,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正在与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解释什么,在火锅店里有三名警察来来回回检查。
      
      老远就听见,男人说:“警官我做的都是小本生意,我没犯什么事啊。”
      
      正在记录的张恒续着一脸的络胡腮,眼神凶神恶煞的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他淡然的看了一眼中年男子:“有什么话,等一会在解释,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们火锅店不符合国家安全食品标准。”
      
      中年男人立马否定:“不可能,警官你们查错了,我们火锅店食品安全可是有许可证的,肯定是哪个眼红的人故意的。”
      
      张恒见惯这种见人说鬼话的人,没有回答他的话。
      
      三名青年走过来,脸色有些苍白,“警官是我报的警,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在火锅底部发现了人的指甲,上面还夹杂着一些碎肉。”
      
      其中一名受不了还在一边垃圾桶里哇哇直吐。
      
      人的指甲,群众举着手机录视频的一阵恶寒,看那个中年老板的表情各不相同,但一致没有好脸色。
      
      现在生活水平逐渐上升,人民对食品安全越加上心,添加剂防腐剂那些食品逐渐被要求下架,毕竟是吃进肚子里面的东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尤其是现在火锅这类东西深受广大民众喜爱,一条街都有好几家火锅店,所以火锅店发现人的指甲,可想而知谁还愿意去吃.......
      
      “这也太不卫生了吧。” 
      “我的天,以后我都不敢吃火锅了,听着好恶心。”
      “这是被发现了,要是没发现当做食物吃下去,呕.....”
      “这种店现在还开着要我说早就应该提早关门,免得祸害别人,赚这黑心钱你也睡得安稳?”
      “就是,就是。”
      
      秦小游也在群众里面咬着吸管,他看的不是中年老板而是他旁边那个黑漆漆的人,好像是个女人,一头长发,脸上破破烂烂辨别不清五官。
      
      自从他回来之后这双眼睛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残缺不全的游魂野鬼,像是开启了阴阳眼,不然以前看不到什么鬼啊妖的,自己反穿回来后这双眼睛跟开挂似的。
      
      吊死的鬼,跳楼的鬼,车祸撞得残缺不全的鬼,跳河死的水鬼,还有肚子肠子露出一大截的鬼,各种各样跟拍丧尸大片似的。
      
      要不是自己在玄渊大陆司空见惯了,说不定直接吓晕过去,虽然他们秦家经常接触这些东西,但是秦小游不感兴趣,至于天师这项殊荣看似受世人敬仰,但却很危险,每接一个单子或者任务,前面等待不知是何危险。
      
      更何况某些世家根已经烂到骨子里面了,秦小游厌恶与这些披着人皮的豺狼打交道,开启了阴阳眼以后,对任何人都没说过,至于家人有时间在同他们解释吧。
      .
      .
      女鬼跟在老板身后,趴在他的身上,猩红长舌钻入他的天灵盖像是吸食这某种东西,秦小游很有兴趣盯着她看。
      
      后者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龇牙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吸食中年男人的天灵盖,然后变出一坨坨黑色的滋泥,火锅店老板说话一次浓浓的污泥便被女鬼灌进他的嘴里而他的脸更黑一层都快看不清五官了。
      
      秦小游瞥了一眼夹在警察中间的火锅店老板,中年发福的五短身材,满面油光的脸,粗眉尾一条刀疤横腰斩断,光视觉上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许久没说一句话的青鸦扑棱的翅膀在半空中:“这只鬼属于次等灵魂,不足为具。”
      
      秦小游在脑海回应它:“次等灵魂什么意思?”
      
      青鸦:“次等灵魂也称R级,魂力不高,只能在人们的睡梦中吓吓人,但它不是固定魂力,在上面分别分为C.B.A.等级。越上面的灵魂越强大,用你们华夏国语俗称为鬼。
      鬼的力量根据气场变化而变化,R级别的灵魂体可再次升级,但提前是要增强它们的愤怒值,以及怨恨,A级以上的灵魂比较强大,不惧阳光爆晒,能在白天活动,如果达到S级那它属于鬼王级别,他们会更加强大。”
      
      秦小游听明白了,青鸦之所以在华夏待着是因为‘养料’充足能完好的修补损失的力量,怨气越强大的鬼物,对它越好处,换句话说青鸦得到能量供给,他也能修补灵魂缺口。
      
      “那要怎么得到这股力量难不成我要当神棍收了她?”秦小游表示自己做不得,尤其是那惨不忍睹的外貌非常影响食欲,他不干。
      
      青鸦:“.....宿主不必担心,并不是让你直接收了她。”
      
      秦小游问:“那要怎么做,不可能我在这站着她自愿被你吃吧。”
      
      青鸦:“......”
      
      青鸦被他弄得许久没有说话,倒是秦小游脑补了很多。
      
      那边的情况越演越烈,中年老板不耐烦破开大骂:“狗娘养的,你们到底是那家丧尽天良派来谋害我的。”他的眼神转了转朝人群吼道:“自己没本事见被人发达了眼红嫉妒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随意诬陷他人,今天我就把话撂这,有本事自己站出来,要不然别怪我提刀上你家去!”
      嚯。这口气真大。
      人群一下离他数米之远。
      
      火锅店老板怒指三个小年轻:“小崽子们老子做了这么多年没听见有人跟我说我家的火锅不卫生,说说你们是哪家请来砸我家招牌的,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甭想离开这,看谁耗死谁!”
      
      小年轻们毕竟是还没有出社会,没有经验应付口齿伶俐的老板,只见中年老板眼睛的血红丝扩大,眼睛珠子都快瞪出眼眶,离他近的小年轻被吓得后退。
      
      张恒挡在他们的面前,“请安静,只是例行检查既然问心无愧,你还担心我们查什么,有什么损失我们警方会一一赔付。”
      
      面对张恒强硬态度,中年男子只好梗着脖子,莫不做声蹲在门口抽着烟,不过旁边看戏窃窃私语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看火锅店老板跟得了失心疯似的,看那几个小年轻的眼神就像要活活把要人家生吞活剥一样,古怪极了。
      
      里面的警察正在挨个搜查,时间越长中年老板像是焉气的皮球,两手紧张不安扣动手心的肉。
      
      张横观察了一会,若有所思。
      
      这时店里跑出一个警察靠近张恒附耳几句,张恒暼了一眼蹲在地上的中年老板,说了一句:“通知我们的人撤。”
      
      中年老板脸上欣喜。
      
      张恒:“你们店里符合标准,只不过后厨做材料时注意一下个人卫生,不要在有这种情况发生了,先去交一下罚款。”
      
      “哎,好的,好的警官。”中年老板连声答应。
      
      三个青年不可置信:“就这样完了,警官他们店真有问题。”
      
      中年老板跳脚开骂尤其是指桑骂槐,尖酸嘴脸更加扭曲:“小小年纪不学好,谁给你们好处,让你们陷害我的,你们在怀疑警官的办事能力吗。”
      
      中年老板说的话让在场的警察纷纷皱眉,这人把明里暗里说警察办事不利,这不明摆着打他们的脸吗。
      
      张恒的脸一下就拉了下来,“这是你说的话吗,抢我活?小心让你进去喝喝茶。”
      
      中年老板讪笑。
      
      三个青年脸色不太好看,警察里面有人不忍几个小年轻带到一边安慰他们。
      
      群众没兴趣离开了,张恒准备上车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警官我有事情想想说。”
      
      秦小游出现在他背后,巴掌大的脸挂上笑意
      
      张恒转身眼中滑过惊艳,这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戴上眼镜又多了几分乖巧。
      
      他靠在车上问:“你有事情”
      
      秦小游咬着吸管吸了一口,“我这人天生鼻子灵,能闻到别人闻不到的东西。”
      
      季杨甄心底纳闷小伙伴什么时候开启了这项功能,他怎么不知道?
      
      青鸦:“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一项技能,我怎么不知道。”
      
      秦小游狡猾咧嘴:“胡诌的,那老板身后背着那么大个人,啧啧,咱们帮他一把呗。”
      青鸦:“.....”
      张恒挑眉,“你想说什么,我的事情还有很多要做。”
      
      秦小游扶了扶眼镜,不急不慢:“警官别急,带我去他们后厨一探究竟。”
      
      张恒嗤笑:“我的警员都没找出什么东西,你一进去就能闻出来,小朋友叔叔的时间是有限的,没时间陪你玩游戏。”说话间他的眼神冷了下来,想让这个青年知难而退。
      
      听到张横嘲笑话季杨甄抱着手臂,一阵怪笑,“警官大人,这人你怕是不能当他叔叔哟。”
      
      张恒的队友赵一离急急匆匆跑过来,看见季杨甄惊讶道:“季少爷你怎么在这里?”他转身看见旁边的秦小游,眼中的诧异更大:“秦小少爷也在,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季杨甄吹了一个口哨:“原来还有人认得我啊。”
      
      张一离:“谁不认识季少爷啊。”他回头见自己队长怪异的眼神,解释道:“这是季局的小侄儿,也是季氏集团的少爷,旁边这位是秦氏娱乐秦总的弟弟。”
      
      秦小游咬着牛奶的吸管默不作声,季杨甄不屑看他。
      
      张恒脸就像一个调色盘变了又变。
      
      赵一离苦恼抓头发,最后恍然大悟,对秦小游几人道歉,“真是抱歉,我们老大刚从其他地方调过来,有些事情还不是很了解,季少爷和秦少爷真是对不住。”
      
      赵一离的话不假,张恒由于拿下的战功很多,而且刚破获了一起碎尸案,上部便把他从闵市附属公安部调到燕市来,破获多起案子被人称之为翻版狄仁杰,可谓是青云直上一飞冲天。
      
      原本可以升值为刑警大队长但因为为人太过正直在破获一起贪污受贿的案子被某些高官拿住手脚,警局多次力争但效果不大,张恒自己一气之下跑到最下层来当跑腿,于是才有这个乌龙。
      
      秦小游也不是那种爱计较的人,再说他常年蜗居在屋子里面不认识他的人多了去了,他不可能挨个去告诉别人自己是秦氏小少爷吧,这不是有病吗,“什么少爷不少爷的,我们先去厨房看看如何,这位警官?”
      
      “当然。”
      
      张恒心里骂娘,谁他妈见过富家子弟跑到这种大排档吃饭,刚刚自己给这位秦小少爷当叔叔。
      他后颈一凉,谁不知道秦氏总裁是出了名的恋弟狂魔,当年某家富二代就因为调戏秦小游被秦邪亲手送进监狱,毁了一辈子。
      
      没人知道张恒心里有一个大屏幕上面重复播放一首凉凉。
      
      赵一离带领几人朝火锅店里面进去。
      
      身后的周立本想叫住季杨甄,谁知道季杨甄脚步快跟在秦小游身边进去了,他眼神晦暗也跟着进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小游:机智如我jpg哈哈哈n(*≧▽≦*)n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