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邑 ...

  •   活在这个时代的普通民众,就没有轻松的。
      像季妫她们最近这段时间,白天在山上采摘野果野菜,晚上回到家中,又要绩麻到深夜。
      
      那些申人抢了粮食,却没有抢走她们地里的麻,所以这些麻最终就成了很多人家今秋最大头的产出。
      地里的麻收割回来以后,经过沤制清洗晾晒,余下的便是妇人们的活计,绩麻,也就是将这些麻纤维搓成麻线,工具就是一个小小的纺锤,那一条条的麻线,每一寸都是用人的手掌搓出来。
      
      季妫他们家今年的麻线还未全部搓完,便已听闻城中麻布麻线的价格一跌再跌,父母和嫂嫂们叹气连连。
      事实上即便是麻布麻线的价格不跌,就她们家这些麻,也换不来一家十口人的口粮。要想弄来足够的粮食过冬,还得另外想些法子才行。
      
      时间又过去几日,外出打渔的青壮们终于回来了,季妫的两个兄长也回到了家中,带回来不少晾晒到半干的大鱼小鱼,全家老小都很高兴。
      最后这些鱼晾在院子里,季妫粗略数了一下,总共也就三十来条,其中最大的一条差不多有十来斤,余下的一般就是三四斤五六斤那样,也有几条小的,只有一两斤甚至不到一斤的。
      
      若想用这些鱼肉果腹,就她们家这么多人口,怕不顶什么事,只能和着野菜一起煮煮,好歹多支撑一些时日。
      不管怎么说,有收获总是好事,尤其季妫那两个稍大些的侄儿侄女,高兴得围着那些晾着的鱼干一圈一圈的跑,在他们小孩儿眼中,这些便已经是很多粮了,那条最大的鱼提起来,都跟她那个三四岁的侄女一样高。
      
      大人们也稍稍松了一口气,难得安逸地吃了一餐晚饭,然后又一起坐在厅里廊下一边干活一边说话。
      说起这些时日在外面打渔的经历,季妫兄长二人都道十分心痛那些丢弃的木排。
      
      前些时日,他们一行人到了滍水边上,便先在河边做了木排,然后这些石沟邑青壮们便乘着那木排顺流而下,一路寻找着鱼群密集的水域,捕鱼打捞。
      最后他们到了水流湍急的河段,继续前行太过危险,木排太重不好搬运,要靠人力将那些木排划到上游亦是十分不易,于是便只好丢弃了。
      
      听闻兄长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季妫正和两个嫂嫂坐在厅里绩麻,这些时日以来她一直表现得寡言少语,活没少干饭没少吃,其余时候就尽量让自己显得像个透明人一般。
      
      这天她原本也像个透明人一般,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家人之间谁也不曾很注意她。
      不想她这时候竟说话了,嗓音不高不低,语气不急不缓,声音还是过去那个声音,却莫名让她的父母兄嫂们感觉有些陌生。
      
      “那木排太过笨重,不管是从水中将它们划往上游,还是在岸上将它们抬往上游,都太费力,不若做些羊皮筏子吧。”季妫说道。
      
      她的那些父母兄嫂们大概都觉得有些惊异,一时竟无人出声。
      片刻之后,长兄伯厚顺着她的话问道:“不知那羊皮筏子,是个甚物什?”
      
      季妫于是就说了:“便是将那公羊宰杀之后,从脖颈处细细将整一张羊皮剥下,莫要有破口,将这羊皮放在密闭处沤上几日,再取出来摘了羊毛,往里面吹上气,扎了出气的口子,用盐水反复浸透晒干,使其不易腐朽,便成了。”
      “阿兄下回再去网鱼,便带上几张那样的羊皮,只需将那些羊皮吹上气,再搭一个轻便的架子,用绳索将其捆在架子下面,便能下水了。”
      “归来之时若嫌那架子笨重,便只管解了绳索,将这些羊皮放了气拿回家便可,几张羊皮卷一卷,既不重也不占地方。”
      
      父母兄嫂几人细细听着,虽从未见过那羊皮筏子一物,也未听闻有人这般做过,这时候听季妫这般说着,竟也觉得颇行得通,又感到十分新奇。
      
      “你是如何知晓此物,可是从何处听人说来?”季妫父亲这般问道。
      “我前些时日睡梦中见到一个华服老者,那老者赠我锦书,自那以后我仿佛就明白了许多事。”季妫回答说。
      
      “那老者长的什么模样,他可还对你说了什么?”一旁的长嫂连忙插话。
      于是季妫就模模糊糊地说了那虚构出来的华服老者大概的模样,至于他还有没有对自己说些什么,就说记不起来了。
      
      “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这几日也有一些迷迷糊糊的,今日听闻阿兄说起那木排之事,忽然就想起这个羊皮筏子来了。”季妫如此对自己的父母兄嫂说道。
      
      “这般说来,如今你可是都好了,可是晓事了?”季妫母亲说着,眼眶就有些泛红。
      季妫点头,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应是好了吧。”
      
      她母亲听闻这话,不禁哭出声来。
      她这女儿多么好的人品,个头长得又高大,性情又温良,让她去干活,从来就没有躲懒的,又十分孝顺听话,千好万好的,奈何就是有些痴傻,如今可算好了,又得了如此福缘,将来必定能寻一个好人家。
      
      老妇人将季妫的双手拉过去细细摩挲,口中还不停念着,可算好了,可算好了。
      季妫静静坐着,任由她牵着自己的手。无论是她自己的手,还是她阿母的手,都没有什么柔嫩细致可言。
      
      季妫的手掌大,就像她比别的女子更高大的身形一样,她的手掌也比较大。
      她阿母的手掌枯槁瘦小,看着像枯树根,又像鸡爪子,和她的手放在一起,季妫觉得自己那双满是老茧的粗糙大手仿佛都显得有些年轻好看起来。
      
      这里的人生活总是很艰难,生产工具十分简陋,金属工具稀少,作为农户,季妫她们家甚至连一把铁锄也无,都是用石头做的锄头。
      一块长长的比较锋利的石头用一根绳子捆扎在木棍的一头,就算是一把锄头了。
      
      季妫这些时日与她的两个嫂嫂上山去采集野菜野果,也没有什么趁手的工具,野菜都是用手薅,也有用石头片割的。
      那些和他们一起上山的七八岁十来岁的小孩,手掌也都已经相当粗糙。
      像后世那些孩子们理所应当会有的柔嫩小手,在这石沟邑之中,季妫来到这里这般多的时日,却是从未见过。
      
      对于季妫说起的羊皮筏子一事,她的父兄们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决定要把这件事告知里君。
      
      里君大概就相当于后世的里正亦或是更后世的村长,只是这时候的里君权利更大。
      因为这时候在绝大多数的诸侯国,都还没有十分严明清晰的律法,很多地方的人甚至都还是聚族而居,而每一个宗族里的大家长,几乎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他们石沟邑这边主要就是下丘氏的聚居地,里君一家是下丘氏,季妫他们家也是下丘氏,另外还有不少,总共占据一半以上的人口,里君在这石沟邑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他的存在不仅仅只像是后世的一个地方长官那样,还有很强的大家长性质,这个时代很多人往往也都没有很强的小家观念,常常都是以宗族、以邑为自己的家。
      
      这时候的土地分配制度还是井田制,除了自家私田,大伙儿还要一起到公田去劳作,一个井字划分出九块土地,旁边那八块是各家的,中间那一块是公家的。
      除了务农,渔猎和采集也在生产生活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像今年应国许多地方都被申国人抢了地里的收成,于是渔猎和采集这两件事就显得尤为重要,采集通常都是老弱妇孺们的活计,渔猎则是要靠邑中青壮,大家都是一起出去干活的,而里君就是这些生产活动的组织者和管理者。
      
      在这样一个闭塞的社会,一个法制欠缺的时代,像里君这样的人物,他的权利往往是要大过后世很多人的想象。
      
      季妫父兄把这件事报告给了里君,里君便让他们把季妫带过去,说自己要见一见她,于是季妫就去了。
      倒也不怕什么,就是见见而已,总不会死人,即便真会死人,怕也是没有用的,人活着总是要死,若是想不通这个问题,处处退缩处处胆怯,那她这一辈子也就是个处处被人踩的命了。
      
      里君问了季妫一些关于羊皮筏子的问题,又问她梦中那个老者是何模样,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有没有对她说什么话,那锦书上面除了这样物什,还写了别的没有。
      
      季妫回答说自己这些时日还有一些混沌,并不记得什么。
      今日也是因为兄长们打渔归来,听他二人说起木排的事情,她忽的才记起了羊皮筏子这样物什,余下的她如今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至于那锦衣老者,她也就是把之前对自家人说过的话重新又说了一遍,余下的也都说记不清了。
      
      之后里君与季妫闲谈几句,大约就说一些近日上山采集,以及她们家近日粮食是否紧缺,这回她那两个兄长打渔回来分得了多少鱼干之类的话题。
      不多时,里君就让季妫先回去了,之后又寻他父兄说话。
      
      傍晚时分,父子三人高高兴兴从里君家宅归来,还抱回来一袋黄橙橙的粟米,道是里君叫他们拿回来给季妫将补身体的。
      母亲和嫂嫂们也都很高兴,季妫说自己的身体已经大好了,不需再补什么,这些粟米留着给侄儿们煮些米汤吃吧,两个嫂嫂听闻她这般说,俱都向她投来了感激的目光。
      
      这个年代没有什么医疗手段,药物匮乏,要把一个小孩平平安安养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季妫上面原本应该还有一个年纪最大的兄长,两三岁那时候邑中有人出痘,把他传染了,没熬过去,人就没了,那一年听说他们邑中没了好些小孩,往应城那边的方向,情况更加严重。
      
      季妫如今还能有两个阿兄三个阿姊,她们家也算是人丁兴旺了,之所以能有这般,也是赶上了好年景。
      这时候的人就如那野草一般,若是赶上了好年景,长在了好地方,就能绿油油长出一大片,若是赶上了天灾人祸,那就成片成片的枯萎凋零。
      
      大约就是因为生存太过艰难,所以人们就显得格外团结,像她们石沟邑这样的一个邑,它一半像后世的村子,一半又像远古时代的部落。
      部落里的人是不能有私心的,季妫如今得了这个做羊皮气囊的法子,她若是不想拿出来,而是预备要为自己谋私利,那她很可能就会因此被人视为坏种。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三更,完毕。
    多谢大家么么哒!明天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