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扳罾 ...

  •   清晨的江面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冷冽的江风带着水汽,吹得人手脚都要冻僵,身上也是阵阵发凉。
      
      里君次子也是正年轻,身体正壮实的时候,又有一些与他兄长争强的心态,带队出来捕鱼狩猎的时候往往就很拼。
      昨天晚上他们这群人就胡乱在江边猫了一宿,今早也是随便啃几口干粮应付,这就立马要出去捕鱼了,带着一群壮小伙,忍饥受冻的就下河去了。
      
      方才那几个羊皮筏子上还有人回头冲季妫他们乐呵,一看就是幸灾乐祸那样,还以为把他们兄妹三人留在岸上季妫他们就会很难过?
      傻了吧唧的,这天气待岸上不比下河舒坦多了。
      
      不过季妫多少也知道一点他们的心态,就他们石沟邑这些人,让干活还行,让摆摊做买卖,肯定就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
      刚刚里君次子他们扎羊皮筏子下河的时候,也有一些在这一带捕鱼的人过来看了看,也就是看了看,看完了就散了,清晨的江边人本来就少,于是这会儿就剩下他们兄妹三人冷冷清清的站在那里。
      
      这买卖究竟要从哪里做起……
      伯厚仲行二人面面相觑,心里也都没有主意。
      
      季妫这时候却说:“阿兄,我方才又想到一样捕鱼用的物什,我们做来试试可好?”
      “仲游让我们在岸上卖羊皮气囊。”长兄伯厚说道。仲游那便是里君次子的字,他大名唤作下邱雨。
      
      “那样物什在岸边便能捕鱼,不需下河。”季妫说道:“眼下这时候又没什么人,我们便是坐在这里干等,也是做不成买卖。”
      “当真?在岸边便能捕鱼?”听说在岸边也能捕鱼,次兄仲行当即高兴起来。
      
      于是季妫就在江边顺手扯了几根枯枝枯草,大致做了一个扳罾的模型给他们看。
      
      这扳罾说来也很简单,两根木棍一长一短在下,一根绳子在上,组成一个直角朝下的三角形结构,以这个接触地面的直角为支点,人在三角形的一端施力扳压,另一端就会翘起来。
      施力的这一端较短,另一端是它的两三倍那么长,较长那一端的末尾,挂着一个捕鱼的工具,也就是一个十字交叉的木结构下面挂张渔网。
      
      这样的捕鱼工具与其说是捕鱼,不如说捞鱼,因为有一个可以让人比较省力的结构,用来捞鱼的那张网就可以架得比较大。
      在这江河之中捕鱼,越大的渔网就越有优势,如果是小网,鱼在水中一个摆尾就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提网的速度再快时机看得再准,往往也都很容易失手,大网就不一样了,那些鱼在水中一个摆尾,可能依旧还在这张网里。
      
      季妫给自己的两个兄长说这个扳罾的捕鱼原理,听得他二人很是激动。
      之后他们去找木棍的找木棍,结网的结网,也就花了没多少工夫,就做成了一个扳罾。
      伯厚仲行二人壮志满满,把自己套在腿上的胫衣除了,扛着这个扳罾,踩着江水就到浅滩处捞鱼去了。
      
      那胫衣也就是传说中历史上的开裆裤,其实不算裤子,就是套在腿上的两个裤管,用绳子系在腰上,一般冬天比较冷的时候才穿。
      除了胫衣,这时候的人还穿裈裤,也就是个大裤衩模样,冬天的时候就是裈裤加胫衣,最外面一般是上衣下裳,也有不穿裳的,就是上衣的衣摆长一点,垂下来遮一遮,这样的穿法在后世的人看来怪是怪了点,走光一般不至于。
      
      他二人光脚踩在河滩上,将扳罾摆好,渔网沉入水中,又在网中间垂了一点饵料,然后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等鱼儿入网。
      不多时,就有一条巴掌大的河鱼游了过来,轻轻摆动着鱼尾,直直就往那饵料游去,还未来得及将那饵料吃到嘴里,下面那张大网忽的就被人提了起来,这条鱼这时候想跑却已是来不及了,这张渔网的四周已经高出水面很多。
      
      伯厚仲行二人兴高采烈,一人扶着扳罾,一人徒手去抓鱼,捕鱼的工具今早都被仲游等人带走了,这时候他们手里连个网兜也无,不过网兜容易,等一下他们可以自己做一个。
      那边仲行又把渔网沉入水中,等着其他鱼儿入网,这边伯厚把这条巴掌大的鱼拿到岸边,往岸边一块大石头上用力一摔,然后就蹲在水边收拾了起来,用一块锋利的石刀剖开鱼肚子,把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再把鱼鳞刮一刮,然后用江水洗洗,用一根干草穿过鱼鳃,将它挂了起来。
      
      见这扳罾果然十分好用,伯厚和季妫马上又开始做起了第二个扳罾,仲行则在那边继续捕鱼。
      用这扳罾捕鱼,一个人完全操作得过来,到时候他们兄弟二人可以一人负责一个扳罾,然后再让季妫给他们打下手。
      
      因为有了前面的经验,他们的第二个扳罾比第一个扳罾做得更大更好用。
      兄弟二人站在浅滩处扳鱼,不时就能有收获,季妫负责把他们扳到的鱼拿到岸边去杀好了收拾干净一条条挂起来。
      
      转眼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来滍水边上捕鱼的人也已经很多了,他们看到伯厚仲行兄弟二人用这种新奇的方法捕鱼,不多时就能捕到一条,效率相当高,众人很是惊叹,然后渐渐的围观的人就多了起来。
      
      有人问他们这捕鱼的器具要怎么做,季妫也没藏私,直接就告诉他们这个扳罾的做法。
      这条滍水又宽又长,他们小小一个石沟邑总共才多少人口,能捕多少鱼又能吃多少鱼。今年应国许多人家都缺粮食,眼下这一时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能靠着这滍水里的大鱼小鱼们应个急。
      
      这扳罾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不通水性的人也能用它捕鱼,并且相当有效率。
      这些人本来就是过来捕鱼的,其中不少人都带了渔网,于是这时候有人就按照季妫所言,在江边做起了自己的扳罾,就挨着季妫她们干活的地方,遇到问题的时候还能问上几句。
      
      有人没带渔网也没带麻线出来,这时候就干着急,得知季妫她们有麻线,便要拿自己的东西与她换。
      但这时候的人身上未必能有什么值钱的物什,有些人穷得甚至都衣不蔽体了,根本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一个扳罾上的渔网若是不打算结得十分细密,其实也用不了许多麻线。
      但这些麻线是他们石沟邑的公有财产,眼下这个捕鱼队也不是季妫说了算,所以这些麻线她就不能随意处置,拿得出价值相当的东西的,她可以把麻线换出去,实在拿不出的,她便也只能狠狠心让自己不要去多看多想。
      
      这一日,为了学做这个扳罾,有人匆忙回家去取麻线结渔网,也有人从家中取来其他物什与季妫她们交换。
      她们眼下所在的这片河岸距离应城很近,应城作为应国都城,规模也不算大,一些从城里出来捕鱼的人,从这片河岸跑回家去拿东西,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以后便又匆匆忙忙赶来了。
      
      还有一些人原本并不知晓这件事,被那些回去拿东西的人一传,匆匆忙忙也跟着跑过来学手艺。
      其实也没有什么很玄妙的东西可以学,扳罾这物什做起来并不难,有些人大致摸索一下就能弄明白,甚至还能去指点别人了。
      
      季妫一边干活,一边偶尔回答他们一些问题,她蹲在江边杀鱼,冬天的江水很凉,不多时便把她的双手冻得通红,原本就是一双粗糙手掌,再被冻得红肿起来,实在很不好看。
      她的兄长们光腿踩在不远处的河滩里扳鱼,一直也没有上过岸。季妫自己也光着腿,因为她不时要从兄长们那里拿鱼过来加工,若是穿着胫衣,这来来去去的,要不了一两趟就该湿透了。
      
      另外她也要结网,现在他们自己总共就只有两副扳罾,他们这个捕鱼队不少人,用扳罾捕鱼的效率颇高,是有必要多做几副。
      然后她还吹了几个羊皮气囊放在那里,若有人问起,她便说上几句,倒是也有心动的,听闻用三张生羊皮可以换得一个羊皮气囊,便说改天要去弄几个羊皮过来与她们交换,眼下却是没有。
      
      也有一些热心的,感激季妫教给他们做扳罾的方法,主动帮她干活。
      还有人拿出自己身上的干粮请季妫兄妹一起吃,只是来这江边打渔的,多是一些穷苦人家,又能有什么好吃食。
      
      就他们拿出来的那些食物,若是换了在后世,一般人肯定都会嫌埋汰,眼下这时候却没的挑拣。粮食肉干的,在今年这样的年景里都不易得,就算能有几片盐菜也是好的,至少里面有盐。
      往年农户们都用粮食换盐,今年缺粮,很多人家估计也就拿不出什么东西换盐了。
      
      石沟邑的人在这一片地方上其实并不算特别贫苦,虽然比不得像下丘邑那样的大邑。
      季妫她们家在石沟邑也算是比较过得去的中等人家,她们至少有屋子住,有衣服穿,这个年代许多人是连这些东西也没有的,尤其是那些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奴隶。
      
      

  • 作者有话要说:  胫(jing第四声)衣
    扳罾(zeng第一声)
    ···
    另外,刚刚在微博上转了一个扳罾的视频,可以比较直观的看到它的工作原理,感兴趣可以去看一下哈,我的微博号就是我的笔名,直接搜报纸糊墙就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