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古堡·夜 ...

  •   太阳的光芒渐渐散尽,薄雾在四周也已经悄悄升起,天空和大地渐渐也变成了昏黄色,周围渐渐变得诡异缥缈起来。
      
      一些奇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偶然,还有一些奇怪的小东西从沙地里探出头偷偷的望着你们,它们的眼睛里还闪烁着若有若无的红光。
      
      你一边若无其事的慢慢啃着那像骨头一样硬的干粮,一边望着远方的古堡,随着太阳的落下,你身上的力气也似乎消失殆尽,你昏昏沉沉的牵着马,郁千年默默的坐在马上,如雕塑般一动不动,眼睛仍然犹如一泓秋水般明澈。
      
      古堡终于到了,在风沙的侵蚀中它早已残破不堪,可它对于闯入这片沙漠的人来说依然是救命的稻草。
      
      松开手中的缰绳,你站在高处看了看,找了一个既可以躲避风沙又比较宽敞的地方,当你回过头去的时候,郁千年已经从马上下来。
      
      你忙过去将马拴在临近的一根石柱上,又忙在断壁下扒出了一块石头,将它放在一角,擦的干干净净的,还在上面铺上一层柔软的杂草。
      
      她没有坐,只是眺望着远方,你笑着走过去。
      
      “郁姑娘,你先坐,晚上冷,我到四周看看,顺便再找点生火的东西。”
      
      “谢谢,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这里看起来似乎不太平静,我先在这儿放出冰蝶,看看这周围有没有水。”
      
      她的眼中含着温柔的笑意。
      
      说着,她伸出左手,一团白色的光芒从她的手中升起,只见她轻轻吹了一口气,光芒便如流萤一般的向空中散去。
      
      这是在做什么?你看着她,她微微一笑。
      
      “这是一种寻找纯净水源的秘法,因为遇水化蝶,所以叫冰蝶,根据它们飞回的数量可判断水源或者水气聚居地的大小。”
      
      呵呵,找水还有这种方法,看来以后不用担心水的问题了,小命保住了一半。
      
      夜雾渐起,凄迷中,在这万里无垠的大沙漠上,一切看起来都分外的诡异,偶尔在沙石堆中还绽露出一蓬蓬快要枯萎的野草,它们的生命力是如此的坚韧,在如此恶劣的沙漠中,依然飒飒起舞。
      
      你绕着古堡慢慢的转了一圈,除了石头和沙,什么有用的也没找到,你开始往远处走。
      
      冷风一阵阵的吹来,刮的你的脸上有些生疼,你真是弄不懂这鬼地方为什么白天热的要死,晚上又冷的似冰,幸好你穿着铠甲可以御寒。
      
      来到一处沙脊上,你开始向四周眺望,如果再找不到什么东西你也该回去了。
      
      突然远处一块干枯的木头,斜斜的掩在风沙里,你略一迟疑抽出碧落快步走了过去,晚上的篝火有着落了。
      
      暗影中不断有东西在你身旁闪过,黑乎乎的也不知是什么。
      
      走着走着你忽然想,“不会是小动物把?抓几个烤来吃不知道滋味怎么样?!应该一样的香喷喷肥滋滋的流油吧?”
      
      想着想着你的肚子又“咕咕”叫起来,口水也差点流出来,刚才的那点干粮实在是不顶饿。
      
      想着已来到枯木前。
      
      正要砍下几段,你忽然发觉那段木头居然十分粗大,露在地上的似乎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绕着慢慢走了一圈,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枝桠挥刀正要砍下,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小小的嬉笑声:
      
      “真的是人唉,上次我们出来还是一千年前,我们这把他捉回去玩怎么样?”
      
      “好啊,好啊,我这就去叫姐妹们。”
      
      啊?这是什么东西在说话?你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嘿嘿,看不见吧?我们就在你的眼前——树神爷爷,抓他,快抓他,我们要带他回去一起玩。”
      
      是什么东西?人呢?正诧异间,脚下突然一阵晃动,那干枯的树木竟然动了——不,是拔地而起,无数的枝桠向你蔓延而来。
      
      你吃了一惊,疾退数步,顺势将刀一挥,斩断了数根枝蔓。
      
      “哎呀,这人好坏呀,居然砍伤了树神爷爷,姐妹们一起上!”
      
      这是什么?妖怪?
      
      不管了,还是赶紧跑吧,胆小活千年,胆大喂王八,黑灯瞎火的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吃了可就不好了。
      
      跑着跑着脚下忽然一紧,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你刚要弯腰去解,腰上手上也都被一些东西缠住。
      
      果然碰见妖怪了,正要挣扎耳边又传来一阵清晰的小小的嬉笑声,
      
      “姐妹们,这人的头发好黑呀,我先荡个秋千,回去了再喊秋秋她们一起玩。”
      
      紧接着你就看到一点蓝光飞来,一点紫光飞来,睁大眼睛却是一群小精灵,一个个大概只有米粒大小,飞的非常快,你心中一急,大声,“小妖精们,求求你们,别闹了!”
      
      “小妖精?他叫我们小妖精!姐妹们,打他!”
      
      打他?什么打我?哎呀,眼睛疼,耳朵疼,头发疼——有人一直在拉你头发。
      
      你睁大眼睛,你还是拼命睁大眼睛四处看,可是什么都没有了,那些小妖精都不见了——不,是小精灵们。
      
      “这人好好玩呀,你看他的眼睛好大呀,还发光呢,拉回去后我要当镜子照。”
      
      “我荡秋千也累了,就让树神爷爷把他拖回去我们继续玩。”
      
      “好啊,好啊,树神爷爷,快点,快点。”
      
      小妖精们一起大叫。
      
      啊……
      
      随着一阵低沉的回音,你只觉得手脚发麻,身体正在被什么东西往下拉,正在感概我命休矣,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源公子,你怎么了?”
      
      救命的稻草来了,你真想抱着她亲一口。
      
      “郁姑娘我在这儿,救命,有妖怪。”
      
      有妖怪?郁千年微一诧异,伸出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一团莹光出现了,“小精灵们,你还不赶快回去,这不是你们的世界。”
      
      “回去?咦?你是谁?你的头发好好看耶!你的眼睛也好好看耶!”
      
      “姐妹们,还等什么?树神爷爷,我们又看上这位大姐姐了,我们要带她回去玩。”
      
      嗯……啊……又是一阵低沉的回音,这时你才看清从沙漠地底伸出无数藤蔓。
      
      “嘿嘿,这位大姐姐真好看,比城堡里的哪位姐姐还好看耶,姐妹们快点走。”说着话她们向郁千年飞去。
      
      郁千年向她们吹了口气,莹光似乎凝住。
      
      “哎呀,好冷啊,姐姐欺负我们,好好想带她一起回去玩唉!”
      
      “嗯,嗯,还是带这位大哥哥回去一起玩,嘿嘿,他看起来也很好玩——树神爷爷,快点,等等我们就回不去了。”
      
      嗯……一阵低沉的回音,无数的枝蔓如疾风一般的卷来,将你的层层缠住。
      
      郁千年叹了口气,看着那些小精灵,“小姑娘们,快回去,他不是你们世界的人。”
      
      “不听,不听,不听,树神爷爷,快呀,抓了他咱们就赶紧跑,嘻嘻!”
      
      “小姑娘们,这么说你们是不听话了?”
      
      “不听,不听,就是不听,树神爷爷,快呀,快拉,我们跑。”
      
      “如果这样那就没法子了。”
      
      郁千年将法杖在空中轻轻一划,天空似乎裂开,一点点幽蓝的光芒从空中落下。
      
      “哎呀,不好,快跑呀,快跑呀!”随着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那些小妖精瞬间不见,你身上的缠绕着的触手也消失了。
      
      原来她真的不是一般人。
      
      正有些诧异,忽见郁千年身形一晃,法杖重重的插在黄沙里,你急忙过去扶住她。
      
      “郁姑娘,你没事吧?”
      
      郁千年没有说话,胸口急速的起伏,过了片刻,轻轻的推开你,“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实在是抱歉,这些小妖精也太可恶了,让我过去踩她们两脚。”
      
      你当然是说笑,那些小妖精们早就跑没影了。
      
      “快走,巨灵神树出现的地方可能会出现塌陷。”
      
      塌陷?宁可信其有。你不敢迟疑,立即拉着郁千年就跑。
      
      越跑越远,估计跑的差不多了,你停下来喘着气问郁千年:“郁姑娘,你说刚才那些小妖精都是些什么东西?还有那个巨灵神树,我看是妖树还差不多。”
      
      郁千年轻轻理了理鬓角,“巨灵神树曾经是这块大地的守护之树,气候的变异迫使它们沉入地下,那些小精灵也不是什么怪物,她们是远古大地的守护者,可惜现在也要被迫沉入地下。”
      
      哦,原来是这样,你正要和郁千年一起离去,脚下忽然一阵晃动,紧接着身后传来簌簌声,似乎你们走过的地方黄沙正在陷落。
      
      嘿嘿,幸好你没有犹豫,幸好你跑的足够快。
      
      你看着郁千年:“郁姑娘,你又救了我一次。”
      
      郁千年微微一笑,“这是我应该做的——源公子不是已经把自己给卖断了吗?”
      
      啊?原来这话她还记得。
      
      你讪讪的笑。
      
      郁千年也笑。
      
      走了一段,郁千年漫不经心的问:“源公子,听口音你似乎不是冰封国人。”
      
      和美女一起散步真好。
      
      虽然这是大漠。
      
      “嗯,郁姑娘真是慧眼如炬,我是邪月国人。”
      
      “邪月国?”郁千年微微有些诧异,继续问:“那这身铠甲——
      
      “呵呵,这身铠甲是从一个死人——不,应该是从一个英雄的手里借来的,他不知怎么就死在一个小石屋,老实说,这里可不是理想的埋骨之地。”
      
      “我想他应该是冰封国的暗夜骑士,看玄冰甲上的徽记他位阶应该不低,莫非他来这片大漠有什么使命?”
      
      “呵呵这我就不知道,或者大概他也是来寻宝的,或者他也像我一样只是来沙漠里散步,只不过他运气实在不好,把命给丢了。”
      
      说着话一个胖乎乎的东西从沙里窜出来,你伸手一抓,正好抓住了它的两只大耳朵,你一看有点像兔子,心中大喜,这下晚餐有着落了,要是再能找点木柴烤着吃——
      
      正想着,郁千年说:“把它放了吧,这东西叫蠹鬼,体内有剧毒,不能吃。”
      
      你叹了口气,说了句“可惜”,将它随手扔了出去。
      
      郁千年微微一笑,“刚才我在出来的路上碰到了点东西,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一起去挖挖看。”
      
      好嘞,美女之命怎么能不听从呢?何况还有宝贝可挖。
      
      来到一处沙窝,郁千年停下来,指着一片稀疏的枯草说:“从这儿挖下去。”
      
      透过微弱的光你看到草丛中有一朵洁白的小花,想也没想就抽出碧落挖起来。
      
      挖了大概有四五尺深,一个白色的圆鼓鼓的东西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大喜过望,立即将将它扒出来,拿在手中闻了闻,递给郁千年,“这是什么?好吃吗?”
      
      郁千年接过,仔细擦了擦,掰开递给你一半,“这是白玉果,当然很好吃,传说是天地间的灵石所化,是这沙漠里少数可吃的东西之一,只是很难找。”
      
      果然很好吃,又脆又甜,像吃冰冻过的藕,跟着美女果然不错。
      
      “你这把刀看起来好像也很特别,不知又是从那儿来的?”
      
      美女这是在盘问。
      
      呵呵,也难怪,一个人在大漠里走,穿着铠甲带着宝刀,如果不问那倒真有问题了。
      
      “时来运转捡的。”你详细把发现碧落的经过说一遍,当然其中的过程你不免夸张曲折了点,加入了什么野鬼大战,至于那个野鬼,自然就是那个送铠甲的死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