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雪城 ...

  •   
      钟毓抬起头看着雪城的城门,其上镌刻着两个大字――雪城。
      
      两边各有半句诗,或许是年久失修,看得不大清楚。
      
      钟毓心想,这雪燎君想必是极简朴的一个人,自个儿的城门破旧了还不赶紧着修一修。
      
      大抵剑修都是这样,不在乎身外物。
      
      这字虽不甚明了,倒也是中规中矩,就不知道这雪城里头到底是怎么样了。
      
      再往前去,渐深入雪城。
      
      街边也热闹得很,摆摊的小贩、招呼客官的小二也都有,只是大都是灵气低微、修为不济。
      
      雪域不乏凡间界、各地的人修游走于此地,看起来很是有一番俗世红尘的味道。
      
      雪域的中心雪城,尤为如此。
      
      钟毓走走停停,最终停在一个卖绢花绳子的小摊前,挑挑拣拣还是选了一根带有素色绢花的发绳,付了灵石。
      
      这素色绢花上带有冰凌霜雪的气息,似是雪域独有的味道。
      
      闻之,使人静心宁神、识海清明。
      
      “你知道秀水街怎么走吗?”
      
      “……秀水街?啊……噢,我想起来了,那秀水街是前些年的叫法,现在这条街已经改名儿了,”小摊摊主挠挠头,他仔细地想了想,“现今儿已经改名叫榭水街了。”
      
      “听上去也没差。”
      钟毓笑着说道,待得到了小摊主的指路,才继续走着。
      
      流彩说,她姐姐家门前有一对照着凡间界的大红灯笼模样炼制的灵灯。
      
      她和她姐姐已经约定好了,要一辈子挂着这对大灯笼。
      
      钟毓无法理解女人之间的约定,毕竟除了流彩,她也没别的相识的姑娘。
      
      她想,这一对大红灯笼代表着什么呢?
      
      流彩和她姐姐的姐妹情谊吗?
      
      钟毓的思绪不由得远飘了……
      
      她慢悠悠步行到秀水街,不,榭水街。
      
      一面打量着两边的宅院楼阁,一面收拢了她那有些湿润的狐裘。
      
      洁白的狐狸毛在灵力的运转下又干了,柔暖得不像是在一个浅浅暮色的黄昏。
      
      雪域的黄昏是屋檐上皑皑白雪也微微发黄,很是柔和,又好似明黄的锦缎。
      
      略微不平的青石路上有被人踩踏出来的水洼,折射出淡淡的昏黄。
      
      雪城并不如何奢靡,比雪域奢靡的是江川,比江川更奢靡的还有旁的。
      
      天下之大,如何能踏遍四海?
      
      何其难?
      
      钟毓停在一座大宅院门前,红墙绿瓦的凡尘高门景象。然而只有整座宅子陷在牢不可破的阵法之中,才能安然度日。
      
      即便再像凡间界,这里到底还是修界。
      
      “吭吭吭――”
      
      她轻轻叩响门扉。
      
      “我是江川江城流彩姑娘的朋友,此次受她所托,顺道来送个信。敢问你们家夷光娘子在吗?”钟毓提高音量,对着门内说道。
      
      朱漆大门缓缓打开,露出了红金绿玉的内里,宛如一张巨大狰狞的嘴,要将钟毓吞噬进去。
      
      可到底还是比不上江城富丽堂皇,雪域清贵,贵在气节,而不浮于表象。
      
      钟毓抿住嘴角,正酝酿说辞。
      
      “是我妹妹的朋友?流彩今儿给我送信来了?”
      一个灵活的姑娘扒开守门的小厮,这才探出头来。
      
      “嗯,流彩有托付给我一些东西,我现在拿出来给你吗?”钟毓问。
      
      对于血脉亲人的相处之道,钟毓也不是很通。
      
      她能够漠然地同他人刀剑相向、横眉冷对,也能跟他们虚与委蛇、装模作样,却没有真正对多少人温存脉脉过。
      
      她想,这是流彩的姐姐,应当不用假情假意去敷衍。
      
      流彩算是钟毓划在安全线里的人,她的姐姐应该也要不同一些。
      
      好像这样,才对得起她与流彩之间存有的因果纠葛与情谊。
      
      “不着急,不着急,流彩劳烦你来走一趟,怎么好意思让你到这儿了还风餐露宿呢,进来进来,住几天再说。”
      
      流彩的姐姐看起来十分开心,两个小小的酒窝均匀地布在面颊上,和善又明媚。
      
      是个同流彩有几分相像的女子,钟毓给出评价。
      
      她一把拉过钟毓的手臂,兴奋地领着钟毓进门,钟毓也顺从地跟进去了。
      
      “你是流彩的朋友,就也是我要招待的客人了,你管叫我夷光姐姐便可。”
      
      夷光很热情,或许是因为钟毓带来了她妹妹的消息,又或者是爱屋及乌。
      
      能将信件托付给此人,必然也算是知根知底的。
      
      “我叫钟毓,”钟毓不欲多言,“流彩托付给我的东西不多,我先交给你?”
      
      雪夜来得很快。
      
      长廊上的灯火已经亮起了,衬得钟毓那张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那便先来我房里吧,我们放好物件,便去吃顿灵食。”
      夷光沉吟一瞬便如此说道,倒是没怎么仔细打量钟毓。
      
      她一路上只顾着开心了,对着钟毓更是毫不小气,给了无数个灿烂的笑容。
      
      作为友人的姐姐,夷光可以说是很称职了,十分和蔼。
      
      她看见钟毓没有穿雪域特有的法衣,还特意又送了几件。
      
      夷光也知道雪域不设有传送阵,又给她添了几件跨越雪山的装备。其中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
      
      钟毓毫无例外全部收下了。
      
      只因为这些玩意儿,不用她说钟毓也知道,这些是要带一部分给流彩的。
      
      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回一次江川,她这可才刚出门。
      
      等流彩收到这堆玩意儿,已不知今夕何年了。
      
      夷光对此大方地表示无碍。
      
      修真无岁月。
      
      钟毓并不着急,在雪域独身夜行也是极为危险的,不止雪域,在整个修界都是如此。
      
      非实力绝顶,均不敢独身夜行。
      
      好在她的储物袋加了一层又一层禁制,就算她不幸死了,也便宜不了他人。
      
      况且……想取钟毓的东西,也要看看那人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夜,夷光收留下了钟毓,钟毓便也没有机会好好展示自己绝顶的本事了。
      
      夜里床榻上,钟毓午夜梦回间,迷迷糊糊又想起了雪域入口的守门人。
      
      这个守门人,让她觉得有几分怪异,那个眼神,分明是略微带着吃惊的。
      
      他认识我。
      
      钟毓如此想到,明日……还是早早离开为好。
      
      不止这个,雪域的气候让钟毓有些不适应。
      
      江川的气候就很好。
      
      一年四季都比较温和,不会出现炽热的夏天,也不会有酷冷的冬日。
      
      春秋交替,故而不识冬夏。
      
      在江川待久了,怕是一身富贵病都有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钟毓深有体会。
      
      翌日,天光大亮。
      
      钟毓早早换上夷光送的法衣,仔仔细细地上了妆。
      
      不知这雪域与寮山村那可有那找画像的守门人?
      
      她在镜前照了照,又点上一颗泪痣,更显得柔弱无害了些。
      
      简单用过灵食后,钟毓见过夷光,这就要告辞了。
      
      “我道侣大约明日才回来,你不多再留几日?”夷光拉住她的手,细细问道。
      
      “不了,我此行是领了任务的。不能再耽搁了,若再耽搁,怕是……”钟毓摇了摇头,随意地扯谎道。
      
      夷光点头,她大约以为是氏族或者宗门内的任务,便也没再强留了。
      
      “你这身法衣倒是穿得极好,在雪域还是需多些法器,你对雪域不甚了解,下回可不要贸然乱跑。”
      
      夷光认真提点道,满目慈祥。
      
      钟毓道:“好,我知道了。”
      
      夷光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又惊叹又可惜道:“这颗泪痣生得不好,怎好生在这里。好好的小姑娘,被这颗痣弄得妖里妖气,哎……我听凡间界的人说,眼尾生了痣,是极不好的……”
      
      沾沾自喜添了泪痣的钟毓:“……”
      
      “修真之人,哪里还能惧怕这些?”
      
      钟毓随口便道。
      
      此言,倒是像极了那些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后生。
      
      许是昨日她上门时,天色已经昏暗,夷光没有注意她到底是否生了泪痣罢。
      
      看来她是不喜这般妖里妖气的女子的,就是不知道为何,不喜欢也得有不喜欢的缘由。
      
      难道是她的道侣做了什么?
      
      无心多想。
      
      钟毓终是辞别了夷光,一路悠悠地踏出榭水街。
      
      她来到昨日的小摊主那里,停下脚步,这小摊贩上工可真早。
      
      这时街上还没有多少行人,摆摊的倒是都早早地来了。
      
      小摊主抬头,看到钟毓,惊讶道:“姑娘可找到榭水街了?”
      
      钟毓点点头,伸手在摊前挑起了花样,带一些回去,也可以分给那些女侍。
      
      她们终其一生都在江城蹉跎时光,雪域的花绳,她们未必见过。
      
      一入江川殿,便束之高阁。
      
      若没有能力,只怕真会如此。
      
      未必是蹉跎呢?
      
      保不齐她们挺享受这样儿的生活呢?
      
      钟毓翻捡了几样,选不出个上下之分,叹了一口气,道:“我全要了。”
      
      小摊主兴高采烈地打包起来,道:“这绢花,都是我女儿一朵一朵做起来的,我女儿的手艺,可没的说!这几朵上面还加了小法阵,夜里头还会发光呢。”
      
      他伸手指了指,钟毓特别记下了那几朵绢花。
      
      付过灵石,看一眼身后的的青石路,些微水迹斑驳,风过移树影。
      
      却不过几息,又归于平静。
      
      ……
      
      雪原中的城镇,宛如沙漠中的绿洲。
      
      与周围,是全然不同的光景,正是冰雪之下的勃勃生机。
      
      雪燎君真是好手段,以一人之力筑阵阻隔风雪侵袭,消耗之大或不可计数。
      
      也不知他现如今是否垂死挣扎?
      
      ……
      
      再一次到达雪域的边境,是与寮山村又要近了几分,而出了雪域,还要再跨越一座雪山,才能抵达目的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