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麒唯三岁那年,爸爸和妈妈从外面捡回来一个孩子。单看他们开开心心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个孩子是弟弟。
      
      弟弟的名字叫麒零,长得很可爱,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啊眨,长长的睫毛像是羽毛似的柔软地落下。
      
      他从来没有怕生过,总是会用一张可怜兮兮的脸来蒙骗包括麒唯在内的所有人。
      
      麒零还喜欢吃,一张小嘴里总是会塞满食物,麒唯就在一旁给他端着水,防止他噎着。
      
      这样的日子很开心,因为有爸爸妈妈和弟弟,麒唯很爱他们。
      
      爸爸和妈妈原本是倒卖货物的,不过带了麒零回来后,就不做这行了。两人在福泽镇辖下的小村子里带着孩子生活,以种田为生。
      
      在麒唯十岁那年,爸爸跟着猎人进山打野兽时去世了,当噩耗传来家里时,妈妈抱着他们哭泣。
      
      因为不想让妈妈担心难过,所以麒唯和弟弟很乖地守在家里,有时还会逗妈妈笑,他们不想被妈妈留下。
      
      因为缺少劳动力,还要养育两个孩子,所以妈妈积劳成疾走了。这世上只剩下麒唯和弟弟了。
      
      因为镇上的驿站老板娘需要两个帮忙做事的人,所以她收留了两姐弟。麒唯带着年幼的弟弟开始在这个驿站里做帮工。
      
      福泽镇因为一种用枫槐木的根须做成的香料以其价格低廉的优势在南方港口占据了市场,所以就有很多背着行囊走南闯北的商人在此处的驿站住下,喝上一杯浆果酒。
      
      麒唯在驿站里擦桌子时经常会听到他们的金钱获利大策,开始对这个有了兴趣,并且决定等弟弟满了十四岁的时候就出去赚钱。
      
      十四岁的少年有能力承担自己的责任,独自生活了。
      
      麒唯决定去尤里斯托城赚钱,有了足够的钱,她就能带着弟弟在城里生活,不用再寄人篱下。
      
      早上,阳光撒下光辉。
      
      麒唯和麒零穿梭在各个桌位间,把早餐一一端上桌,今日的早餐是玉米汤和面包。
      
      趁着客人吃饭的功夫,麒唯叫麒零进厨房吃早饭,自己则是收了客人用过的餐具拿进厨房清洗。
      
      她在厨房里做帮工,整天干的最多的活就是洗盘子,虽然麒零会来帮她,但他一个月总有那么一天会打碎盘子。
      
      老板娘很抠,那时会收留两姐弟是因为麒唯说两个人做工只要一个人的工钱。如果打碎了盘子,就等着老板娘扣工钱吧。
      
      “现在没有什么事了,你吃完了就去擦桌子吧。”正在洗碗的麒唯头也不抬地吩咐麒零。
      
      “好的。”麒零乖乖地去了大堂,用抹布擦着沾满了油渍的桌子。
      
      与长相普通的麒唯不同,麒零长得水灵乖巧,镇上的小姑娘们总是会在驿站的门口看他,全都一个个羞红了脸。
      还有几个大胆送了手帕给他,他却把这些交到麒唯手上。
      
      麒唯哭笑不得,但和麒零相处的时间不多了。
      
      镇上一位老大爷向她介绍了去尤里斯托城的商人,并且她还可以搭上便车。
      
      临走前一天晚上,麒唯和他在院子里看星星。柔柔晚风吹过,今天的疲惫都似被风吹走了。
      
      “我快要走了。”麒唯双手枕着头,躺在草席上对弟弟说。
      
      麒零没有说话,只是把高仰的头垂了下来。
      
      麒唯起身坐起来,看见他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麒零,听着,”麒唯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对他说,“我会回来的。所以,给姐姐时间好不好?我想带你去城市生活。”
      
      麒零把头抵在她的肩上,一声一声地抽泣着。
      
      麒唯一下又一下的抚着他的背,就像小时候他被石头磕倒了一样。
      
      她只等他平静下来,才能好好的说话,才能放心的将他留在这里,才能让他们过上好的生活。
      
      他终究是答应了。长的和麒唯一般高的孩子在镇口和她拥抱。
      
      “姐,一定要回来哦,要不然我把你留下的炒瓜子什么的全都通通吃掉。”
      
      麒唯笑着轻轻推开他:“好,我一定记得!我会写信给你,等姐姐赚到大钱了,就来接你。”
      
      麒零逆着阳光向麒唯招手,看着她坐上去尤里斯托城的马车。
      
      麒唯向他扬了扬手,看着他回去,直到他消失在地平线上。
      
      她搭上了去尤里斯托城做生意的慈善商人洛卡的车,一路上受到很多照顾。
      
      洛卡先生是个很怪异却又和蔼的人,在听到麒唯的故事后,就和她说着尤里斯托城的那些发家的大商人。
      
      麒唯默默地记下,尽管有些东西她用不上。
      
      他常常会在黄昏时坐在旅馆的客座上,叫上一杯葡萄酒,对着落日饮下。
      
      麒唯并不懂这是什么样的情怀,只知道太阳落了,月亮就会升起来,随后千家万户就会沉在静谧之中。
      
      而她,会想起她唯一的亲人。
      
      几日后,他们在尤里斯托城城门处分开,洛卡对麒唯说:“祝贺你,麒唯,希望你能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财富。”
      
      “谢谢您,洛卡先生。”麒唯笑着回答,转身进了城。
      
      尤里斯托城离首都不远,对于是帝国中枢的格兰尔特来讲,这座城市是它连接亚斯蓝帝国各地的重要节点之一。
      
      每一天,这个节点会涌入无数的商人和货物,随之而来的还有商机。
      
      麒唯最初在尤里斯托城里碰了好多壁,比如旅馆的住宿费很贵——差点被老板赶出去,但好在,她坚持了下来。
      
      麒唯跟过商队到很远的地方去交换货物、再把换来的货物带回到尤里斯托城卖掉;去过酒吧卖过和酒毫不相关的饮料,尽管还得到了老板的一些埋怨;在城外的村庄里收集特色商品,低价买高价出——当然,她的价格比收购的那些商人们高出那么一点点……
      
      她曾经在一个小酒馆里遇见过一个落魄的男人,听别人说,这个男人从前是个大商人,在尤里斯托城里是个名人,几年前破产了。
      
      “好像是招惹到了魂术师大人。”
      
      麒唯问了住的旅馆的老板,老板这样回答。
      
      在奥丁大陆,即使身体里有魂力,平民们还是无法修行魂术。
      
      能够使用魂术的人几乎都是贵族。他们把控着魂术,确保其在上层社会中流动。
      
      在亚斯蓝帝国,魂术师们通过操纵和控制冰霜雨雪等水元素来施展自己的魂力。
      
      因为在小镇中长大,所以麒唯从来没有见过魂术师,只见过镇上那个八十多岁的婆婆用魂力打水。
      
      据镇上的人说,这人原来是贵族家里的侍女,偷学了一点魂术,就溜回了福泽镇。
      
      她听过麒零说的那些关于伟大的魂术师的事迹。
      
      不过,尽管他形容的有多么的好,心里有多么的向往,麒唯还是敲了敲他的头:“干活了!”
      
      虽然她没有见到魂术师本人,但是听的多了,也有点向往成为一个能排山倒海的魂术师了。
      
      尤里斯托城也有强大的魂术师,据说他们还人手一只魂兽。但魂术师的踪迹不为人所知,所以麒唯没有见过。
      
      在尤里斯托城的三年里,麒唯看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也做过许多可以赚钱的商品,最终像是之前说的那样,她有钱了。
      
      麒唯在尤里斯托城的外围买了一栋两楼的房子,一楼是食品店,二楼是住的地方。
      
      把房子装饰好后,剩下的钱也还足够她和麒零生活了。
      
      麒唯决定回到福泽镇,去看看麒零,再带他到城里一起生活。
      
      虽然不知道这三年里麒零会蜕变成什么模样,但不管如何,她都会第一眼认出弟弟来的。
      
      麒唯决定回去,现在尤利斯托城已是一地枯黄,而福泽镇应该是初冬的季节。
      
      她买了城里最流行的防寒保暖的衣物,缝纫店老板见她买的多,还送了两块厚毯。
      
      麒唯道了谢。
      
      因为季节的缘故,麒唯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去福泽镇的马车,所以只好自己去车行租了一辆马车。
      
      交了租金后,她把买的东西放到马车里,出发上路了。
      
      三天后麒唯到了,但是镇子却已成了一片废墟,糜烂的气味充斥在麒唯的鼻尖,断壁残垣上满是乌黑的内脏,血肉挂在冰棱上,周围冒着寒气。
      
      麒唯开始不能思考,要是弟弟没了,她该怎么办?这世上她就只剩他一个亲人了。
      
      麒唯在还算完好的路上跑,想跑到驿站那里,想找到麒零。
      
      脚步在驿站的那只剩半截的旗杆前停住了,她流着眼泪,不敢想象那里是怎样的一片狼藉。
      
      “麒零。”麒唯叫着,可是没有人回答她。
      
      “麒零,你在哪?”泪水模糊了双眼,她跪在地上,开始挖着那些破碎了的木瓦。
      
      “麒零……别怕,姐姐来了……”虽然她的双手被木刺刺进了肉里,又痒又痛,但是这跟被埋进黑暗的弟弟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麒零……麒零……麒零……”麒唯哭喊出声,她真是个不称职的姐姐,为什么要把麒零一个人留在这里,当初就应该带他一起走的。
      
      太阳如往常的那样,用身躯散发着温暖的光,整个小镇被雾气笼罩。
      
      纵然她的背上被投来一片暖意,但是心里仍旧是寒流遍布。
      
      “姐。”
      
      麒唯听到一个声音在叫她:是幻听吗?
      
      “姐。”沙哑的声音伴随着瓦砾的破碎声。
      
      她抬起头,看见少年站在废墟上,身上满是血污。
      
      “姐——”他跳了下来,双手紧紧地抱住麒唯。
      
      麒唯如释重负般瘫在他身上,哭着喊他:“麒零……麒零……”
      
      麒零不知所措地安慰她:“姐,姐……你别哭了!我就在这里。”
      
      见到人后,她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地。
      
      ——她还有亲人在。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周两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