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捕鱼队 ...

  •   之后几日,在里君的安排下,邑中众人开始收集和加工羊皮。
      他们石沟邑有一群公有的山羊,秋末这时节正是宰羊的时候,因为若是一直养着,再过些日子天气冷了没有青草,这些山羊就会越养越瘦。
      
      除了这些公有的羊群,她们邑中另外还有一些散养的野猪,社庙那边养着一群鸡鹅,公田里种了不少麻,等等。
      这些猪羊鸡鹅麻平日里也都是里君安排邑中众人照料,它们最主要的去处,就是用来交税。
      这时候的税收制度并不和每一个小家庭对接,而是从各邑的管理者那里直接收取,亦或是各宗族各部落的掌权人。
      
      今年城中那些收税的官吏还未下来,不知是不收了,还是晚些时候再来。
      
      捕鱼队回来之后没两日,邑中青壮们又组织了一个上山打猎的队伍,进山几日后归来,却并没有什么收获。
      今年秋天进山打猎的人太多了,山上的野兽要么被前面的队伍打去了,要么就到更深的山里躲起来了。
      
      这两日季妫与邑中几个老人一起加工羊皮气囊的时候,就时常听他们说起这些事。
      
      有老人说里君长子莽撞少智,这个打猎的队伍上山以前就有人劝他,说今年这番情景,山上必定没什么野兽可打,不如还是去滍水那边捕鱼,里君长子不听,非要上山,结果白白折腾了这一遭,不仅没什么收获,还填了许多口粮进去。
      上回带队去滍水那边捕鱼的是里君次子,邑中很多人都认为他比他的兄长更有能力,如此一来,兄弟二人便形成了竞争。
      
      与此同时,关于季妫的一些说法也在邻里之间流传开来。
      
      都说她现在已经不傻了,还得了大机缘,里君又看重她,说不定她会成为下一代的里君夫人,但是里君的几个儿子都已娶妻,于是就有人猜她将来会嫁到应城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家去做夫人。
      还有人说她是巫女。好一点的,就说她会被应候召到他们应国的社庙去侍奉。不好的,就说她会在干旱的年景里被绑起来祈雨,不给她喝一滴水,若是求不来雨水,她就要活活被晒死渴死……
      
      后面那些话委实把季妫家里人给吓到了。他们原本并不认为自己把那件事告知里君有什么不对,然而这几日听人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心里渐渐就生出害怕来了。
      兄嫂们甚至商议,要不要把季妫送到叔妫那里躲起来,叔妫嫁在山里,那里的人都是以打猎为生,到时候这边若是有人寻过去,她还可以进山躲一躲。
      
      季妫听了觉得有些好笑,先前乐观的时候,半点没有考虑风险,这时候被人说得害怕起来,便一心只往坏处想了。
      “哪里就到了那一步,即便真要被人绑去祈雨,不也得等到干旱的年份。”
      
      让自己的父兄把那件事告知里君,这其实也是季妫自己的意愿,不然她当时肯定就拦着不让他们去了,甚至根本不会对他们说起那些话。
      她当然也知道这么做存在一定的风险,但同样也会有一些好处。如今这张牌既然已经打出去了,接下来就看它能给自己带来一些什么。
      
      季妫她们这些日子加工羊皮气囊的地方,就在石沟邑的场院那边,往年这时节很多人家都在那边晒粮食,今年也没有多少粮食可晒,倒是晒了不少羊皮气囊。
      这场院距离他们邑中的社庙很近,社是祭祀土地神的地方,庙是祭祀先祖的地方,石沟邑的社和庙就挨在一起,另外还有一个颇大的厅堂,里面放着不少公家的农具等物什,邑中众人要商量什么大事的时候,往往也都是在这里。
      
      里君的家宅也在这边,还有公家的库房,都在一起的。
      这段时间季妫她们在场院上加工羊皮气囊,里君时常也会出来看看,关心一下进度。
      
      这一日清晨,季妫从一起干活的老人那里听闻,里君次子这两日又要组织一个捕鱼的队伍去往滍水那边,就去靠近应城的河段,带上他们近日制成的羊皮气囊,看能不能换些物什回来。
      邻近中午的时候,季妫见到里君,便与他说,自己也想跟随捕鱼的队伍去往滍水,一路上跟着自己的兄长们多听多看,到时候说不定就又能想起什么来了。
      里君略想了一想,便点头同意了。
      
      两日后,季妫便背上了行囊,与她的兄长伯厚仲行,还有邑中众青壮,一同出了石沟邑,往应城的方向行去。
      
      应城在石沟邑的西面,滍水是从西往东流,所以他们这一次要去的,就是靠近应城滍水的下游河段。
      那一带捕鱼的人肯定很多,但他们这一次出行的目的不仅仅只是为了捕鱼,还有一批羊皮气囊准备出手,另外他们还带了一批麻线,打算与人换些生羊皮回去加工。靠近应城的方向,物资和人口更为集中,买卖总是好做一些。
      
      从石沟邑到他们要去的那片河岸,足足要走一日的工夫。
      季妫天不亮就跟随兄长们出门去了,沿着一条不到两米宽的砂石路一路往西走,有些地方野草长得过于茂盛,几乎都要把整个路面都给占了。
      
      次兄仲行对季妫说,眼下这时节还好,天气渐凉野草都已枯黄,换了夏天那时候,这条路更难走,野草长得茂盛,草丛里不仅藏有蛇虫,有时候甚至还会藏着野兽,豺狼虎豹之类,若是人少力弱,说不定就会被野兽给叼了去。
      
      越往应城的方向走,道路就越宽阔,沿路也看到了不少村邑,其中有一个叫做下丘邑的大邑,算是他们下丘氏的本家。
      季妫她们从下丘邑外面的土路经过的时候,看到那里面一排一排修建得整整齐齐的房屋,就连排水的水沟都修得方方正正的,还有人赶着牛羊在乡间小路上行走,背着藤筐的儿童三三两两嬉闹着。
      
      看他们住的房屋,穿的衣裳,精神面貌,这里的人明显要比他们石沟邑那边富裕一些。
      里君次子这时候却板起面孔加快步伐,不言不语地带着他们一行人快速从这一段路上走过,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更别说停下来跟谁打个招呼了。
      
      季妫这些时日也曾听闻邑中老人说起,里君次子虽有才智,人品也是好的,奈何就是脾气太差,他看谁不顺眼就不会给谁好脸,有些时候甚至对长辈也是这般。
      从前季妫在公田干活的时候,曾经得到过里君次子的一些指点,主要就是教她要怎么侍弄庄稼,还挺有耐心的,也没看不起她是个傻子,季妫寻思着,这人对自己印象应该还算不错。
      
      她却不知道,自打她的形象和巫觋挂上钩以后,里君次子对她的印象就直线下滑了。
      在季妫还未出生的某一年,也就是她最上面那个兄长出痘过世那时候,里君家也有个年幼的小女儿出痘,当时他们家就请了城里的巫觋来给这个女孩看病,结果看过之后情况更加恶化,没几天人就不行了,若是没经那巫觋之手,原本也应该有一点机会能够挺过来的,里君次子便是这般想,少年时的这一段记忆,让他对巫觋这样的存在很是厌恶。
      
      待他们这一行人走到滍水之滨,天色已经比较晚了,草草吃了一些干粮又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猫了一晚。
      季妫这一晚就挨着她的两个兄长睡了,毕竟是自家亲妹子,对她很照顾,夜里怕她着凉,拿了好几个羊皮气囊盖在她身上。
      
      第二天一早,里君次子便让人去寻了一些木条过来,再把一些羊皮气囊吹上气,做了几个羊皮筏子。
      他就对季妫兄妹三人说道:“我们要去捕鱼了,你们兄妹三人就在岸上待着,若有要换羊皮气囊的,便按我们先前商议好的行事。”
      
      然后他也不等季妫三人说什么,和其他人乘着羊皮筏子就下河去了。
      
      伯厚仲行大约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就有点懵。
      里君次子这般安排,让他们感觉自己兄妹三人好像被排挤在了这个捕鱼队之外。生在长在这个年代的人总是很怕落单,又怕以后会继续受到排挤。
      
      季妫初时对这样的安排也有些吃惊,然后她很快就反应过来,里君次子这分明是在给她立下马威。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就算季妫对邑中有些贡献,他们这个外出的队伍也是不欢迎她的,让她下回自己识趣点,别再去找他阿父也就是里君,总说要跟要跟的,就是个拖后腿的,烦死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巫觋(xi第二声):据说最早这两个字是分开用的,女为巫,男为觋,后来就常常就合起来用了,类似的情况有姓氏、名字,这些。最早姓和氏,名和字都是分开的,关于姓氏后面会讲到,当时看资料看得我头大【狗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