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因为超生,叶广兴和吴春花将怀孕的事情瞒得严严实实,许是怕小孩子乱讲话,两口子在家里都没有漏一点口风。
      
      唯一的知情人叶荔怡最初并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很重,等她和村里人搭上话,又亲耳听说了邻村超生人家受到的处罚,真正了解到这个世界这个年代的实际情况后,她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书里当下大背景下的超生不是她生活的现实世界,没有只罚钱这一说更没有鼓励生育,计生办的工作人员抓得很紧,村里的已婚妇女每月都需要进站检查,一旦有风吹草动,必定全部出动,不逮到人决不罢休。
      
      非但如此,超生的人还要防着同村人的举报,无论对方是和你有旧怨伺机报复还是单纯贪图那笔举报奖金,只要你被发现了,一抓一个准儿。
      
      所以说,如今的超生不仅需要非常的勇气,孕妇还要具备超强的心理素质,甚至知情的家里人也要求演技,毕竟要帮着孕妇演戏掩盖怀孕的事实嘛。
      
      叶荔怡不由“高看”一眼吴春花,能在如此严密的政策下把儿子平安生下来,这女人不简单啊。
      
      吴春花确诊怀孕后,叶家的日子平顺很多,虽然叶荔怡和叶莉茜需要干更多的活儿,最起码不再挨打。
      
      叶家的情况是这样的,日常琐事都是吴春花在管,包括教训两个孩子,叶广兴更多的是冷眼旁观。现在爱动手的人顾及到身子消停很多,顶多骂几句过嘴瘾,叶荔怡和叶莉茜装听不见屏蔽掉也就过去了。
      
      时间转瞬流逝,眨眼间到了月底,叶荔怡和叶莉茜万份期盼的开学终于要到了。当然了,有这想法不是因为热爱学习,姐妹俩的心思很纯粹,当学生比在家里当牛做马轻松的多。
      
      让叶荔怡没想到的是,眼看开学进入倒计时,家里却出了乱子,叶莉茜受伤了,更确切来说,是被叶广兴打伤的。
      
      ……
      
      这天上午,叶荔怡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洗衣服,叶莉茜被馋嘴的渣妈指使着去村外的菜园里拔葱摘黄瓜,村里忽然响起喇叭声,是走街串巷的买卖人在收头发。
      
      一声比一声响亮的“收头发,收辫子”成功将在堂屋看电视的吴春花引了出来,站在阳光下眯着眼睛打量了大女儿一会儿,就在叶荔怡觉得瘆得慌的时候,女人终于开口,“大妞,去,把收头发的人叫过来。”
      
      叶荔怡不明所以,但为了不被打骂还是听话的站起身,小跑着出去喊人过来,没两分钟身后跟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回来。
      
      以为是吴春花要卖头发,叶荔怡把人带回来就要继续洗衣服,刚迈步就被喝住,“给你剪头发呢,死丫头你想去哪儿!”
      
      叶荔怡顿时惊了,搞了半天,是卖她的头发?略微想了一下,也好,这具身体因为营养跟不上,头发枯黄的和杂草没有区别,剪掉以后她还能重新养养。只不过,下次吴春花再想卖她的头发就没这么容易了。
      
      目前弱得一批的叶荔怡麻木的听着吴春花和人一番争计,五分钟后,以10块钱的“高价”卖掉了头发,顶着一头毛刺坐回了洗衣盆边。
      
      原以为事情到此结束,谁想收头发的人并没有走,反而坐在吴春花拎出来的马扎上和她闲话起来。
      
      叶荔怡又不傻,意识到两人的目的后当即觉得不好,她小看了这女人的贪心,从始至终,吴春花不仅要卖自己的头发,连女主妹妹也不打算放过。
      
      猜出女人想法后,叶荔怡很担心,穿过来这段时间,她和叶莉茜两人相依为命、同吃同睡,早就将对方看作亲妹妹,加之对方是真正的小孩子,对自己也不设防,叶荔怡很容易就对她了解的很透彻。
      
      叶莉茜确如书中所写,善良坚强,骨子里也有自己的小倔强,还有,很爱美。这一点,从她穿着破旧依然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还时不时和村里的大姐姐学习新发型就能看出来,而且她的发质很好。
      
      这一点,从作者书中的原话,“一头秀发乌黑亮丽如泼墨。”就能看出,即便现在的小女主因为被父母苛待营养跟不上整个人显得黄瘦,但那头长发依旧亮眼,相应的,她也很在乎它。
      
      正是因为明白妹妹对那头秀发的重视程度,叶荔怡才更加焦急,恨不能插上双翅膀飞到对方身边通知妹妹躲避开,然而这个想法刚划过心头,叶莉茜小小的身影就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叶荔怡飞速站起身迎上去,抢在吴春花前头说话,“二妞,你回来啦。”话落背对着院子里的两个大人用口型提醒她,“快跑。”
      
      叶莉茜愣了一下,随即透过姐姐瘦弱的身躯看到了她身后那个中年男人,手里的那把剪刀,眼神巨变,转身就跑,速度之快使得吴春花完全没能反应过来。
      
      眼睁睁看着妹妹跑远,就在叶荔怡以为对方暂时可以逃过今天这一劫、准备长舒口气时,叶广兴的身影出现在巷子口,手里还拎着奋力挣扎的叶莉茜。
      
      眼前的画面看得叶荔怡不知不觉将指尖掐进手心的肉里,几近出血都没觉得疼,这一刻,她只知道妹妹的头发保不住了。
      
      吴春花正气得骂街呢,就见刚逃跑的小女儿被自家男人像拎小鸡一样拎回来,到嘴边的脏话秒咽回了肚子里,“当家的你回来的可真是时候,我正要出去逮这个死丫头呢。”
      
      叶广兴将叶莉茜扔在地上,掀起眼皮看了眼家里的陌生男人,“怎么回事?”
      
      “还不是这死丫头,天天吃咱们的喝咱们的,让卖个头发都不乐意,想跑呗。”吴春花边解释边凑近叶莉茜,“师傅,你过来看看,我这赔钱货闺女头发不错吧,顺便估个价?”说话间那只手探向孩子的头发,没等碰到,就“嗷”地一嗓子痛叫出声,与此同时手上多了一个血淋淋的牙印,是被猛地跃起的叶莉茜给咬的。
      
      事情发生在转瞬间,余光瞥到叶广兴巨变的脸色,叶荔怡意识到不好就要扑过去,然而她忘记了自己只是个孩子,力量有限,中途直接被渣爹踹飞出去,眼冒金星地摔在地上,眼睛重新聚焦时看到的就是叶莉茜被叶广兴一巴掌扇过去的画面,小小的人儿因为脸部冲击力太大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斜前方倒去,方向正对院子里的石台。
      
      叶荔怡心慌大喊,“小心!”然而一切已经来不及,下一秒,随着“咚”地一声闷响,叶莉茜的额头重重的磕在上面,瞬间被鲜血覆盖。
      
      “二妞,二妞!”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叶荔怡连滚带爬,膝行几步过去,颤着手想抱她又不敢,“你别吓我啊,二妞!”
      
      就在她慌乱的回想着前世学过的急救知识时,耳边响起的是叶广兴强飘飘的话,“这下安分了,师傅,一句话,四十块收不?”
      
      已经被吓住的中年男人终于回神,对上打了人仍面色如常好似没事人的叶广兴的眼神,心尖发颤,有些不忍,但趋利的本性还是使他听从了对方的话,拿着剪刀凑近躺在地上的小女孩。
      
      叶荔怡要疯了,她张开双手,用瘦小的身躯将昏迷不醒的妹妹挡在身后,像只保护幼崽的小母兽,用前所未有的愤恨扫视了叶父和中年男人,哑着嗓子嘶吼道,“不准剪!谁敢动她一下试试!”
      
      可悲的是,小孩的反抗挣扎并没有被在场的人放在眼里,叶广兴只是冷笑着上前将她提溜起来,扔到大门外,然后将大门关上拴住,不论她在外面怎么拍门哭喊都没有回应。
      
      叶荔怡颓然的顺着门滑落在地,眼神空洞的看着不远处对着她指指点点、冷眼旁观的人群,生平第二次体会到绝望,那种无能为力的悲哀,无力改变的挫败瞬间摧毁了她的自信和骄傲。
      
      这一刻,她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以往那个在商界呼风唤雨的女魔头“死”了,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弱小无助没有丝毫自保能力的可怜幼虫。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叶荔怡眸中的神采在一点一点逐渐消失时,大门终于从里面打开,坐在门边的她一个激灵爬起来,眸光在接触到地上的短发女孩后猛地迸发:不,你不可以放弃,你还有妹妹需要守护。这点小事儿怎么就能把你打倒呢?毕竟,你是叶荔怡啊!
      
      对,我是叶荔怡!重新寻回信念的女孩像炮弹一样冲进院子,吃力又坚决的背起妹妹,目标:卫生所。
      
      轻轻松松五十块钱已经到手的叶广兴和吴春花懒得再管姐妹俩死活,任由叶荔怡将叶莉茜背走也没有阻拦,非但如此,心里还巴不得两人走了就别回来,正好省下口粮。
      
      ……
      
      依着脑中的记忆,叶荔怡背着人玩命的跑在乡间小路上,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救妹妹!终于,她看到了村卫生所的大门。
      

  • 作者有话要说:  吃个宵夜继续码二更,时间不定,亲们晚安,明早来看~
    ps:蟹蟹小仙女银河星爆的地雷×1,予你成歌的手榴弹×1,窝会继续努力哒,笔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