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2019年7月29日,武汉襄城
      
      阳光如赤炎。
      
      很多幸存者用“红莲业火”形容7月29日的太阳,可不是么,妖娆凄婉,如同地狱中焚烧罪孽的赤焰。
      
      雷珊不记得自己僵立多久,眼睁睁看着那团烈焰逐渐下沉、消失,只余漫天红霞。
      
      腿边毛茸茸蹭来蹭去,是汉堡,该下楼溜它了--今天就算了吧。
      
      大脑机械运转:七年前的我在干什么?昨晚和窦婉看《哪吒》吃自助,龙虾螃蟹很新鲜,聊得HI了喝起清酒和梅子酒,晕乎乎到家,进门踩到汉堡小便,气得顿时清醒,收拾干净洗个澡才爬上床,一口气睡到深夜。太阳异变什么的,压根没看到。
      
      至于窦婉,两人住所一南一北,灾难爆发之后丧尸横行,再也没见过面。七年以来,雷珊一直盼望好友也像自己一样幸运,随着家人邻居逃出城,在某个基地艰难活着。
      
      如果这不是一场梦,窦婉应该也在城里?雷珊试探着看手机,按一下发现电量太低,转两圈才找到充电线。
      
      微信群看不过来,查查未接电话--黎伯伯?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令雷珊呆住了。父亲老同事老朋友,单位分房时和自家又成了邻居,父母意外去世之后一直把雷珊当成晚辈照顾,独子黎昊晨更是熟的不能再熟--
      
      黎日日?雷珊张大嘴巴,突然冲出卧室,连手机都没顾得上拿,汉堡汪汪着跟在身后。对门鞋柜端端正正,还摆着盆开着花的绿植,另一家门口摆着婴儿车和垃圾桶,电梯指示灯显示在一层,和记忆中的情形没什么不同。
      
      心脏砰砰跳动,偏偏电梯怎么也不上来,雷珊才等不及,冲进楼梯间三步并作两步朝上爬。
      
      黎家大门贴个大红福字,春节也帮自家贴了一个。乱七八糟敲几下,大门开了,新闻联播声音严肃,黎伯伯满脸担忧地让开门口,“珊珊啊,真吓人,就是污染的事。美国那个总统还退出环保组织,这不,联合国开会了....”
      
      他还活着。
      
      七年前灾难爆发,黎昊晨不得不亲手杀死化身丧尸的父亲,心中惨痛从未向外人提起,就连她也不敢触及。
      
      雷珊听见自己声音嘶哑:“黎伯伯,您,您出门没有?”
      
      不知怎么,黎伯伯只盯着她脸庞,“早上遛弯就看到喽!看着吧,这回非得狠狠治理不可,工厂都关喽。”
      
      治理环境?来不及了。就着明亮日光灯,雷珊盯紧他双眼:眼白密密麻麻布满红点,细瞧有些恶心。
      
      被烈焰晒到的活人立刻开始变异,初时看不出,逐渐加深,双眼赤红即化成丧尸。算算时间,黎伯伯晨练到现在太阳下山,差不多12个小时。
      
      心脏沉甸甸的,雷珊勉强说:“黎日日呢?我找他有事。”
      
      “冷不冷啊,你这孩子。”黎伯伯干咳一声,指指走廊尽头紧闭的卧室门,“跟猫头鹰似的,黑白颠倒,不到半夜不起。”
      
      雷珊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响亮呼噜起起伏伏,既亲切又熟悉。走廊灯光随着打开的卧室门照进来,书桌和立柜大大小小的手办模模糊糊,单人床铺的主人依然隐藏在黑影里。
      
      冷静,冷静,她安慰自己,摇摇对方放在枕边的胳膊:“黎日日,黎昊晨?”
      
      对方起先没理,不耐烦了就把脑袋缩进被里,挥苍蝇似的摆手,“去去去,没完了还。”
      
      是他,他没变成丧尸,好端端活着。
      
      欢喜和感激像春雨灌溉着雷珊麻木冰冷的心脏,哇的一声哭出声,使出全力搂着对方脖子不放,哽咽着什么话也说不出。
      
      几分钟之后,就着日光灯仔细打量一番,又确定这位老朋友昨晚通宵联网吃鸡,凌晨四点才睡,足足一天没离开卧室,雷珊才踏实下来,抓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黎昊晨叮嘱:“别出门,看着点你爸爸,他~他病了,别去医院,去了也没用。把你家里的家伙、药和衣裳什么的收起来,我出去一趟,回来就走。”
      
      刚刚迈出卧室,她暗骂自己愚蠢,转身回来摊开手掌:“把你车钥匙给我。”
      
      后者没穿衣裳,用薄被裹着腰部,头发乱得像草窝,满脸茫然:“你上回把我车蹭了,钱还是我赔的。”
      
      “啰嗦!”没时间了,雷珊自顾自拎起他堆放在电脑椅上的衣裤乱抖,果然吧嗒一声,车钥匙掉下来。听他嘟囔什么“干嘛去”便答:“找豌豆。”
      
      大大咧咧盘踞床铺的黎昊晨用看白痴的目光盯着她,“王小册,别跟豌豆混,人家文艺圈的,瞧瞧你都,成啥样了!”
      
      文艺圈?窦婉就是个16岁就用母亲身份证在晋江写文的小透明写手而已,小资文艺罗曼蒂克,和文艺圈有什么....哪里不对劲?雷珊慢慢低头,看到不停哈气的汉堡和裙摆红玫瑰:刚才昏头转向,穿着这条洛丽塔睡裙出门....
      
      好像走光了。
      
      管他呢。
      
      匆匆回家换衣穿鞋,带着手机和充电器,看看窗外沉沉夜幕,雷珊从厨房挑选一把最锋利的切肉刀和一条毛巾塞进皮包才再次冲出家门。
      
      邻居奶奶正鼓励小孙女迈台阶,雷珊随口招呼,走出几步又奔回来:“您出门没有?”
      
      “那还能不出?”老奶奶绘声绘色:“我给你说,佛祖一怒,天降异象,赶紧烧香拜佛....”
      
      又一个。借着楼前灯光,雷珊难过地辨认老奶奶眼白不太明显的红点,又看看小孙女:“薇薇呢?没晒太阳吧?”
      
      “那哪儿能出门?薇薇这么小。”老奶奶得意地补充:“就在阳台走走。”
      
      恰逢晚高峰,道路相当拥挤,估计不少人白天有顾忌,傍晚才敢外出。往日雷珊肯定急躁,此时敞开车窗,着迷地望着俗世红尘:
      
      一辆辆外卖摩托加大马力疾奔,不少对着电话道歉“马上就到”;共享单车灵蛇似的在车道乱钻,有辆不知怎么改装,小孩子在后座手舞足蹈;车子停在红绿灯前,并行车辆嗓门很大:“核辐射,没错,老美和毛子干起来了。”
      
      这辆车平时开开还凑合,一天之后可就不够用了,雷珊挑剔地敲敲方向盘:黎昊晨在北京读大学读研,归来之后黎伯伯给他买辆大众,日常通勤开着。前阵他辞职调整,车也扔进车库,只有小半箱油。
      
      至于雷珊,以前开车马马虎虎,经常剐蹭;灾难爆发之后没少勤学苦练。想活下去,不论是开车还是抡拳头,一个都不能少。
      
      从音乐调到广播,主持人正安抚民心:“看来不止一位听众感到紧张,我们请气象台专家给大家聊一聊。”一位老年男子咳嗽两声,开始补习环保课:“今天也就是7月29日,祖国各地乃至全球居民都可以观察到,太阳和平时不太一样。”
      
      可真委婉,雷珊微微笑,脚下踩住油门,不等绿灯亮起,车子就利箭似的直窜出去--交警罚分?来生吧。
      
      望到闺蜜居住的小区时,雷珊满心紧张,又带着重重希翼:豌豆豌豆,上天保佑菩萨显灵,千万别出事:你像我一样闷头睡了一天一页,对不对?
      
      可惜好运没能降临:窦婉从防盗门露出面孔时,雷珊第一眼就看到对方双眼微微发红,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窦婉撅着嘴巴,夸张地喊:“王小册,我到现在头还是晕的。”
      
      那你出门干嘛?热泪在眼眶打转,就连好友那张记忆中的脸庞都模模糊糊。她张开双臂,拥抱着阔别七年的朋友:娃娃脸,比自己矮半头,微微有点胖;听说昨晚吃自助,窦婉从清晨就绝食了呢!
      
      “豌豆。你,你是不是,出门了。”雷珊抹抹眼泪,不死心地把她拉到灯下细瞧,心脏仿佛被扔进冰川:眼白浮现的红点比黎伯伯还明显,接触赤炎至少半天了。“你,晒什么太阳,是不是有毛病?看不见外面什么样子?不害怕啊?”
      
      窦婉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一跳,委屈地辩解:“我也想啊,我妈妈不答应。昨晚我把床单吐脏了,她新买的,喏,这点破事,说什么再敢喝酒就揍我--我一定是她捡回来的!”
      
      她一点都没变,雷珊忍不住微笑。
      
      “今早去公司忘带东西,喊我送到小区门口。”窦婉唉声叹气,像幼儿园被欺负的小孩子:“我就去街面买KFC和奶茶,打着伞去的,可我觉得还是被辐射了,你说,是不是世界末日~哎哎,你哭什么啊?”
      
      打伞?薄薄一层布不管用,何况你不知道厉害,手掌双脚可能露出伞底。雷珊茫然而迷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挽救,吸吸鼻子,紧紧拥住这位陪伴自己少年时代的故友。
      
      晚间八点,黯然踏上归程。
      
      窗外月明星稀,丝毫看不出白天异常,七年前自己就是这个时候醒来的,对乱七八糟的网络一片茫然:发生什么事?
      
      用力咬手掌一口,很疼,手背留下半圆印痕,雷珊默默盯紧左手:白嫩细滑,干净整洁的指甲泛着粉色光泽,毕竟护手霜不离身嘛。再扳下反光镜,镜中女孩子有张轮廓优美的鹅蛋脸,大眼睛黑白分明,睫毛很长,鼻梁挺拔秀美,红唇如花瓣;去年烫过的长发有点乱,被灯光映得很有光泽。
      
      七年前的自己是这个样子啊,陌生的不敢认。
      
      看看车里时间,2019年7月29日PM20:38分,距离我从梦里醒来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如果这是梦,最好永远不要醒来,如果这不是梦,我真的回到七年前?
      
      路边贴着大大海报,万达电影院正常营业,雷珊和窦婉在这里看过不少女孩子青睐的电影,此时想起《哪吒》:那句话怎么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
      
      突然踩下刹车,她利索地把车停在马路边,走进灯火通明的万达商场。其他国家八成罢工歇业,这里一切如常,勤劳诚恳的人们啊。金拱门、肯德基、吉野家、两家奶茶店、大娘水饺、那时长安、麻辣香锅、海底捞....
      
      肚子咕噜噜叫,尽管食物短缺成了常态,此时此刻依然发自内心的饥饿。
      
      一口气报出七、八样菜名,她才合上菜单,从皮包掏出手账本和笔:怎样才能避免像七年前,不,像昨天那样死去?
      
      粤龙基地?太远了,要和黎昊晨漂泊三个基地之后才在那里落脚。不不不,我不想再去那里,不想再忍饥挨饿,不想再被层层剥削,不想像蚂蚁一样活着。
      
      隔壁食客声音很大:“吃了,抗癌的治嗓子的,皮肤病医院都脱销了!中药?能开多开点。”
      
      药。她在纸上默默书写,随即越列越多:酒精、双氧水、绷带、硝酸甘油、阿司匹林、凝血酶、生理盐水、手术器材....
      
      武昌鱼上的很快,很多年没吃过了。她在纸上补充:食物和水,巧克力、能量棒、压缩饼干、罐头和真空食品,足够多的水。
      
      清蒸武昌鱼、红烧鸭、排骨莲藕、珍珠丸子、沔阳三蒸、红菜腊肉、煎虾饼....餐桌琳琅满目,她咽口口水,“给我点酒”
      
      稻花香被摆到面前,无论哪个基地,都能换些好东西了。
      
      芬芳醇厚,好酒,雷珊喝一口,热泪流下面颊。

  • 作者有话要说:  盆友的预收《每次穿越都篡女主的位》
    被背景板系统绑定的时候,秋寻是不敢相信的:“我这么美,竟然不是女主?你对我的定位有什么误解?”
    系统:“……”
    为了不让自己被秋寻退货,系统告诉秋寻她可以挑战女主,并提出两个方案:
    1、攻略男主。
    2、好好学习,做一个学霸。
    秋寻嫌弃脸:我选3。当一个体育特长生。
    最后,学霸女主考上京大,秋寻拿着奥运会金牌成了短跑女王。
    至于校霸男主,抱歉,已经被炮灰逆袭了。
    关于男主
    秋寻:这个世界的男主太傻,我很不喜欢。
    系统提示:炮灰干掉男主,成功上位。
    秋寻盯着阴沉俊美的新男主表示:这个男主一看就是我的菜!
    逢秋:“……”
    系统提示:男主对你发起了攻击。
    秋寻:???好凶,那就换男二叭?他也是我的菜。
    逢秋:“……”
    系统提示:男二遭遇男主攻击,已下线。
    秋寻:???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自信爆表女宿主vs变脸比变天还快的追妻火葬场男宿主
    感谢在2019-10-14 22:05:19~2019-10-15 23:1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咪咪 2个;明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好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